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章 我去给你买点橘子

(前妻不洗白,女儿慢慢感化,能不能不要来个新读者都要威胁要顺网线杀我,服了……)

“你就在此处不要随意走动,我去买些橘子”

胡子拉碴,看起来略显沧桑,从口中传出的声音,听起来也是沉稳中略显疲倦。

少年的胖胖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很快又隐藏起来。

“好”

淡淡的回应一声,很快便又低下了脑袋。

刘长青看着自己孩子的这般神情,心中微微有些惆怅,只是愣神少许,便迈动步伐,朝着路别的水果摊走去。

他的惆怅只是单纯的感觉有一些无法理解。

他穿越了。

准确的来说,是穿越到了这个平行世界。

和上一世的社会构造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地名城市稍作修改,历史名人变更之外,便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对比一下,如今这个社会对应的应该是上一世2005年左右的时间段。

刘长青

虚岁35

婚姻状况:离异

带有两个孩子,刚刚那个胖胖的男孩便是这具身体的儿子,今年十五岁,目前是初中二年级。

还有一个女儿,10岁的年纪,小学四年级,因为父母离异的缘故,不知真相的她最近处于和刘长青闹变扭的地步。

穿越过来一个星期,原本只有20来岁的刘长青,忽然变成了这个世界35岁的刘长青,他感觉十分不适。

明明上一世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这一世便连这个步骤都直接跳过,到达了带有两个娃的地步。

看着儿子那略显臃肿的身段,刘长青大概也明白,对于孩子教育这块刘长青也是敬职敬责,没有所谓的失职。

用兜里仅剩的钱财,仔细的挑选了一些橘子,拎在手中返回,走到了站在那里一句低着头,像是有些懦弱的小胖子身边。

从中抓出一个

“尝尝”

“爸爸……”

儿子并没有接过,而是低着头,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像是在强忍着哭意。

“妈妈她……真的喜欢上别人了吗……”

内心翻滚出一丝恨意,很快便被刘长青压了下去。

对于自己这个身体的前妻,刘长青并没有什么好感,在那模糊但又十分清晰的记忆中,他知道所谓的来龙去脉。

简单的说,曾经的刘长青是感情的牺牲品。

前妻在高中时期与另外一个所谓的好闺蜜爱上了同一个男生,三角关系的剪不断理不断,因性格上的原因,最终以失败告终。

心灰意冷觉得对爱情无望的前妻,被偷偷暗恋很久的刘长青趁虚而入。

在高一刚刚入学时,被当做代表人物上台演讲的模样,那举手投足间的自信,总是处事不惊的表情,都深深的吸引了曾经刘长青的所有目光。

随后便是去疯狂的追求,三年来从未放弃,最终还是在三者的关系破碎时,才找到了那个心灰意冷的女人。

那个双眼无神,站在树下,对着追求了她三年的刘长青说道。

“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们高中结束就结婚。”

结婚之后孕有一儿一女,刘长青为了这个家庭也是尽职尽责,对待妻子更是贴心有加,生怕对方不开心。

只是他或多或少的也感觉到了……这些年下来,那个女人从未对他展露过什么爱意。

身为感情上的卑微者,为了给前妻带来优越的生活条件,高中上完,刘长青并没有选择继续学习,而是早早的出了社会,开始疯狂的工作挣钱,导致他自己现在学历不高,又因为长时间的奔波导致他不修边幅,看起来要显得有些不堪,从外表上来看,就和前妻的气质不达。

她如同富家千金,而刘长青则像是平民百姓。

而前妻自小的生活环境导致,她花钱大手大脚,在对待自己这件事上,从来不有所保留,面容完全看不出三十多岁的样子,精心画完妆容之后反而像是二十出头的靓丽少女一般。

而两人之所以离婚的最根本的原因则是,来源于岳母的不赞成,而岳母不赞同的原因也很简单。

她单纯的觉得普通家庭出身的刘长青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岳母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女强人。

她在工作上做的确实是顺风顺水,因此导致她的性格说一不二,不过岳父还没有病死前,她还是有所收敛的,并没有完全暴露本性。

那时,因为岳父的存在,好歹还能管住一意孤行的她。

但当岳父卧病在床之后,她就原形毕露。

似乎在岳父病死的那段日子,刘长青再也没有看到过她出现在医院的病房内。

刘长青与前妻的婚姻,从来没被岳母认同过,换句话来说,她一直没有认同过刘长青这个人。

不论刘长青做了什么,在她看来都是恶心至极。

就算他们结婚后有了两个孩子也依旧如此。

刘长青记忆中的岳母,在岳父死后,变成了一个换男人如换卫生纸一样迅速,追求所谓的灵魂伴侣,彻底释放出被岳父压制了几十年的本性。

在岳父死后,她便丝毫不掩盖对曾经刘长青的厌恶感,反对曾经岳父赞同的婚姻,随后故意安排前妻与高中时期喜欢的那个男生,在一场宴会上见面。

前身刘长青,在离婚的那一刻都是卑微的角色,除了要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让那个女人出门的时候一身轻松之外,房子车子全部都归为那个女人名下,仅有的只有那银行卡中,可怜的3000块钱。

以前妻的家庭实力,这些本该就看不上。

当穿越过来之后,刘长青阅读了原主的记忆,也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蹲在路口,抽了半包香烟,疯狂的扇自己嘴巴子。

而儿子刘知跃之所以会是现在这个状况,则是因为刚刚看到的那一幕,犹如贵妇人一般和一个长相成熟稳重的男人,从餐厅中手挽手有说有笑的走出来,然后上了一辆路边停好的豪车。

相处了十几年的母亲变成了别人的妻子,这让儿子刘知跃强忍着内心的酸意,没有哭出来。

刘长青愣神片刻,将橘子剥开。

捧起刘知跃的脸,将橘子塞进他的嘴里。

“是不是很甜啊”

顺着小胖脸,泪水滑落下来,看着父亲那沧桑带着笑意的脸,刘知跃没能忍住,哆嗦着嘴,嘴硬着说

“酸,酸死了”

————

李宛冉的眼睛看着汽车窗外,像是有些心事。

旁边的男人看在眼中,伸出手将她拉入怀中。

“你怎么了,心情不太好?”

“没事”

微微的摇了摇头,李宛冉像是卸下了自己的伪装,手像是在抓着什么,摸到了男人的脸上。

掌心轻轻的磨蹭。

男人觉得有些痒,伸出手将李宛冉的手抓住。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样,两人沉寂在这一刻。

李宛冉的眼半张半眯着。

她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年轻时就朝思暮想的男人,心中的爱意涌上心头。

忽然她想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以及……一对儿女。

推开男人,李宛冉瘫软在座子上。

她不知道自己对刘长青是不是爱意……

如果,不是在参加母亲朋友的宴会上,与他再一次的相逢,不是多年之后见到了这个让自己当年为之疯狂的男人……

如果……

没有如果。

第一个儿子或许是意外,第二个女儿可是自己主动要求。

只是眼前这个让自己曾经恨过,爱过的男人太吸引人。

心里想着自己的一对儿女,李宛冉的眼睛看向自己身旁的男人。

她的目光深邃且充满爱意,慢慢的……迷失在这张脸上。

这一次,自己不会再放手了。

对不起了,我的孩子……

妈妈,或许真的是个坏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