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48章 是我对不起你

离医院最近的地方就算开上车也要个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皱着眉头,刘长青想到赵宣文要吃小冰棍时,自己问她以前没吃过吗,对方说她妈妈很少让她吃的话。

该不会,这孩子身体有什么病史吧……

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刘长青则开始感觉有些担忧起来。

毕竟前不久自己刚给对方母亲打过电话,许诺了天黑前会把赵宣文送回家,这倒好……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家没送回去,倒先送回医院去了。

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

赵宣文坐在座位上,蜷着身子依偎在安苑瑶的怀里,而安苑瑶则是搂着对方,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

虽说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但看到对方疼成这样,她也跟着心疼了起来。

一路无言,好在没有遇到红灯多的情况,花了大概十三分钟左右,刘长青便抵达到了医院。

将车子停好后便立马开门下车,将后座的车门打开,把依偎在安苑瑶怀里的赵宣文抱了出来。

安苑瑶紧跟其后从车上下来。

两个人一路都没有交流。

进入医院后,在医务人员的引导下,刘长青轻轻的将赵宣文放在了床上,随后看向安苑瑶。

“你去看看,她的手机给我我通知一声她家长。”

“好!”

安苑瑶点了点头,随后将手机递给了刘长青随后便急忙跟了上去,刚刚在车上时,刘长青就让安苑瑶把赵宣文的手机掏了出来。

刘长青便稍微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把手机盖打开,好在赵宣文的手机并没有设置密码。

随后刘长青便找到了备注【妈妈】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没响几声便被接通。

【喂?是宣文吗?】

那边传来声音。

脑子里想了一下,刘长青开口说道。

“那个……真是不好意思,我是刘长青,前不久才给你打过电话,刚刚因为我的疏忽让你女儿吃了太多的冰棍,导致她忽然肚子痛,我现在把送她送到医院了……”

听到刘长青所说的话,对方先是愣了一两秒,随后话筒内便传来了对方焦急的语气。

【肚子痛?严不严重?】

身为一个母亲,对方显而易见的事先问了最关键的情况。

“现在不太清楚,已经进去检查了……”

“那孩子吃东西没个数,这两天她身上来了,所以我才一直不让她吃太凉的东西……”

“……”

对方的回答使得刘长青整个人愣住了。

他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刚刚对方所说的话,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则再一次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那个吗?”

【……】

似乎也发觉了这种话题不太适合跟一名男子说,对方沉思片刻后再一次开口。

【在哪个医院,我现在立马赶过去。】

“XXXX医院,你要是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去大门口接你。”

【XXXX医院吗……离得倒不是很远,二十分钟左右。】

“行。”

听到电话被挂断后,刘长青就把手机盖合上拿在了手中,目光看向远处。

眉头微微皱起。

对方的声音,总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

赵雅霖挂掉电话后,便直接从座位上起身,嘴里说了一句解散后,便不顾周围有些愣神的员工,迈着步伐朝着门口走去。

下楼后,来到的车前。

打开车门,坐好出发前的准备后便驱车离开,朝着医院的方向开去。

赵雅霖今天是和女儿一起回来的。

只是因为女儿在这边会有些不太方便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才会让员工先送女儿回家。

只是……她从未想到过世界会这么的小。

原本上一次与刘长青因为出版的问题见过一次面后,两人之间相处的并不是很愉快,她当时以为往后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事后仔细想一想,当时她自己的反应确实有些过激了。

就算是很久没见面的老同学,也不应该是当时那种语气和状态……

更何况,因为以前的那件事……

双眼目视着前方,赵雅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愧疚的神色。

医院内。

刘长青来到了医院门口的位置,他此刻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赵宣文并无大碍,医生也是叮嘱以后生理期期间不要吃一些凉饮之类的东西,随后又开了一些药。

付完钱后,刘长青便让安苑瑶在那边照看了一会,他自己则是出门等待着赵宣文的母亲。

时间差不多了。

没一会,他便看到刚刚驶进来的一辆有些眼熟的黑色轿车上,下来了一名穿着正装的职场女性。

一头到脖子的短发很是醒目。

对方下车后则是张望了一番后,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刘长青,微微愣神片刻随后便朝着刘长青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直到站在刘长青的面前,脚步才停止。

她望着一脸惊讶的刘长青,开口自我介绍。

“我是赵宣文的妈妈,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

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刘长青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这一刻他才想起来,为什么刚刚通电话时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当时他就总感觉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你就是赵宣文的妈妈?”

“我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刘长青的询问,赵雅霖并不想过多的回答,反而是问出了目前她最在意的事情。

刘长青听到对方的话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连忙开口道。

“医生说是生理期,不能吃太多的冷饮……”

“我就知道,这丫头说了她多少次了,没点记性!”

听完刘长青的话,赵雅霖明显松了一口气,但是嘴上还是说了自家女儿一句。

这句话说完,两人之间便有些尴尬。

刘长青望了望对方的那张脸。

对方显然是一名成熟干练的职场女性,这些只是从外表上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察觉到。

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了上一次见面的场景,他那时候的处理方式也确实不妥,就算对方当时真的是骗自己,也不该会用那种语气和对方说话。

只是面对她时,刘长青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感。

但又因为年代久远,他似乎记不得这具身体初中时期是否真的认识对方。

尴尬的气氛在两之间逐渐蔓延。

直到赵雅霖率先打破。

看向刘长青,似乎有些犹豫,挣扎了片刻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然后开口说道。

“那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