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50章 教书育人

听到安苑瑶的话,一时间使得刘长青有些愣神,他看着对方的脸,明显可以看得出对方是很认真的在问自己。

思考片刻。

“还可以吧……”

刘长青思考片刻后给出了自己的回答,然后他便对问出这个问题的安苑瑶感觉到了一丝奇怪。

“你突然问我喜不喜欢短发干什么?”

“刚刚赵宣文的妈妈……短发好看吗?”

“……”

安苑瑶的这句话让刘长青有些愣神,随后反应过来后则是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忍住笑意,脸往一旁安苑瑶所在的位置凑了凑。

双眼目视着她,压低了音量。

“所以你想说什么?”

“刚刚我看你……一直盯着她看……”

“你觉得我喜欢她那种类型的?”

“嗯……”

“你这脑袋瓜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重新坐正了身子,刘长青伸手拧了车钥匙发动了汽车。

安苑瑶则是看向他,语气有些焦急。

“所以你……”

“不喜欢。”

刘长青给出了自己的答复,看了看车后没有行人后便开车汽车离开。

嘴上说着。

“别想那么小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喜欢什么样的我心里有数。”

“……”

安苑瑶沉默着,不在说话。

一路无言,刘长青回到了公司内。

将车子停好后,便开门下车,站在车旁等了一会安苑瑶,看对方也下车后,便一起走了进去。

安苑瑶回到了那个属于她自己的小房间内。

而刘长青则是去了冯迁的办公室。

推开门,并没有发现冯迁的身影,反而只有两个孩子趴在桌子上朝着推门进来的刘长青看去。

刘夏芝连忙从椅子上下来,小跑着跑到了刘长青的面前,表情上有些担忧。

犹豫了一会还是问了出来。

“她……是不是生病了……”

“要叫人家姐姐。”

拍了拍女儿的脑袋,刘长青纠正了她的称呼,随后接着说道。

“她只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是不是……我说讨厌她,她才会肚子痛?”

刘夏芝昂着小脑袋说出了这句话。

这让刘长青短时间愣住了。

女儿这是……关心那个小丫头?

原本以为赵宣文每次见到她都会抱着她不撒手的举动,会让刘夏芝非常讨厌对方,但从女儿的这种反应来看,还抱出来感情来了?

望着女儿的那双眼睛,明显有些担忧的神色在里面。

咧嘴一笑。

“不用担心,只是吃了太多的冰棍了,所以夏芝也要警惕一些,不能吃太多的冰棍哦,不然你也会肚子疼的。”

“嗯!”

“还有,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说讨厌别人,这是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要是别人也经常说讨厌你,你是不是也会觉得不开心?”

“我……”

父亲的这番话,一时间让刘夏芝回答不上来,她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这才对嘛!”

揉了揉女儿的脑袋,刘长青往前走了过去,拽出一个椅子坐了上去。

安苑瑶比他厉害多了。

如今的他因为有着安苑瑶的加入,每天的工作量大幅度的减少,慢慢的到现在都没什么事情干了。

口袋妖怪已经进入了尾声,只剩下最后的背景音乐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但这些交给冯迁去处理。

如今的刘长青反而没什么事做了。

无所事事的他沦为了奶爸的角色,天天来办公室看着两个孩子写写作业就行了,没事的时候再打开电脑码码字。

斗破苍穹的第一册已经出版发售,销量一般,但好在还算给刘长青增长了一比收入。

写的多了,刘长青也就发现了写的弊端。

一开始之所以会选择斗破苍穹来写,也是看中了这本书上辈子那不俗的人气,以及熟悉的套路。

但毕竟年代久远,虽然大脑中有着模糊的剧情,但写着写着也就逐渐的偏离的主题,刘长青已经自己编了不少原著中没发生过得情节了。

好在并没有崩盘。

无疑就是越级打怪,然后扮猪吃老虎,但是重复的套路多了,难免会引起读者的审美疲劳。

偶尔看到评论区的留言,就看到不少读者开始对这个套路重复的问题提出了意见。

但刘长青没有办法。

他倒是也想写前世更有名气的作品,但他坐在电脑前,就连第一章都编不出来。

头靠在椅子上,刘长青看着天花板。

心里想着。

写完这本就封笔吧……

冯淑言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笔,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语文课本,跳下椅子小跑着来到刘长青的身旁,伸出小手拽了拽刘长青。

这使得刘长青从神游中回过了神。

歪着脑袋看向一旁的冯淑言,开口道。

“咋了?”

“胖大叔,这句是什么意思?”

说着这句话,冯淑言将手中的语文课本举了起来,然后用手指了指。

刘长青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伸手把冯淑言递过来的课本拿了过来,放在自己的眼前,看了起来。

是一首古诗。

“……”

眉头逐渐皱起。

这谁写的,怎么从来没见过?朝代是周朝……作者,王白?

有这人吗?怎么没一点印象?

视线倾斜着,瞟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冯淑言,刘夏芝也像是凑热闹一般站在一旁。

两个孩子看着刘长青。

重新将视线集中在书本上,越看越觉得莫名其妙,什么二月三月的,小学就学这种深奥的诗句了?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他倒是张口就来。

“嗯……这首诗……”

“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冯迁推门走了进来,看到被两个孩子围着的刘长青,他的话将刘长青正准备瞎编的话憋了回去。

看着冯迁进来,刘长青两眼发亮。

“来老冯,你给你女儿讲解一下这诗的意思,我有事要处理一下。”

说着便伸手将课本递向了冯迁。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人类下意识的反应驱使冯迁伸手接了过来,看向了手中的书本。

“这不是王白写的《思春》吗?”

“对,你先给你女儿讲一下,我出去一趟。”

说着这句话,刘长青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越过冯迁后从门口窜了出去。

房间内的三人看着刘长青走出门的身影,对于这种举动,冯迁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事……这么急?

抛开这些,视线看向女儿,冯迁坐在椅子上,开始为女儿从第一句开始讲解这首诗的含义。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