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74章 发展趋势

路上给安苑瑶打了电话。

等刘长青抵达的时候,已经看到安苑瑶站在那里等着了。

车子停了下来,安苑瑶很是自觉的想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还没等她伸手开门,便听到刘长青伸着头说话的声音。

“你坐后面看着一下夏芝,这丫头昨天晚上熬了很晚,我怕她一会迷迷糊糊的磕着头。”

听到刘长青的这句话后,安苑瑶点了点头来到后座上,打开车门弯腰钻进了车里。

刘夏芝一人便把位置占完了。

安苑瑶将车门关上后,轻轻的将刘夏芝抱了起来,自己则坐到了一旁。

这样的动静下,刘夏芝缓缓的睁开了眼。

看到面前的安苑瑶后,露出了笑脸,伸着手环手抱住了对方,整个人依偎上去,嘴里嘟囔着。

“安阿姨,拜托你给我扎头发~”

“没……没问题。”

刘夏芝忽然这番撒娇,让安苑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没等她开口,开车的刘长青便从兜里掏出了皮筋递向后座。

“今天搞个单马尾,干练些。”

“小孩子当然是要可爱一些了,又不是大人,要什么干练……”

“那你看着弄吧,我对头发不是很明白。”

听到刘长青的话后,安苑瑶没有回应,而是想了一会,随后决定了刘夏芝今天的发型。

抱着自己的刘夏芝似乎在两人谈话的这会时间,又开始睡了起来,呼出来的热气打在安苑瑶的身上。

稍微有些痒。

伸出手捧着对方的小脸,安苑瑶看着刘夏芝禁闭的眼睛。

“她昨天几点睡的呀,怎么困成这样?”

“不清楚,我就陪到她写完作业,她去洗澡的时候我就去睡觉去了,好像又在屋里玩了会掌机……”

“夏芝怎么那么喜欢玩游戏,有那么好玩吗?”

“不知道啊,我也没怎么见过这个年纪的孩子如此沉迷游戏的,今天开学第一天,没特殊情况学校不给批假,不然我就请假让她睡觉了。”

“你这个当爸爸的……”

叹了一口气,安苑瑶没有多说。

看样子刘长青也是有着不擅长的领域,虽然对方对待孩子这件事情上称心称职,但难免会有一些疏漏。

毕竟是一个人带孩子,难免会有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想到了什么,安苑瑶嘴角微微勾起,随后将抱着自己的刘夏芝,摆成了背靠自己的模样,看着她的脑勺。

然后开始扎头发。

一路无言。

不得不说,安苑瑶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有些傻气,和她的实际年龄有些不符,但一双手意外的灵巧,只是这一会的功夫,刘夏芝的头发就被对方玩出了花样。

以至于到了学校后,刘长青停好车看着安苑瑶带着女儿下车后的成品,惊叹的竖起大拇指。

目光看向安苑瑶,流露出佩服的神色。

“真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就扎成这种花样?”

刘长青看着女儿的发型,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反正就是好看。

站在门口,伸出双手轻轻揉捏了几下女儿的脸蛋,将还迷糊的刘夏芝稍微拍清醒了一些,刘长青便微微低下身子对着女儿说道。

“放学后我来接你和冯淑言,你们俩不要乱跑听到没?”

“听到了……”

又叮嘱了几句之后,刘长青便望着女儿背着新买的书包,摇头晃脑的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直到身影消失不见后,才转过身准备回到车上。

只是看到安苑瑶那笑眯眯的表情,使得刘长青感觉有些奇怪,愣了一下之后,问道。

“你难道昨晚也没睡好?”

“没有呀?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看你表情麻木,双眼无神……”

听到这,安苑瑶便反应过来,对方又在戏弄自己。

面带笑意的伸出手轻轻的拍在刘长青的胳膊上。

“你又嘴贫了。”

“没有,我以前学过面相……能看出来一些。”

“嗯?”

安苑瑶听到刘长青的话后,显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好奇心被对方勾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学的?”

“这就说来话长了。”

刘长青似乎进入了状态,视线上移,看向天空,嘴里轻声念叨。

“那是一个春意盎然的秋天……”

“不要开玩笑!”

“以前无聊的时候随便翻了几本书学了一点……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但我感觉还是有一点用的,比如现在我看你的面相,就已经推测出来你昨天晚上睡眠质量不太好,而且做了一个梦。”

“……”

刘长青注视着安苑瑶。

两人四目相对,过了大概有三秒钟左右的时间,安苑瑶便忽然转过了身,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看着对方这忽然的举动,刘长青愣了一下。

这种胡编乱造的话,她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看穿了?

为对方的成长感觉到了一丝敬佩,刘长青也跟着走了上去。

当上车后将安全带卡好,刘长青便看到坐在身旁副驾驶的安苑瑶脸颊泛红。

有些不解。

“你怎么热的脸都红了?”

“没事……”

说话的声音支支吾吾,如果不是在车内,而是在刚刚室外那种嘈杂的环境里,刘长青可能听不到对方再说些什么。

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问。

很快便发动汽车,朝着公司的方向前进。

过了一会后,安苑瑶稍微平息了一些,将一旁的车窗打开一些后,车内便开始凉爽起来。

发丝被吹起。

安苑瑶伸手将头发拨开,随后偷偷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刘长青。

她忽然觉得……刘长青很厉害。

原本她以为刚刚刘长青说的话又是在逗自己,只是没有想到既然真的只是看看脸便推测出昨晚自己真的没有睡好。

而且,还算出了自己做了梦。

幸好自己没有让他继续看下去了,不然万一他算出来自己昨天做了那样的梦……

忽然感觉有些害羞。

安苑瑶自己都有点不太明白自己的想法,按理说面对刘长青本不该是这样,但和对方相处的越久,她便感觉自己似乎也变得年轻起来……

有时候自己说出的话,回到住处后仔细一想,都觉得很是羞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面前便可以说出口。

安苑瑶,你怎么这么……

“对了,大前天球球公司不是派人来了吗?”

“嗯……怎么了?”

思维被刘长青的突然发言打断,安苑瑶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问道。

目视着前方,在开车的同时,刘长青也回想起当时的景象。

说道。

“对方想要口袋妖怪的授权,他们想制作精灵养成类网游……”

“嗯,价钱呢?”

“不怎么样,被我拒绝了。”

“他们现在这个球球聊天不是蛮火的吗?怎么会想到去做网游呢?”

“这是发展的必然趋势,往后的日子网游会非常火的……”

“为什么?”

“不太好解释,反正房子也差不多,能多买几套就多买几套。”

“房子要那么多干嘛?”

安苑瑶不是很明白刘长青的观点,房子只是住的地方,不在乎数量,只在乎质量。

一家人聚在一起,一间房子便足够了。

听到安苑瑶的回答,刘长青甚至想笑出声。

无知的女人……

房子刻在炎黄子孙的基因里,也是刘长青从出生起便听到父母在自己耳畔谈论的事。

房子……谁会不喜欢呢?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