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86章 没那么糟糕

刘长青心情烦躁的回到了舞蹈室。

当站在玻璃门外,看向屋内的时候,看着眼前那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刘长青没有第一时间推门进去,而是在外面站着。

两人的相处很和谐。

和平常见到的安苑瑶不同,此刻的她神情专注,伴随着每个动作,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站在门外的刘长青听不到里面再说些什么。

望着安苑瑶那专注的神情,刘长青似乎第一次发现,她并不是个傻乎乎的女人。

相比较自己而言,她会的似乎更多……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刘长青抬起双手给自己的脸颊拍上了几巴掌,想让自己的脑袋更加清醒一些。

他不知道最近为什么总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自从那天把这个世界父母的照片带回家后,便开始变成这样。

站在门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刘长青轻轻的推开门来。

“练的怎么样了?”

对于刘长青进来的动静,安苑瑶第一时间给出了回应。

“你下去好久……”

“楼下遇到了个认识的人,稍微聊了一会,对了……夏芝的舞蹈功底没落下吧?”

“虽然一开始有些生疏,但夏芝现在好像已经找回感觉了,她对跳舞这方面很有天赋。”

“是吗?”

这样的回答使得刘长青有些意外。

女儿的德行他是知道的,在学习这件事情上她的天赋算不上好,但没想到在舞蹈方面却得到了安苑瑶的夸赞。

以前的刘长青并不知道女儿的舞蹈水平。

“我很厉害的哦!”

双手叉腰,刘夏芝对身旁安苑瑶的夸赞很是受用,忍不住的想要向父亲炫耀一番。

听到女儿的回答,刘长青愣了一下。

这丫头……不能夸。

视线从女儿的身上移开,看着空旷的舞蹈室,环视了一圈之后,视线移到了安苑瑶身上。

想了一会后说道。

“要不今天别练了吧。”

“为什么?”

安苑瑶不是很理解刘长青突然说出的这句话。

沉思了一会,刘长青编了个理由。

“没什么……就感觉有点累,想回去休息。”

刘长青的这个回答,安苑瑶显然没有预料到。

在原地伫立一会后,便迈着小步朝着刘长青的方向走去,直到两人面对面时才停下了脚步。

手缓缓的抬了起来,触碰着刘长青的脸颊,脸上浮现出担忧的神色。

“有什么事情不开心吗?你的脸色不太好……”

“脸色不好还能看出来吗?”

回了一句,刘长青不动声色的轻轻的拨开安苑瑶的手,笑着说道。

“别想太多,就是最近有点累……”

“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

“你还会按摩?”

“学舞蹈的时候,练舞结束后会让我们互相按摩一下放松身体,虽然技术没多好,但我感觉还蛮不错的……你要试试吗?”

看着眼前说句这话的安苑瑶,刘长青沉思一会之后,用着不太确定的语调说道。

“那……试试?”

说完这句话后,刘长青便被拉着走到旁边坐下,安苑瑶则是在其身后跪着,双手搭在了刘长青的肩膀上。

手指略微发力。

“啊~”

刘长青下意识的发出了声响。

听到发出的声音,按了才一下的安苑瑶便停了下来,脑袋往前伸了一些,对着刘长青的耳边轻声问道。

“力气是不是重了?”

“没……就是肩膀有点酸,力道恰到好处,感觉你很专业。”

“你别乱夸,我会骄傲的。”

嘴上这般回应,但可以听出安苑瑶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

随后便开始继续。

刘夏芝望着自己眼前的两位大人,小脑袋里不知道想到什么,也朝着父亲的位置跑了过去。

在刘长青的身旁停了下来,以类似于鸭子坐的姿势坐了下去,伸出小手抓住刘长青的胳膊。

望着女儿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刘长青一时间有些愣神。

任由女儿摆弄着自己的手臂。

然后便发现,刘夏芝正在有样学样的模仿着安苑瑶。

一双小手丝毫没有章法的捏着自己的胳膊。

卖力的捏了四五下之后,似乎也想得到父亲的夸赞,刘夏芝昂着小脑袋看着父亲。

这一刻,父女二人的视线对视着。

笑的犹如花一般,歪着脑袋,刘夏芝问道。

“爸爸,这个力道可以嘛!”

“很好很好,没想到我家女儿也懂的孝顺了!”

先是一愣,随后刘长青笑着回应道。

身后的安苑瑶看到父女互动的这一幕,也是轻声笑了起来。

刘长青面带着笑意,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刻……

或许……也没那么糟糕。

——————————————————————

初三对刘知跃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除了被分到火箭班之后,班级内下课时那种乱糟糟的景象少了许多之外,便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硬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便是同桌不再是赵宣文了。

如今的同桌是一个和自己分配到一起后,便总是喜欢瞪着自己的少女。

刘知跃对她有着一些印象。

在暑假前,堵着自己和父亲的路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并且总是喜欢在大太阳下带着鸭舌帽的少女。

原先以为对方一直戴着帽子是因为头部有什么缺陷,刘知跃甚至恶意猜测着是不是年纪轻轻的便受到了脱发的困扰。

当对方拿下鸭舌帽后,答案自然而然的得到了解答。

对方不仅没有脱发,头发还很浓密。

虽然对她一直戴着鸭舌帽这一点感到一些好奇,但刘知跃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一直没有主动和对方说过话。

开学一周之后,依旧是如此。

晚自习总是有些枯燥。

将今天分发下来的数学模拟试卷写完之后,刘知跃便觉得有些无聊的抽出本子在上面书画着。

他还清楚的记得父亲说过的话。

画画有手就行。

但经过这些天晚自习的尝试,虽然画画技巧有着一定的进步,但并没有达到刘知跃满意的地步。

总感觉……画里少了点什么。

“你这是画的什么?”

身旁忽然传来的话使得刘知跃有些诧异,他先是有些奇怪的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又看了看自己面前刚刚才画的画。

回应道。

“这是一只皮卡丘。”

“皮卡丘?我怎么感觉像是个外星人?”

张芸静这般说道。

口袋妖怪她是知道的,父母给弟弟买了一台掌机,她见过弟弟玩过这个游戏。

可以保证,张芸静见过的皮卡丘绝不是这个奇形怪状,肢体扭曲的奇怪生物。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