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89章 命运

刘长青保持着开门的动作,望着站在门外的儿子和有段时间没有见过面的周诗妍。

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然后就被儿子手里抓着的那只小狗所吸引。

耳朵折下来,脑袋上有一撮黑色的毛发,整体偏土黄色,但四只爪子却是黑色,眼睛黑溜溜的与这张狗脸搭配在一起又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总而言之,蛮丑的。

周诗妍对着刘长青微微鞠躬,轻声说道。

“好久不见,刘叔。”

“嗯,有段时间没见你来了,话说……”

客套了前半句,之后刘长青便伸出手指了指儿子抓着的那只整体偏黄色的土狗。

“这从哪弄来的?”

第一时间看到刘长青的脸,小狗的鼻子微微的动了动,嗅了嗅气味,然后表情发生了变化。

以一种奶凶的表情张开嘴巴,喉咙里挤压出来了一声凶猛的叫声。

“唔……哇!”

或许是没有发育成熟的缘故,这只狗目前还无法像成年犬类那般发出低沉有力的汪汪声。

发出的声音到有些类似哇哇的叫。

看起来挺乖巧的小狗,竟然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发出了这种喊叫,刘长青明显有些预料不到。

伸出手指戳了戳这只小狗的脑袋。

而小狗犹如见到了十恶不赦的坏人一般,张开嘴巴就要咬上去。

可惜没有咬到。

“呦呵,还想咬我……?”

“我在垃圾桶旁边发现的。”

刘知跃嘴里说着这样的话,进屋脱掉了鞋子,将小狗轻轻的放在了地板上。

趁着刘知跃换拖鞋的这会功夫,这只狗犹如疯了一般撒腿就跑,来到刘长青的脚边一口咬住刘长青的裤腿。

然后开始甩着脑袋。

刘知跃换好拖鞋后,又拿出以前周诗妍穿着的拖鞋,放在她的脚下,随后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咬着父亲裤子,模样极其凶狠的小狗。

犹豫了一下,语气中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

“爸,怎么感觉……它好像对你很有恶意啊?”

“我也发现了。”

刘长青应道。

说着这句话的同时,被小狗咬着的那只腿轻轻一甩,小狗便被甩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后,四爪着地又再一次的扑向刘长青。

这次它换了目标。

改咬刘长青脚上的拖鞋了。

一时间场面竟然有些不受控制。

“啊!有小狗!”

或许是听到了屋外的狗叫声,已经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间的刘夏芝推开门走了出来,望着那撕咬着父亲拖鞋的小狗,发出一声尖叫。

然后便小跑着要冲上去。

可惜没能如愿。

在经过父亲身边时,被刘长青一把拽住。

“小狗!”

被父亲禁锢住的刘夏芝嘴里发出了渴望的声音,伸着胳膊想要去触碰专心致志在咬拖鞋的小狗。

“你刚洗完澡就别摸了,万一有细菌怎么办?”

说完这句,刘长青也对着儿子补充道。

“你一会也去洗洗手。”

“知道了。”

沉思看一会,望着盯着自己的周诗妍,刘长青对着她们问道。

“所以……这只狗你们是准备养吗?”

刘长青大概猜到了,无意间就是两人放学回家的途中,遇到了这只小狗,过程虽然不清楚,但既然能看到儿子把它带回家,也就意味着是想养这只小狗。

刘长青的话音刚落,被刘长青拽着的刘夏芝便兴奋起来,转过身一把抓住刘长青的衣服,昂着小脑袋,一双眼里全是期盼。

“爸爸,养它,养!”

“我们家这个楼层不适合养狗,而且它又不是玩具,拉屎撒尿很麻烦的。”

“我来照顾它!”

“你照顾?”

反问一句,伸出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女儿的脑袋,刘长青叹了一口气。

“你跟你哥哥都要上学,怎么养?”

这个问题属实难倒了刘夏芝,她用着小脑袋废力的想了老半天,最终大声的喊出。

“我……我不上学了!”

“你想都别想!”

毫不意外的反驳了女儿的回应。

望着面前这对父女的对话,周诗妍的眼睛暗淡了一些,这一举动恰巧被一旁的刘知跃注意到了。

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刘知跃第一次向父亲请求着。

“爸,养它吧。”

“……”

难得一见听到儿子说出这种不理智的话来,刘长青显得有些郁闷,看了看面前儿子的脸,又看了看还在撕咬着自己的拖鞋也不嫌累的小狗。

考虑到了各方面的因素,最终给出了答案。

“不行。”

父亲的话有着绝对的分量,这样的回答使得三个孩子变得摸不吭声,甚至失落起来。

刘夏芝尤为明显,脑袋耸拉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望着眼前三人的样子,刘长青紧跟着接着说道。

“虽然不能养他,但这么小的狗,身边也没有大狗照顾着也不太行,这样吧……我去楼下问问,看他愿不愿意养。”

“他?”

刘知跃听到了父亲的话,第一时间开口问道。

“是跑步经常遇到的那个老爷爷吗?”

“嗯。”

点着头应道,刘长青说的就是上次交给自己照片的吴峰,虽然年龄不小了,但一直一个人孤苦伶仃。

自家这个楼层不适合养狗,要是暑假那段时间倒也好处理,问题是现在一对儿女都在上学,公司里也不方便带着狗去。

女儿上一次带回来的蝌蚪,占地面积小,而且不会随意的拉屎撒尿,因此倒也构不成什么隐患。

如果真的养了这条狗,不仅是对自家的不负责,更是对狗的不负责任,难道要一整天把它关在屋子里?

它需要一个合适的主人。

自己一个人居住的吴峰便是最佳人选。

刘长青是个行动派,敲定下这个决定后,便一把抓起了这只狗,换上鞋子朝着自家楼下走去。

三个孩子紧跟其后。

敲了大约有三分钟的门,吴峰才将门打开,没等刘长青说话便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当看到身后还跟着三个孩子后,便选择闭上了嘴巴。

看着对方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打扮,刘长青便清楚为什么对方的火气那么大了,稍微组织了一下词汇之后,便说明了来意。

原本以为会被拒绝,没想到吴峰同意了。

早些年,吴峰年轻的时候倒也养过,只是那时候心思不在上面,往往养了几年后便死了。

人的年纪上来后,自己一个人时间久了,难免会有一种孤独感,他原本就打算过段时间去猫狗市场买只鸟玩玩。

没想到刘长青倒送上门一只。

虽然不是鸟,但也差不了太多,不在乎是什么品种,他只是想有一个能够陪伴自己,让自己不那么孤单的宠物。

接过刘长青递过来的小狗,吴峰没有顾及小狗身上的味道,而是在手中不停的把玩。

双手抓着小狗举起,眯着眼睛凑了上去,看着小狗的腹部,然后乐呵呵的开口说道。

“还是公的!”

仔细的思考一番后,还给这只狗取了个名字。

阿黄。

老一辈的思想难免会有一些陈旧,认为越普通甚至有些贱的名字才好养活,不然以前村里也不会有叫狗蛋的了。

事情尘埃落定。

虽然并没有由自己家收养,但也为这只狗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

就连它自己似乎也知道,身旁的这个老人将是自己以后的主人。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刘长青便准备离开。

顺便让儿子送周诗妍回家。

目睹着阿黄找到了新的归宿,周诗妍一直没有吭声,在临走时才像是鼓起勇气一般走上前,问着吴峰。

“爷爷,我以后可以来看看它吗?”

“当然可以!”

吴峰笑着回应着。

听到这样的答复,周诗妍的脸上绽放了笑颜。

小狗也像是察觉到这一点,用着那不太成熟的叫声回应着。

“汪!”

尾巴摇动着,站在吴峰的脚旁,昂着脑袋看着面前的周诗妍。

一人一狗。

一高一矮。

对视着。

阿黄盯着周诗妍,一双眼睛似乎有灵性一般。

犹如……那天清晨,看着匆匆忙忙的少女,折返过来,将包子分给那只饿到不行的狗一般。

那般的有灵性。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