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93章 关系确定

酒楼经理脸上带着紧张的神色,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三名低着脑袋的年轻姑娘。

刚刚得到消息,原本预定好送入蛋糕的包厢,人家客人还没来,这三个白痴记错时间的就自作主张的去后厨取了出来。

然后还送到了别的包厢里去。

在得到这一消息的那一刻,经理就已经暴跳如雷,大声的呵斥了三人,随即便迅速的冷静下来,寻找着解决的办法。

三个小姑娘委屈巴巴的跟在经理身后,互相之间都有着一些埋怨,跟在经理背后的途中,还时不时的互相掐着对方。

走在最前面的经理并不知道身后的情况,只是面色严肃的大步往前走着。

当到达包厢门口后,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像是为自己加油打气一般,整了整自己的衣着,然后用手将头发往一旁压了压。

昂着脑袋,喉咙里发出咳咳咳的声响,清了清嗓子,确保一会开口时不会出现喉咙发音不清晰的状况。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缓缓的吐出。

抬起手,握住了包厢的门把,往里一推。

“刘先生……”

“你……真的觉得我不行吗?”

这句话传入了经理的耳中,顿时他的话便被堵了回去,目光看向正在对峙着的二人。

身后的三个小姑娘也同样伸着脑袋,往里看着。

当看到安苑瑶脸上的泪水时,则是满脸疑惑。

刚刚出门时,明明看到对方不是笑的很开心吗?怎么现在反而哭起来了?

容不得她们继续看下去,经理果断将包厢门关上,并没有选择进入。

三个小姑娘望着这一举动十分不解,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便听到经理转过身,一脸着急的表情。

“坏了,这俩人吵起来了!”

“啊?”

三人同时满脸疑惑。

顾不得眼前三个小姑娘在想什么,经理的脑子里则是在想着。

看样子……只能等一会用出B方案了!

包厢内。

刘长青并没有注意到刚刚身后的门被打开过,也没有听到刚刚有人再叫自己。

在他听到安苑瑶这句话的那一刻,便整个人处于呆滞状态。

似乎是察觉到刘长青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安苑瑶在等待了一会之后,又问出了另外一句话。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刘长青说不出话来。

安苑瑶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明明是一段很短的话,但他却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给出答案。

上辈子刘长青没有谈过恋爱。

一方面是因为小时候父亲告诉他的话,另一方面……则是见识过很多被背叛的人。

大学的室友,他的女朋友给他戴了一顶草原。

整整三天躺在上铺的床上,不是无能狂怒的砸墙,就是一个人拿着手机独自发呆。

刘长青很不理解这种心情。

他并没有经历过,当时的他就觉得对方的脑子可能有点问题,只是被甩了,何必颓废成这个样子。

饭也不吃,水偶尔喝点,胡子拉碴,课也不见对方去上,天天抽着烟,自己一个人蹲在阳台上,扭曲着脸张着嘴巴发出无声的哭泣。

女人,真的很麻烦。

正如他小时候父亲对他说过的话那样,刘长青逐渐养成了,明明听懂了女生的话中的潜在意思,但也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虽然有些时候他并不是装的。

在遇到安苑瑶的时候,刘长青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刚刚体验了上一世大学同学被戴大草原的感受,刘长青事实上是不想和安苑瑶有着过多的接触。

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相处,刘长青发现,安苑瑶似乎没有和她的年龄相匹配的心理。

更像是……一个宅了很多年没有与外界联系过的人一般。

她还保留着一丝天真。

长得也很漂亮,三十四岁的年纪,因为长相的问题,时不时的还会让刘长青产生心动的感觉。

他就是怕自己会陷进去的太深,才会假装在那次喝醉之后明确的拒绝对方。

但一切的一切,都在对方离婚后发生了改变。

刘长青嫌弃安苑瑶吗?

对方毕竟是一个结过一次婚的女人,自己这具身体虽然也结过婚并且有了两个孩子,但灵魂并没有。

更何况,自己现在的处境,努力的搞好自己的事业,给以后孩子铺路才是他该做的事情。

但……为什么,现在看到对方哭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个女人……

我……喜欢吗?

安苑瑶逐渐变得绝望起来,她看着刘长青迟迟没有回答自己,渐渐的不在去看对方的脸。

抬起手,擦了擦眼睛。

眼泪已经止住了。

像是在强迫自己一般,安苑瑶吸了吸鼻子,强迫自己露出笑脸,伸出手轻轻的握住刘长青的手。

语气里甚至带着一丝请求的意思。

“我们先吃饭吧,时间长了,菜会凉的……”

说罢,安苑瑶轻轻的拽着刘长青的手。

但是并没有拽动他。

刘长青望着安苑瑶,沉默着。

看着对方的那张脸。

那……强行挤出的笑容。

心里很不舒服。

同样,也说出了回答。

“喜欢。”

“……”

安苑瑶抓着刘长青的手,当他说完着两个字的时候,她便整个人楞在了原地。

双眼望着他。

刘长青同样望着安苑瑶,开口说道。

“按理说,我们这样复杂的关系如果被旁人知道,肯定要被说个不停,而且你的父母也会坚决反对。”

“我……”

“不要说什么你不怕这种话,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再这样任性下去,我们两个本身就不应该有过多的接触。”

“……”

安苑瑶听着刘长青那平淡的语调,抓着刘长青的手缓缓的松开。

她忽然感觉,此刻自己的心开始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安苑瑶刚刚问出那样的话后便开始后悔,如果刘长青拒绝了自己,那么以后该怎么办……

此刻对方所说的话,就是她不想听到的。

没等安苑瑶多想,她忽然感觉到刘长青的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脸,强行将自己与他进行对视。

刘长青脸色严肃的对她说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些在意你。”

望着安苑瑶有些发懵的脸色,刘长青露出了笑容。

问道。

“所以……你有信心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吗?”

“……”

目光对视着。

安苑瑶觉得这一刻时间似乎静止下来。

慢慢的,安苑瑶的眼眶中再一次的开始涌现泪水,看向刘长青的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似乎再也控制不住。

安苑瑶在点下脑袋的同时,踮起脚尖。

吻了上去。

这一次亲的不是脸。

包厢门再一次被打开,经理重新组织好了语言,边走边说道。

“刘先生,我们……”

话没能说完,看着眼前的两人,整个人呆呆的,犹如没了魂一般。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