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94章 闷热

氛围有些尴尬。

最终的解决方式定了下来,作为这张闹剧的赔偿,今天这桌免单了。

刘长青收获了两重惊喜。

第一重是免单。

第二重则是……

安苑瑶红着脸,刚刚那大胆的举动被旁人看见,平静下来后,变如同害羞的鸵鸟一般,缩着脑袋躲在刘长青的身后。

只是那抓着刘长青胳膊的手未曾有松开的意思。

两世为人,第一次由自己说出这种话,不得不说,身旁这个名叫安苑瑶的女人有两把刷子。

刘长青本不是一个轻易许下诺言的人。

不然,前几次也不会故意回避对方。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躲不过了,那就大胆的去面对。

伴随着经理的退场,以及那三名服务员把花与蛋糕拿走的身影,安苑瑶才从刘长青的背后走了出来。

右手挽着刘长青的手臂,紧紧的贴了上去。

花,也同样被带走。

蛋糕与花都不是她的。

刘长青也发现了安苑瑶的不太对劲,微微侧着脑袋,视线下移的看着安苑瑶那盯着门的目光。

沉思了一会后,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

“喜欢蛋糕还是玫瑰花?”

“花……”

脱口而出,安苑瑶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连忙看向刘长青,似乎责怪对方戏弄自己。

抱着对方胳膊的手,稍微使劲了一些。

“你就会这样套我的话!”

“天地良心,我可没套你话的意思,是你自己看她们把花拿走了,眼睛都快看直了。”

刘长青望着安苑瑶,脸上带着笑意的说出这句话。

“先吃饭吧,吃完了带你去花店,蛋糕的话……明天吃怎么样?”

听着刘长青的话,安苑瑶重重的点下头。

“嗯,听你的!”

吃完饭后,刘长青则是将剩余的菜打包完毕,然后开着车回家,顺便找了一家花店给安苑瑶买了刚刚许诺过的花。

等到家门口后。

用钥匙打开门的刘长青望着还站在楼道口,捧着那一大束花,一直傻傻乐呵的安苑瑶。

搞不明白花有什么好的?

那么大一束,花了那么多的钱,又不能吃!

虽然这样想着,但看着安苑瑶那开心的模样,刘长青也没有多说什么扫兴的话出来。

拎着打包好的菜走进屋内,用脚踩掉了鞋子后,换上了拖鞋,顺便用空着的右手也拿了一双拖鞋给安苑瑶。

但对方并没有换上去的意思,还在痴痴的看着那束由刘长青买给她的花。

会过头看到这幅场景,刘长青叹了一口气。

“能不能别看了,先换鞋。”

“真好看……”

“好看,以后天天给你买,现在先把鞋换了行吗?”

听到刘长青的这句话,安苑瑶的视线从花上移开,抬起头看着他。

一脸的惊喜。

“天天都给我买,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啊!哪有那么多地方放?”

这样的回答使得安苑瑶有些不太开心,双眼直视着刘长青,一大束花捧在身前,狠狠的跺了一下脚。

用着刘长青从未听到过的语调说话。

“有地方放的~”

“……”

气氛在安苑瑶的话说完的那一刻便变得沉默起来,刘长青用着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这般看着。

这样的视线使得安苑瑶的脸越来越红,也使得她察觉到,对方好像不太喜欢自己撒娇的样子……

前段时间去网上看了帖子,一名女性网友便发帖声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撒娇解决不了的事情。

男人是顶不住这种攻势的。

原本打算利用这种攻势对刘长青发起猛烈的进攻,但因为今天阴差阳错之下,两人发展成了男女朋友。

但……她还是想尝试一下。

很显然,刘长青的表情告诉了安苑瑶一个道理。

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对撒娇感兴趣。

这样看了一会后,刘长青终于有了动作。

伸出空着的那只手,用手背贴在了安苑瑶的脑袋上。

脸上有些疑惑的表情。

“脑子烧坏了吗?”

“你!”

“好了,不跟你闹了,赶紧把鞋换上。”

看着安苑瑶拍出来的手,刘长青连忙将手收了回去,笑着对她说道。

趁着对方换脱鞋的时候,刘长青走进厨房将打包回来的菜都归类了一下,然后一股脑的塞进了冰箱的保鲜层内。

望着被塞的满满的冰箱,刘长青不禁想到。

可以几天不用做完饭了!

听到防盗门被关上的声响,刘长青走出了厨房,望着安苑瑶。

“今天还要和夏芝去练舞吗?”

“嗯,等她放学后。”

“话说……你们不用买衣服吗?就是我看电视里那些参加跳舞比赛的,不是穿的都花里胡哨的吗?我怎么看你俩天天就穿个练舞服?”

“我已经托人去做了。”

安苑瑶给出了回答。

刘长青听到这话,有些发懵。

“还专门定制的吗?”

“这次比赛关乎于夏芝的以后,肯定要做到最好了!”

嘴里这般说着,安苑瑶却左顾右盼的看着客厅。

这样的举动让刘长青有些不解。

“你找啥呢?”

“我想给家里插几朵……不觉得这个客厅缺少了一些花用来做点缀吗?”

“嗯?”

经过对方这么一提醒,刘长青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除了破了点,家具旧了点,不觉得需要用花来做点缀啊?

“现在不就挺好的吗?再说我没有买过花瓶……”

环视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能够可以放花的地方,安苑瑶便也放弃了继续寻找。

客厅没有空调。

因此在这炎热的九月,整个屋内就如同小型炉子一般炎热,抱着一大束的花,安苑瑶的身上难免出了一些汗。

额前的发丝也有一部分贴在了脑门上。

刘长青注意到了这一点,轻声问道。

“要喝汽水吗?上次家里买了一些。”

“嗯。”

没有拒绝,望着刘长青去厨房的身影,安苑瑶则是抱着那束花来到了沙发前坐了下去。

将怀中抱了一路的花放在了沙发上。

虽然很不想放下来,但自从下了车后,抱着这束花只会越来越热。

安苑瑶甚至都感觉……自己怀里已经被闷出汗了。

这样的感觉,不太舒服。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