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16章 安苑瑶与李宛冉(上)

刘夏芝手持着扇子,调动着身躯,将这一个月来与安苑瑶一起练习的舞蹈完美的展现给在场的所有人。

从刘夏芝记事起,她便觉得,自己生活的家庭似乎和平常人家不太一样。

只是那时年幼的她不理解,为何在面对母亲与外婆时,父亲总是一副低三下四的模样。

小学入学时,她望着别人家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送入班级,而当时的她却只有父亲来送。

看着周围一群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刘夏芝是有些害怕的,但因为被父亲牵着的缘故,她一时间倒也不那么害怕了。

只是……她也想,妈妈也来到班级里,和身旁其他的父母一样,一起陪在自己的身边。

再大一些,刘夏芝就经常能够听到外婆当着自己的面和妈妈说。

【刘长青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这样的人一辈子也不会有大出息。】

听到外婆这样说,母亲则是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想要反驳的意思。

在那时的刘夏芝印象中,父亲明明是疼爱自己的,为什么外婆要这么说……

她还清楚的记得,外婆曾对她说过的话。

【夏芝,你要清楚,你的父亲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记住……男人只是工具,没有价值的男人便像是废物一样。】

刘夏芝并不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也只是跟着母亲,有样学样,像妈妈那般对待父亲,冷落父亲,也是从那时候起便再也没有叫过刘长青一声爸爸。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母亲不辞而别的那一天。

像是不要自己了一样,不顾自己的哭喊,冷漠的推开自己,离开了自己熟悉的那个家。

望着母亲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越走越远都身影,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何妈妈要不辞而别。

为什么……不要自己了……

那时候,父亲已经在家颓废了很久,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整个房间内弥漫着的都是难闻的酒臭味。

每当她跑过去哭着问他,妈妈为什么要走的时候,对方都是一副无神的模样,麻木的喝着杯中的白酒,一声不吭。

直到那一天……

好些日子没有从屋里出来的父亲,打开房门走出屋子,来到自己所在的房间,站在门口呆呆的望着自己。

看着自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喃喃自语的说着胡话。

“这……这小屁孩从哪来的?”

爸爸好讨厌。

刘夏芝这般想着。

浑身脏兮兮的,说话的时候也是一股子酒臭,还总是对着自己和哥哥说一些胡话。

什么……

【你俩谁啊?我还没结婚哪来的孩子?】

【我肯定还没睡醒。】

【我靠,这镜子里的丑鬼是谁啊!】

在然后,他便一头载到地上,昏迷不醒。

等清醒过来后,则是单手拍打着脑袋,目光复杂的看向自己和哥哥,沉默许久之后,说出了那句话。

“虽然我感觉莫名其妙的,但是……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俩的爹了。”

后来,父亲到慢慢的变得正常起来,也和自己印象中的父亲的身影慢慢重叠,但又给她一种,哪里……不太一样的感觉。

外婆来到自己家中。

爸爸让自己回到屋里,但是两人的对话却被刘夏芝听的清清楚楚。

那时候她才知道,事情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再然后,母亲来到家里,不顾蓝阿姨的阻拦,说要带着自己去玩。

可是,当她看到自己一直仰望的妈妈要让自己喊另一个人爸爸时。

曾经对母亲的那股向往彻底破灭。

那一刻,记忆浮现,刘夏芝逐渐想起来,从小到大父亲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模样,总是爱护自己,疼爱自己。

生病时,陪在自己身旁一夜……

以前她没能注意到,一直以来,守护着自己,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一直都不是母亲。

而是爸爸……

刘长青。

睁开双眼,挥动着手臂,刘夏芝按照一个月辛苦训练,由安阿姨一点一点帮助自己巩固的动作向面前的观众展示。

也向……坐在台下的父亲和哥哥展示。

单脚立起,双手由下往上张开,刘夏芝面朝着观众席,要做出正常表演中,最精彩也是最有难度的一个动作。

她想让自己的爸爸和哥哥看到自己。

看到自己,在舞台上的模样!

刘夏芝做出了最后一个动作,脚掌离开了地面,她望着观众席,想要寻找父亲与哥哥的身影。

在这一瞬间,她的目光却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一时间脑海中空白一片。

“哐当!”

事故发生,看起来像是动作不规范的缘故,刘夏芝并没有成功,反而极其狼狈的趴在了舞台上。

一时间群众一阵哗然。

“夏芝!”

刘长青喊了出来,在女儿栽倒的一瞬间,他便放下了准备鼓掌带动群众的动作,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整个人强行越过身旁的其他人,挤到了过道上,朝着舞台冲了过去。

安苑瑶的伴奏也停了下来。

望着舞台中央跌倒的刘夏芝,慌忙的放下手中的乐器,连忙从位子上站起,双手提着衣裙两侧,朝着刘夏芝的位置跑了过去。

来到身旁,望着趴在地上满脸震惊模样的刘夏芝,伸出手抚摸着对方的脸颊,嘴中轻声唤道。

“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

没想到自己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刘夏芝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双手慢慢都撑着地面,不敢回头看向观众席。

她没有看错。

刚刚明明看到……

“伤到了吗?”

焦急的语气传来,安苑瑶抬头望去,看见刘长青双手撑着舞台边缘,一个跃身爬了上来,连忙来到两人身旁。

扶起女儿,看着满脸害怕的女儿,刘长青没在多说什么,双手抱起地上的女儿,对着身旁的安苑瑶说道。

“先下去检查一下。”

“嗯。”

点头应道。

回应完,安苑瑶看着从自己身旁过去的刘长青父女,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发生的变故,使得在座的所有观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多数都茫然的望着匆匆下台离开的三人身影。

好在举办方反应较快,立马安排主持人上台缓解,在几句话的功夫中,主持人身后的工作人员便将刚刚带上台的器具搬了下去。

随着主持人的话语,下一位参赛者也在坐着准备工作。

李宛冉望着。

看着已经恢复了正常秩序的表演,坐在位子上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起身,朝着刚刚三人消失的地方走了过去。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