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39章 你也喜欢?

蓝伊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对这个叫做安苑瑶的女人,她不清楚对方今天来找自己的原因是什么,在收摊之后,对方还待在自己的店里。

并且提出和自己谈一谈这种话来。

虽然不清楚对方的用意是什么,但蓝伊弦还是莫名其妙的答应了对方,原先是打算找一个还算清净的地方坐一会。

但最后选择的地点却是自己家中……

蓝伊弦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搀扶着安苑瑶来到了自家的楼下。

对方正在抬起头四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不知为何,当看到对方四处张望自己居住的环境时,她竟然感觉到了有些不好意思……

她一定觉得自己住的地方……

“你要是觉得环境不好的话,我们就去其他地方……”

“我不觉得这样的环境不好啊。”

安苑瑶打断了搀扶着自己胳膊的蓝伊弦的话。

两人来的路上,蓝伊弦发现了自己走路有些不便的缘故,因此特地搀扶着自己行走,这让安苑瑶对她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

回想起前不久,安苑瑶曾经问过刘长青,当初为什么会让蓝伊弦母女住进自己家中。

那时的刘长青则是在沉默许久之后,给出了答案。

【她们挺可怜的……经历了那样的事,更何况蓝伊弦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我有一次去她家买早点的时候,就看她免费给一位穿的破破烂烂的老人上了一份早餐……这样的人不该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安苑瑶望着身旁这个叫做蓝伊弦的女人,她大概清楚刘长青当初为什么说对方是个善良的人了……

有些善,不像是能够装出来的。

就像刚刚……看到自己行走不方便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便主动提议扶着自己。

这样的人……

“那好吧,我们先上楼吧……你的脚不太方便走路,上楼的时候慢慢的……”

“嗯。”

在蓝伊弦的帮助下,两人最终平安无事的来到了她所居住的地方。

开门后,蓝伊弦安排好安苑瑶坐在床边,随后则去倒了一杯水,拿着杯子同样来到床边坐了下来。

将手中的杯子递给了她。

“不好意思,我家里只有白开水……”

“白开水才是最健康的。”

伸手接了过来,安苑瑶看了一眼蓝伊弦,轻声应道。

“谢谢。”

说完这声答谢,安苑瑶便喝了一口杯中的白开水,不是太烫。

咽下口中的白开水之后,安苑瑶将杯子捧在手中,低着头沉默了下来,这样的举动让一旁的蓝伊弦愈发的觉得有些不安。

她不清楚对方找上门的原因是什么……按理说,两人应该没有任何的交集才对。

可是……

“我现在和长青住在一起。”

“……”

双眼下意识的睁大,蓝伊弦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转过头默默的看着低着头说出这句话的安苑瑶。

他们……住在一起……

一时间,脑海中有些空荡荡的,但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蓝伊弦便回过了神来。

只是没等她开口回应,耳边则是再一次的传来了安苑瑶的声音。

“你……也喜欢他吧。”

——————————————————————

刘长青忽然有种想要打出喷嚏的感觉,但好在这股打喷嚏的冲动被他压制了下来。

吸了吸鼻子,伸手将一旁的空调遥控器拿在了手中,按下了控制键,他以为是空调打的太低的缘故。

做好这一切后,刘长青把空调遥控器放回了原位,随后抬头随意一撇,便看到了冯迁坐在位置上似乎在编写短信的动作。

双手按下打字键的动作不是很快,但却按的很认真。

这让刘长青一时间有些好奇起来。

这段时间,因为dnf项目组那边的原因,刘长青让冯迁去照看了一下,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待在一个办公室里了。

看了一下对方还在继续打字的动作,刘长青静悄悄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压低着脚步的音量,慢慢的朝着冯迁的位置走去。

直到站到了他的身后。

伸出手,拍打在他的肩膀上。

“跟谁聊天呢?”

在感受到刘长青的手拍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一刻,冯迁便快速的将手机息屏,随后用掌心握住屏幕,回过头看了一眼刘长青。

“没什么,就发了一条短信。”

“信息?”

疑惑的重复了信息二字,随后刘长青移开了放在对方肩膀上的手,迈着步伐随意的走动两步。

“行吧……”

应了一声,刘长青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最近接孩子放学的时候,孩子班主任有没有说我家夏芝表现怎么样?”

“额……”

刚刚还一脸淡定神色的冯迁,在听到刘长青的这句询问之后,瞬间面色有了一些变化。

张开嘴巴,发出了额的声响,但就是蹦不出一个字来。

偷偷的瞄了一眼刘长青,看到对方一脸认真询问的模样,额了有一会的冯迁才开口回应。

“还行。”

“……”

这样敷衍的回答,一下就被刘长青识破,还行的意思很广泛,一般般也可以说还行,太烂不好意思开口,也可以说还行……

那……冯迁口中的还行是什么意思?

“看样子,夏芝在学校表现不好啊……”

“也不能说不好。”

冯迁反驳了刘长青的结论,他沉思了一会之后,选择说出实情。

“反正徐易笙的意思就是,夏芝的成绩不是太突出,虽然作业每天都有写,而且英语和语文方面也有了不小的提升,但……就是数学不太好,只有二年级的水平。”

“你的意思是,我女儿……”

“偏科严重。”

“……”

刘长青并没有觉得太意外,这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毕竟女儿似乎连乘法表都背不明白。

明明脑子也不笨,但不知道为何,就是教不会她数学……

就像是……加点加错了地方,比如舞蹈这种东西就非常有天赋。

电视上有时候播放有关跳舞的片段,只是看着,自家女儿便可以模仿的十分相似。

虽然有着一定舞蹈功底的缘故,但也不应该看一遍就会才对……

难道……舞蹈,才是自家女儿发扬光大的领域!

想到这,刘长青忽然发现自己似乎钻进了一个死胡同内,每个孩子的天赋不同,意味着会的才艺也会不同。

自家儿子在学习上有天赋,但自己不应该也认为女儿在这方面同样有天赋,可能……女儿擅长的地方并不在学习上。

而是……舞蹈!

“就是这样!”

刘长青在思考了很久之后,忽然开口叫道。

这让冯迁吓了一跳,连忙收起手机,看向叫出声的刘长青。

“什么就这样?”

“学习不是衡量孩子的唯一标准,数学不好……但我家女儿在舞蹈方面很有天赋啊!哈哈哈!”

笑出声来,刘长青忽然间觉得,是时候给女儿换一条路了,学习不行的话……那就舞蹈为主,学习委辅助。

只是笑着笑着,刘长青便停了下来。

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转而看向冯迁,脸色变得有些怪异。

“你刚刚说的那个徐医生……是谁啊?”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