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49章 与小舅子的较量

安苑瑶望着自家老弟那流里流气的样子,端出了一副姐姐的姿态,开口训斥了一下还觉得不太够,还走上前伸手拍打了他两下。

这让安浅寻更加不开心了。

看情况……姐姐被骗得不轻,她已经开始为了这个男人对自己动手了!

怒火中烧,安浅寻刚刚坐下没几秒钟,蹭的一下,也像刘长青那般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骗了我姐,但我告诉你,那样卑鄙的伎俩对我是产生不了效果的!”

“……”

刘长青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他察觉到了眼前这个还算年轻的男子,似乎有些异于常人。

难道他有……被迫害妄想症?

我就简单的打了声招呼,他是怎么在脑海里脑补出我是花言巧语的渣男形象的?

刘长青十分的不理解,但毕竟是未来的小舅子,忍住了想要呛对方的冲动,继续微笑着。

“你可能对我是有些误会,我从来没有欺骗过她。”

“别胡说了,你又没多少钱,还带俩孩子,长得……也一般般,你这样的情况我姐能看上你?”

“安浅寻!你说话太过分了!”

听到弟弟这番侮辱刘长青,安苑瑶变得生气起来,重新站在刘长青的身旁,面朝着弟弟给予了警告。

安浅寻看到这一幕,脑子像是有些不受控制一般,瞬间便将来的时候父亲交代自己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脑海中不禁不想起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的姐姐……清纯,漂亮,并且天真,学习成绩优异的同时待人同样和善,虽然会偶尔的欺负欺负自己,但每一次都会把好东西分自己一些。

年幼的安浅寻曾经幻想过要和姐姐结婚,但长大后便知道那只是儿时的一个笑话般的想法。

不过……他换了另一个心愿,那便是守护自家老姐。

当李崇明做出了那种事情,被安浅寻知道后,他便瞒着父亲,偷偷的带着一帮子人堵在了对方公司门口。

只是没想到那小子竟然狡猾的从后门偷偷溜走了,再然后便没有抓到过对方。

过了一段时间,可惜还没等抓到对方,自己就被父亲抓回家去了。

被抓回家后,安浅寻质问了自己的父亲。

虽然姐姐当初一意孤行的嫁给了李崇明,并且与家里断绝了关系,但毕竟是这家里的一份子,如今受到了这样的委屈,安浅寻很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一点举动都没有。

连一丁点的教训都没有给李崇明,仿佛……当做不知道一样。

虽然很不理解,但被父亲禁足的安浅寻不得已只能一个人生闷气,好在还是妻子开导了他。

再后来,便得到了姐姐离婚的消息。

本该是一件好事,可是……

看着刘长青的脸,虽然这个男人一脸平淡的神色,但不知道为何,在安浅寻的眼中,他此刻的嘴脸似乎像是在嘲笑自己。

我就是渣男,我就骗了她你能怎么样?反正她现在又不听你的。

想到这,安浅寻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窜,一双拳头紧紧的握住,脑海中忍不住的开始产生画面。

能跟那个李宛冉好上的男人……肯定也不是好东西。

一想到对方在姐姐心理防线最薄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死皮赖脸的追求,安浅寻便想要轮起拳头给他来上几拳。

把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好好的揍一顿。

安浅寻是个很冲动的性格,虽然时间的历练使他已经沉稳了许多,但这一次面对姐姐的问题,他终究是控制不住自己。

开口大喊一声。

“看我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个混蛋!”

说着,安浅寻一把将面前的姐姐拽了过去,随后朝着刘长青的面门奋力的挥出拳头。

被弟弟这么一甩,安苑瑶差点摔倒,连忙稳住身形之后,内心便开始变得紧张起来,连忙转过身想要阻止两人的斗殴。

“你们不要打……”

话说道了一半,随后安苑瑶便有些发愣的说不出来了话,目光呆呆的望着弟弟被刘长青按在桌子上的场面。

脸贴在桌面上,刚刚挥出的拳头此刻被别到了身后,手腕被对方牢牢的抓住,想要发力起身,但是因为被刘长青顶着的缘故,并不能使出力气。

喘着气,安浅寻拼命的向上看去,就算此刻他的造型狼狈不堪,但狠话还是要撂出来的。

“卑鄙,趁我没准备好搞偷袭!”

“……”

这小子……好像也不太聪明。

刘长青默默的看着挣扎着的安浅寻,感到十分的不解。

只是普通的打声招呼,为何对方对自己的敌意这么大?还没说上两句话就开始对自己挥起了拳头。

他刚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脑子里都想了什么?

反应过来的安苑瑶连忙凑了上去,将刘长青控制住的手掰开。

而刘长青则是放开了手,朝后退了一步。

重获自由的安浅寻猛的向后一撤,刚想再次动手便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姐姐正抱着刘长青,将背部对着自己。

口中还大喊着。

“你要是在想对他动手,就先打我吧!”

“姐……”

这样的举动使得安浅寻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开始变得有些别扭起来,就这样看着二人,不知过了多久才叹出一口气来。

浑身上下像是没了力气一般,瘫坐在了椅子上。

安苑瑶抱着刘长青,紧闭着双眼,并没有感受到弟弟再一次动手,过了一会后瞧瞧的看了一眼身后,看到得则是瘫坐在椅子上的弟弟。

还没等她放开手,包厢们就被推开,来时定好的套餐已经准备好了。

服务员端着餐盘,刚进门便看到了屋内此刻的景象,一时间楞在了原地。

好在过硬的职业素养并没有闹出什么不好的举止,只是将菜摆放好了之后,临走时偷偷的看了一眼紧紧拥抱的二人。

一时间服务员小妹的脑海中开始进行脑补。

这……两男一女,难道是!!!

她开始变得兴奋起来,但并没有多看,只是起身起来了这个房间,身后随之而来的又进来一个服务员,重复着着相同的动作。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