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51章 刘长青的想法

这番突如其来的话使得刘长青当场楞在了原地,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满脸严肃神色的安浅寻,刘长青沉默下来。

稍作思考。

“你父亲是想对他动手了吗?”

“没有,我爸并不打算掺和这件事。”

回答的让人很意外。

原本听到安浅寻的话,刘长青以为安苑瑶的父亲会因为女儿的缘故,主动对付李崇明。

接下来安浅寻的回答证实了,并不是刘长青所想的那样。

“你应该也知道,李宛冉的父亲和我爸以前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这种事情他是不好插手的。”

“……”

“这次家里让我来,一是看看我姐过得怎么样,二就是……”

说着,安浅寻的语调顿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后,确定自家老姐没有开门偷听之后,朝着刘长青所在的位置靠了靠。

压低了嗓音。

“二就是……让我来询问一下你的意见,你是打算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好和我姐过日子,还是……让李崇明付出做错事情的代价?”

这个问题问出来,刘长青没有立马回答,而是撇了一眼面前的安浅寻之后,手开始在兜里摸了起来。

再一次的将烟盒掏了出来。

“我抽根烟。”

“可以。”

并没有阻止,安浅寻站原地胳膊交叉架起,轻轻的依偎在一旁的墙壁上,目视着刘长青将烟点燃的举动。

抽了一口,随后吐出。

刘长青这段时间已经很少抽烟了,虽然安苑瑶没有明确的禁止,但为了不让对方吸到二手烟,刘长青都很自觉的跑到外面抽,抽完还要去刷牙。

而且对比以前,抽烟的次数已经大幅度的降低。

刚刚将烟盒收起来的他,之所以会点燃这一根,则是因为安浅寻刚刚问出来的问题。

事实上,刘长青早在上个月就已经偷偷调查过李崇明的情况。

李崇明经营着的公司刚开始的生意确实火热,但……伴随着国内与国外的冲击,李崇明的公司已经开始走向下坡路。

或许是注意到这点的问题,李崇明已经几乎放弃掉了原本自己的公司,现在反而插手到了叶蓉那边。

看样子是叶蓉主动要求对方介入。

这些都是他托陈大富了解的情况,而刘长青之所以想要了解这方面,则是因为……

“我现在对付不了他,叶蓉在后面给他撑腰。”

“叶蓉啊……”

听到这个名字,安浅寻微微有些愣神,随后则是点了点头,毕竟这个姓叶的女人,在他儿时的印象里就不太好。

“不过……看样子,你是打算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我本不想和他产生什么交集,但是……有些事情是我自己无法做出决定的。”

“你自己无法做出决定?”

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回答,使得安浅寻有些不懂,他不了解为什么刘长青会说出这样的回答。

实际上,刘长青最棒的选择就是告别过去,展望新的未来,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仇恨中。

可惜……刘长青是穿越过来的。

继承了这幅身体的记忆,继承了这幅身体对儿女的喜爱,同样也继承了那个卑微一生,活在李宛冉影子下的刘长青的感受。

这也是他穿越过来后,第一次见到李宛冉会控制不住自己怒骂对方的原因,这也是他见到李崇明与李宛冉在一起会忍不住走上前说出恶心人的话来。

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憎恨叶蓉的理由。

按理说,这三个人都与新生的刘长青没有任何关系,本该不存在任何的交流。

但,之所以刘长青会对他们有着憎恨的情绪,则是因为原身带给他的影响。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影响越来越弱,以至于刘长青再一次见到李宛冉的时候,已经不会产生太大的情绪波动。

但这不能说他已经放下。

相反,那是因为刘长青早已经在内心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李崇明和叶蓉付出应有的代价。

为……那个35岁的刘长青,完成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心愿,以及……对方一而再再而三挑战自己底线的报应。

看到发呆的刘长青,安浅寻在等待很久之后也不见对方回应,看着他默默的将烟抽到了尽头。

终于,安浅寻刚想开口,便听到了刘长青所说的话。

“我没打算让她们好过。”

直截了当的给予了回答,这样的回答听到了安浅寻的耳中,使得他原本有些严肃的神色缓缓的舒展开来。

上下打量了一番他。

“以前我倒是听说过你,他们都说你烂泥扶不上墙,靠着李宛冉的父亲才有着属于自己的产业……”

“谁这么无聊,背后议论我?”

“你别管是谁,不过看样子那人说的也不太准确。”

架着的胳膊放了下来,安浅寻当着刘长青的面长长的伸了个懒腰,随后笑呵呵的说着。

“问题问完了,回家后我会和我爸说一声的,还有……”

故意卖了个关子,安浅寻凑上去用手背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刘长青的胸口,开口说出了隐情。

“我爸早就知道你和我姐的事了,不然你以为你那个游戏发布的时候,综艺上为什么会推荐你的游戏?”

“你是说?”

“只是帮你起个步,不过……后面就看你自己的了。”

说完这句话后,安浅寻紧接着说道。

“我爸还说,小辈的恩怨你们自己处理,不过……他也是我姐的父亲不是吗,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当父亲的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说完对刘长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也是当父亲的,应该也知道孩子被伤害后,父亲的那份心情吧……”

说完最后一句话,安浅寻便从刘长青的身旁越过,朝着安苑瑶所在的房间走去,伴随着他进屋的声响。

窗户旁只剩下了刘长青一人。

烟已经燃尽到头,只留下了了烟嘴。

刘长青默默的转身看向窗外,缓缓的抬起手用大拇指与中指夹住烟头,中指发力狠狠的将烟头弹射出窗。

望着烟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面无表情的刘长青,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微笑。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