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60章 我爱你

听到门口的动静,刘夏芝同样也跑了过来。

可是她的动作稍慢了一些,因此她便看到了安苑瑶与自己爸爸相拥的场景。

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刘夏芝看着只是抱着什么都不做的二人,过了许久后,开口,语气有些疑惑的问道。

“爸爸,你们两个不亲嘴吗?”

“……”

“……”

两名成年人沉默了下来。

这一刻,安苑瑶才想起来身后还有着前不久,刚刚被冯迁送回来的刘夏芝。

慌忙的松开了抱着刘长青的胳膊,脑袋也顺势低了下来,只是这一小会的功夫脸就开始红了起来。

她时常叮嘱刘长青在孩子面前要注意形象,反而今天却是自己主动犯错。

而且,刚刚夏芝所说的话……

身为父亲,刘长青到显得淡定许多,整了整自己的外套后,望向站在门口满脸好奇神色的女儿。

故作严肃。

“夏芝,你这词从哪学的?”

“电视里呀!我看好多电视,他们抱在一起都要亲嘴……”

告诉了刘长青答案,年龄不大的刘夏芝看着自己的父亲,继续问道。

“爸爸,亲嘴好玩吗?”

“……”

“……”

两名成年人面面相觑,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后刘长青率先清醒过来,牵着安苑瑶的手走进了屋里。

先是换上了拖鞋,随后抱起女儿来到了客厅沙发旁,坐了下去。

将女儿放置在自己的腿上,刘长青神色严肃的说道。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后才能做这种事情知道没有?还有……以后你不能学电视里的东西,你要知道电视上都是假的,是虚构的。”

“是吗……”

“在学校里,你也不能因为好奇就亲其他同学,只有等你长大了,和爸爸一样高的时候才可以,听到没有?”

“好吧。”

脑海里想着父亲高大的身躯,顿时刘夏芝便有些泄气。

什么时候才能和爸爸一样高啊……

看到女儿听进了自己的话,刘长青顺势又叮嘱了几句,听的刘夏芝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很是认真。

“第一,不能和男生牵手,第二,不能和男生说话,第三,以后等你慢慢长大了什么事情都要和爸爸说,不能隐瞒我,第四,你要听爸爸的话,爸爸说什么都是对的,第五,你……”

“好了。”

安苑瑶走了过来,伸出手将坐在刘长青腿上听的一愣一愣的刘夏芝抱了下来,放在了地上。

柔声说道。

“回屋里做功课吧,一会吃饭。”

“好~”

应答着,刘夏芝像是逃离苦海一般,脚步飞快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刘长青顿时不乐意了。

高声喊道。

“夏芝啊!第五,你要永远爱爸爸啊!”

可惜,第五条刘夏芝好像并没有听到,伴随着门被关上的动静,刘长青顿时也闭上了嘴巴。

目光看向女儿的房门。

注意到刘长青这一点,安苑瑶伸出手拍了一下刘长青,顺势坐在了他的身边,随后像是有些责怪一般。

“你跟夏芝胡说些什么……真要照你说的那样,她一辈子都不用嫁人了。”

“这样好啊!我巴不得这样!”

“你又开始说胡话了!”

听到安苑瑶的这句话,刘长青顿时沉默下来。

他的脑海中,只要想到夏芝长大后领回来一个浑小子,说要跟对方结婚,他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不说别的……抛开原先刘长青对女儿的喜爱,就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对女儿的疼爱也是多一些。

多可爱的孩子啊……

那么单纯,也没有坏心眼,撒谎也不会撒,还蠢蠢的……这样的孩子长大了,肯定会被坏男人骗得。

不行,我要保护女儿!

坐在他身旁的安苑瑶,全然不知此刻的刘长青又开始放飞脑子。

只是默默地看着刘长青紧锁的眉头,过了一会后注意到刘夏芝没有出屋,才慢慢的靠了过去。

头枕在他的肩膀上。

“今天……吓坏我了……”

她的这句话,将刘长青从刚刚怎么打跑女儿的男朋友的想法中拉了出来,微微低着头看了一眼安苑瑶。

而安苑瑶则是缓缓的闭上双眼,有些后怕的说着。

“以后不要在做这样的事情了,我不想你……”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动手。”

直截了当的说道,刘长青伸出手搂住了安苑瑶的肩膀。

正如他所说,如果机会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上去捶一顿李崇明。

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那个人接下来的话会对安苑瑶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闭着的眼睛睁开,安苑瑶微微动了动脑袋,看着同样盯着自己的刘长青。

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

“我这样的人……”

自责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刘长青用手指抵住了嘴唇,安苑瑶呆呆的看着做出这番举动的刘长青。

只见刘长青缓缓的抓起自己的手,抬了起来。

“这只戒指,就是我对你的承诺,以后……我们可是要过一辈子的,所以,你也不要再说责备自己的话了。”

“……”

话,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安苑瑶觉得自己的视线似乎又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她转身将脸埋在刘长青的怀里,另一只手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服。

“你真是……总说一些让我想哭的话……”

听到这句话,刘长青的脸上慢慢的浮现了笑意,将这个女人搂在怀中。

轻声说道。

“我爱你。”

——————————————————————

陈大富气喘吁吁的爬上楼梯,等他到达刘长青家门口的时候,没有立刻敲门,而是先拼命的喘气。

等状态好的差不多后,才抬手敲门。

没一会,门就被打开了。

是刘长青开的门,身旁站着眼睛有些泛红,像是刚刚哭过的安苑瑶。

陈大富看的清楚,安苑瑶挽着刘长青胳膊的样子。

他有些嫉妒。

“给,玉就好好挂脖子上,揣兜里,还好是掉我车上了,要是掉外面可就没影了。”

“这不绳子断了,我正准备重新弄条绳子吗……”

回应了一句,陈大富望着刘长青递过来的玉,伸手接了过来,紧紧的攥在自己手中。

直到玉佩回到他身上的那一刻,他才安心了一些。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