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75章 关系融洽

刘长青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面前的安权承,他或多或少的也察觉出了一丝不太对劲的地方。

仔细回想,刚刚他们夫妇二人进来时,安权承明明对自己一直有些不太满意,但随着岳母在他耳边嘀咕了什么,立马就换了一个态度。

想到这,刘长青记忆中关于安权承那种威严的形象,似乎已经开始慢慢崩塌……

而安权承看着眼前刘长青此时的表情,也意识到了什么,顿时表情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内心挣扎了一番之后,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

“唉……”

男人或多或少的都会好些面子,在外人面前也是如此,多年来安权承也一直在自己的一对儿女面前伪装成一家之主的形象。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从年轻开始他就一直被妻子吃的死死的,到了如今这个岁数也同样如此。

正如他一开始所想,对于刘长青……安权承并不反感,似乎在这个人的身上见到了曾经好友的影子。

只是……造化弄人……

“以后……我女儿就交给你了。”

听到安权承的这句话,刘长青在短暂的愣神之后迅速的反应过来,随之而来的便是内心升起的喜意。

他明白了安权承话里的意思。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回应,便又听到了安权承所说的话。

“其实……瑶瑶上次偷偷跑回去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们两个的事了,而我之所以没有让人把她带回来,是因为……”

说道这,安权承停顿了一下,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面前的刘长青,思索片刻之后继续说着。

“你和他很像。”

“很像……您是说我和谁很像?”

“李政茂。”

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刘长青便感觉到了一丝惊讶,随即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人的身影。

李政茂正是李宛冉的父亲。

刘长青的前岳父。

当安权承谈到昔日的好友时,眼底止不住的留闪过一丝怀念的神色,双手背在身后,望向了窗台的位置。

像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一般,张开嘴继续说道。

“他和你当年一样,一开始也是一贫如洗,我们那时候都是一个村的,不过我家里条件比他好很多,可以说……我们两个从小玩到大,一开始去学画的时候,我的老师……因为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说什么也不留他,但他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说道着,安权承不自觉的低下了眼帘,唏嘘着。

“他跟我说,他这辈子一定要活出个人样,不能穷一辈子,既然不适合画画那他就要出去闯一闯……事实证明他的决策也是正确的,只是……他喜欢上了本不应该喜欢的人。”

听完安权承的这句话,刘长青便意识到,对方所说的那个本不该喜欢上的人究竟是谁。

像是一个聆听者,刘长青没有插话,也没有打断对方,只是静静的望着眼前安权承的背影。

沉默着。

停歇了一会后,安权承继续诉说着。

“姓叶的……是城里人,她们家那时候是有钱的大户,理所应当的瞧不上当时的李政茂,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他们后来就结婚了,还有了个女儿……”

说到这,安权承再一次的转过身来,看着刘长青,与他对视着。

“你以前的事情,从现在开始我也不追究了,只是今后的日子,在对待我女儿这方面,你不能亏待了她,明白了吗?”

“您放心,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委屈的。”

听到刘长青的回应,安权承一直严肃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浮现出来。

微微的点了点头。

“很好……”

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先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门,确保没有问题后,才向着刘长青所在的位置走了两步。

凑到了跟前,说道。

“事先声明,这一次把你绑过来不是我的主意,是你……是你岳母的想法,你回去后不要给瑶瑶乱说,听到没?”

“伯母……为什么啊?”

听到安权承提到这点,刘长青同样十分的不解。

明明可以和自己好好的沟通,没有必要玩这种只有在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桥段。

这让刘长青当时一度以为是叶蓉的手段。

如今听到安权承的回复,好像……并非如此。

谈论到这个话题,安权承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他纠结的想了一会之后,还是开口说道。

“她最近迷上了电视剧……还总和我说要顺应时代的潮流……从年轻时她就一直喜欢接触新鲜事物,一开始我也拒绝她这样做,可是她说这样测试测试你,能够看得出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们女儿,我拗不过她……”

“……”

望着有些无力说出这些话的安权承,刘长青莫名的感受到了一丝悲哀。

如今的刘长青已经可以确认,安家真正的一家之主,实际上并不是眼前的安权承,而是一直笑脸迎人的苏妍。

命运,往往就是如此戏人。

两个相差二十多岁的人互相看着,刘长青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算是能够说出来的安慰话。

“伯母她……心态年轻,这样挺好的……电视里的专家们也经常这样说。”

“唉……”

而安权承听到刘长青的话则是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看着安权承这幅模样,刘长青也意识到了,对方也只是正常人罢了,并没有传闻的那么可怕。

相反……还是个挺可爱的老头。

有些……妻管严的老头。

“今天让安延丞过来……我也是想让你们认识一下,你们年轻人之间最好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遇到一些小问题可以咨询一下他。”

“嗯,好的。”

“对了,关于瑶瑶怀孕这一点……”

说着,安权承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再一次的恢复了满脸严肃的神情,对着刘长青问道。

“你……不会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吧?我告诉你,那是老一代的观念,像我这个年纪都不觉得那是对的,再说你也已经有过一个儿子了,到时候我家瑶瑶要是生个女儿,你要敢……”

“怎么会!我最喜欢女儿了!”

“……”

听到刘长青的这句话,安权承愣了一下,一双眼睛也睁大了起来,刚刚严肃的神情伴随着刘长青的这句话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过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语气中有些不敢相信的意味。

“你是说……你也喜欢女儿?”

“是啊!女儿多可爱啊,有句话我觉得说的就很对啊,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我一直觉得这句话形容的太贴切了!”

“这……这才对嘛!”

安权承顿时惊喜起来,他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置于腹前,满脸的喜意,就如同遇到了知己一般。

“瑶瑶出生的时候,我就觉得这辈子要她一个孩子就够了,要不是你妈非要生个男孩,浅寻也就不会出生了!”

“爸,你说的太对了,我就希望瑶瑶肚子里的是个女孩!”

“哈哈哈!你这孩子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啊!老婆子天天说我思想陈旧,我看她才是个思想陈旧!”

安权承的状态变得有些不太对劲。

或许是多年来的挤压,导致他在于刘长青找到共同爱好的那一刻全部释放出来。

背对着身后的门,面朝着刘长青夸夸其谈。

“我年轻那时候是我们那片有名的才子,多少家的姑娘都追捧我,天天给我写信就为了……要不是当时全被你妈给偷偷拦下来了,我也不至于……”

刘长青面带微笑的听着安权承所说的话,只是在对方说话的时候,目光看到了身后那若隐若现被静悄悄推开的门。

一时间表情凝固下来。

看着苏妍站在门外,露出半张脸听着的模样,刘长青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连忙看向安权承挤眉弄眼。

而说道兴头上的安权承并没有丝毫注意,依旧我行我素的说着。

神情激动。

“要不是当初她长得漂亮,你以为我会娶她?大字不识一个,以前先生的画本全是我一字一字的念给她听,我都念烦了,念倦了,还天天缠着我,要不是她从小练武,我非要让她……”

“爸……”

“你先别出声!”

安权承瞪了一眼打断自己的刘长青,看到他闭上嘴巴之后,停顿了接近三秒钟的时间才继续说道。

“结婚的时候也是,要不是她背地里把喜欢我的那些姑娘全部打哭,打的人家见我就绕道,想嫁给我的姑娘排队也轮不上她!”

“是吗……”

安权承的耳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一瞬间,他便如同浑身僵硬一般,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犹如条件反射一样,站直了身子。

苏妍缓缓的将门全部推开,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对着站在安权承面前的刘长青轻声细语的说道。

“长青,你先下去吧,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把我们给瑶瑶买的一些东西带回去。”

“好……好的。”

看着笑起来像安苑瑶那般温柔的岳母,刘长青只觉得身子骨发寒,像是如脱重负一般,连忙朝着门口走去。

在关门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岳母大人摩拳擦掌的模样……

“呼……”

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刘长青打心底里庆幸。

好在安苑瑶学的是舞蹈,没有跟她妈妈学武术。

下楼后。

来到了门口,望着眼前停放的车辆,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而安浅寻与安延丞见到刘长青下来后则连忙围了上去。

安浅寻则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刘长青的身后,开口问道。

“我爸妈他们没下来吗?”

“他们,好像有点事要办……让我先下来。”

“好吧……”

应了一声,安浅寻指了指停着的车辆,语气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两车你一会全部带回去,都是我爸妈给我姐带的东西,你到楼下了这些人会帮你搬上去的。”

“……”

看着刘长青没有吭声的模样,安浅寻有些不解,刚想出声问道就被一旁的安延丞拦了下来。

依旧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

对着安浅寻说道。

“我跟姐夫一块送回去,省的麻烦了。”

“嗯……也行。”

听到这个提议,安浅寻在短暂的思考之后,点头应道。

“那我先上去了,今天就不去看我姐了,等你们回去的时候再见吧。”

说完安浅寻便朝着楼上走去,留下刘长青看着眼前的车辆。

他很怀疑岳母刚刚说的买的一些东西……应该是用错了形容词。

这哪是一些,这是准备把自己家全换一遍啊!

安延丞看着刘长青的这副模样,没有多言只是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对方跟上。

刘长青和安延丞坐在同一辆轿车上,后面跟着货车。

内心平静下来的刘长青看了一眼身旁掏出手机的安延丞,只见他找到了通讯录后,问道。

“姐夫,你手机号多少,我记一下。”

“13XXXXXXXXX”

“嗯……记好了。”

说完,笑呵呵的收起手机,安延丞看了一眼身旁坐着的刘长青,随后说道。

“大伯都叮嘱过我了,不过因为两家人的交情摆在那,所以他不好动手,不过……”

说到这,安延丞朝着刘长青的位置凑近了一些。

“李崇明的那个公司有问题,你稍微查一下应该就能查出来了。”

“这也是你大伯……”

“不,是安浅寻让我给你说一声的,他一直都想看李崇明倒霉……”

“是吗。”

“当然……我也挺想看的。”

若有若无的说出这句话,安延丞看着刘长青,依旧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样。

而刘长青看着他……

慢慢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