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86章 母亲

“你是说……刘长青和她领证了?”

“嗯。”

像是不敢相信一般,李宛冉再一次的问出口,而她所得到的回应也是肯定了这个答案。

没有理会依旧一脸震惊模样的李宛冉,刘知跃用着似乎没有情绪的语调,平静的说着。

“我和妹妹,都挺喜欢她的,所以我们两个也没有什么反对。”

“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音调提高了不少,李宛冉有些不敢相信,继续说着。

“不论是出生,还是教育,刘长青都配不上她,为什么她会选择这样的男人!”

“你说够了吗!”

像是无法继续保持冷静,刘知跃听到眼前的李宛冉说着对父亲侮辱的话语,不在冷静。

“从一开始错的就是你,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

“我……”

“你已经和爸爸离婚了,你们各自经营自己的家庭不好吗?你既然当初选择放弃了我,放弃了夏芝,那就不要再出现了!”

说出了这样的话。

刘知跃原本不想这样的,在内心的最后一丝幻想破碎之后,他便不想和眼前的这个人有任何交流。

“话问清楚了,我就先回去上课了,就和我上次说的一样,以后你都不要再出现了,也不要做和上次一样把夏芝带走的事情……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妈。

说完,刘知跃最后的看了一眼李宛冉。

随即头也不回的朝着教学楼楼梯的位置走去,这个地方……他一秒钟都不想在待下去了。

没有注意儿子离去的身影,站在原地的李宛冉此刻满脑子都是不解。

他不明白……为什么安苑瑶会选择刘长青。

自己与刘长青十几年的婚姻让她自认为已经看透彻了对方,为什么这样一个自己扔掉不要的男人,会让安苑瑶那么热衷?

为什么……

这个问题,无论李宛冉如何思考,都思考不出来原因来。

——————————————————————

回到教室后,刘知跃坐在位子上,再一次的将习题册铺开,目光看着上面印刷着的题目,但握着笔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

周诗妍察觉到了这一点。

她亲眼看着刘知跃面无表情的回到座位上,然后进入发呆的状态。

出于哪种心理不得而知,但她也只是思绪了一会之后,将面前自己明明能解开的一道题目推向了刘知跃的身旁。

轻声问道。

“教教我,这道题该怎么解。”

听到她的话,刘知跃回过了神,望了望周诗妍的脸,随后看向对方指着的题目。

然后,将草稿本拿了过来,开始解析题目。

“先从这个点开始……”

班级,刘知跃给周诗妍讲解着题目。。

校外,李宛冉默默的坐上了车。

似乎在这一刻……有些东西丢了。

晚自习的时间总是漫长。

但在刘知跃的眼中却不是这般,整个晚上,他都在给周诗妍讲解着各种难题,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溜走。

直到学校因为放学而喧嚣起来,他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回家的时候。

默默的收拾着要带回家的书本,刘知跃与周诗妍一起走出了班级,一起走出了校门,朝着各自家的方向走着。

正如往常那样,两人间时不时的有几句交流,但大多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询问,直到已经成为了习惯一般。

刘知跃把她送到家楼下后,转身朝着自己家的位置走去。

在周诗妍的目光中,越走越远。

直到彻底看不见对方的身影后,周诗妍才会用钥匙打开自己家的门,并且走进去。

独自走向回家的路,刘知跃一路上都刻意的放慢了一些速度,像是在走路回去的途中,思考着什么。

但就算如此,距离是有限的,他终究还是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口。

掏出钥匙,但迟迟没有将门打开。

他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直到想通了什么后,才用钥匙将门打开,随即走进了自己的家中。

灯,依旧亮着。

洗完澡,睡衣已经变成长袖的妹妹罕见的没有在看电视,而是拿着很久不玩的掌机,专心致志的玩着。

掌机是粉色的,印着大大的皮卡丘图案,那是父亲特地给她的礼物。

收回目光,刘知跃换着鞋子,或许是开门的动作吸引了家人的注意,从厨房中,传来了安苑瑶的声音。

“知跃……去洗洗手,一会可以吃饭了。”

还没等他回应,便又听到从厨房里传来的父亲的话音。

“你去外面歇着,这里我来就行了。”

被刘长青赶出来的安苑瑶嘟着嘴吧,有些不情愿的抚摸着肚子,刚出厨房便看到了望向厨房这里的刘知跃。

连忙把嘟嘴的动作收了起来,满脸笑意的说着。

“你爸特地给你留了一个大鸡腿,夏芝想吃你爸都没让她吃的,说她最近吃太多……”

“妈。”

简单的一个字,从刘知跃的嘴中蹦出。

正在说着话的安苑瑶顿时说不出话来,刚刚还笑着的脸,在听到这个字的那一刻凝固下来。

同样,沙发上的刘夏芝同样听到了哥哥的话,玩着掌机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哥哥的背影。

安苑瑶觉得好像是听错了一般,语气中透露着难以置信的意味。

“你……你刚刚喊我什么……”

“妈。”

再一次的喊出口,随即刘知跃的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这一次身处厨房的刘长青也听的清清楚楚。

拿着锅铲就走了出来,看着对视着的二人。

感性的安苑瑶,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眼眶便开始迅速的积攒泪水,似乎下一秒就要流下来一般。

事实证明,下一秒,她确实流下了眼泪。

开心到哭出来的安苑瑶走向前,张开双手抱着眼前的少年。

知道她已经怀孕的刘知跃也是连忙扶着她,生怕发生什么意外,而目光却与厨房门口的父亲对视着。

拿着锅铲,刘长青看着安苑瑶抱着儿子的举动,慢慢的一张脸上浮现了笑意。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安苑瑶很想听到孩子叫她一声妈妈……

而不是阿姨这种称呼。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刘长青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像是赞誉着什么,朝着儿子看过来的目光,给予了肯定的点头。

随后……开口说道。

“给你留了硬菜,一家人就你自己没吃,去洗手吧……菜,马上就好。”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