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96章 凶狠歹徒

陈大富害怕极了。

内心的恐惧就像是洪水一般,一下子涌现上来,发动着全身的力量不停的想要重新获得身体的控制权。

手指不停的勾动着。

但这一切,刘长青都没有看到。

或许是无聊,背对着陈大富的刘长青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包五香瓜子,脚边放着一个垃圾桶。

面前则是电视。

里面正在播放着有关医院的电视剧情节。

男主人公被人袭击,导致脑部受到了重创,而男主的兄弟男二则是一脸担忧的询问着医生。

而医生则给出了病人很可能一辈子醒不过来,就算醒过来也是下半身瘫痪,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快乐的奔跑了。

听到医生的台词。

刘长青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打趣着说道。

“还不如把腿锯了,哈哈哈,真沙雕……”

殊不知,这句话也传入了陈大富的耳中。

他整个人都懵了。

后半段没有听见,刘长青提议把腿锯了这段,倒是听的清清楚楚。

此刻的他虽然双眼紧闭,但嘴唇在不停的抖动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目前唯一能够懂得中指和无名指则是在疯狂蜷缩,在张开。

似乎想要让别人知道他还能救。

电视里。

医生对着男二说道。

“签字吧。”

听到这句话,陈大富彻底忍受不住,他第一次有着如此强烈的求生欲,打破了一道又一道的阻碍,张开嘴喊出了来自灵魂的怒吼……

“我还有救!!不要锯我的腿!!”

“卡蹦。”

牙齿将瓜子的外壳咬开,刘长青听到了身后陈大富的这声怒吼,这一瞬间他甚至都忘记了吃瓜子。

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将手上的瓜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转过身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陈大富。

凑到身边,看着陈大富眉头紧皱,痛苦无比的模样,伸出手拍打着他的脸颊,嘴里还不停的喊着。

“醒醒,快醒醒!”

“我还有救,你们这群庸医,锯我腿干嘛!!”

吐字清晰,声音洪亮。

在刘长青不停的拍打中,挣扎着的陈大富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看到这,刘长青放松似的呼出一口气来。

还没等他转身叫医生过来,就看到陈大富原本紧闭着的那双眼睛,猛的睁开,像是电影里被杀人,死不瞑目那般。

一双眼睛瞪的极大。

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刘长青被这张脸吓了一跳。

而陈大富则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他的目光看着眼前这陌生的天花板,像是惊魂未定一般,足足愣了有半分钟左右的时间。

嘴巴也张开不停的大口呼吸着。

随后像是反应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了身旁凑着的刘长青。

看到他的脸,陈大富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刘长青的手腕,嘴里则是歇斯底里的喊着。

“是你,就是你签字让庸医锯我腿的!!”

随后像疯了一般,大声的嘶吼着。

“我才25岁!我还没有谈恋爱,我还没玩够,我没腿了,我还怎么活啊!我还怎么给我们老陈家传宗接代!!呜呜呜……我丧失了作为男人的资格了……我没了……我下半身没知觉了……”

“……”

盯着说出这种莫名其妙言论的陈大富,刘长青则是一脸的诧异,看着鼻涕都哭出来的他,沉默了下来。

默默的掰开陈大富抓着自己的手。

脑子里则是在想着……

医生不是说就后脑勺破点皮吗?怎么感觉这家伙疯了?

陈大富依旧在嗷嗷大哭着,哭的撕心裂肺。

哭的难听至极。

他的脑袋不停的摆动着,看着四周。

当看到属于医院的器材后,哭的声音更大了,内心则是更加确定刚刚自己听到的不是梦,而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他的大脑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已经从手术台上下来了。

自己已经没有了双腿。

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快乐的奔跑了。

“怎么办啊……呜呜呜,我才25岁……我大好的年华……我还有那么多……”

“你胡扯什么玩意?”

刘长青听着他不停说着胡话,最终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

同时,伸出手拍打着陈大富的大腿,想要证明什么。

“腿不是还好好的吗?”

“没知觉了……我感受不到腿的存在了!!”

“……”

看着不愿接受现实,一直沉迷在自己幻想中的陈大富,刘长青闭上了嘴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随后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果然还是需要叫医生过来看看,需不需要检查一下脑子。

——————————————————————

经过医生的检查,以及开导后。

陈大富逐渐冷静了下来。

当他提出最后的疑问,就是刚刚听到医生要锯腿的言论时,刘长青则是耐心的给他解释着。

并且指着电视告诉他,刚刚他所听到的都是电视里的台词。

虽然没能完全打消陈大富的怀疑,但他还是安定了下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不停的摸着自己的双腿。

似乎为自己重新拥有双腿感觉到开心一般。

而刘长青则是站在病床前,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就像个神经病一样不停的摸着自己的大腿。

他时不时……脸上还露出诡异的笑容。

虽然刚刚医生再三强调对方脑子没问题,但刘长青还是怀疑应该是哪里出了问题,没检查清楚。

当医生离开后,刘长青则是将凳子拉到了病床前,开口询问道。

“你先别摸你的腿了,送你过来的时候我报过警了,不过看你那时候昏迷……话说,到底发生什么了?”

还在为自己重获双腿而感觉到兴奋的陈大富,听到刘长青的这句询问之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喜悦也消失不见。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段恐怖的记忆。

丧心病狂的袭击者,没有任何征兆就对自己拍下搬砖,事后还准备打电话叫人……

陈大富已经不敢继续往下面想下去了。

如果不是自己当时急中生智逃了出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自己老陈家,三代单传,到了自己父亲这一辈因为站在风口浪尖上,因此起飞发家。

如果自己有个三长两短……

陈大富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内心中不禁一阵后怕。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