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05章 没个正经

刘长青从楚芳那里离开后,便前往了陈大富所在的地方。

当看到刘长青推门进来后,陈大富立马兴奋了起来,急忙离开病床走上跟前询问起来。

“怎么样?同意了吗?什么时候我能去应聘上班?”

“……”

看着陈大富那兴奋的样子,刘长青一时间沉默下来,就这样盯了他一会,随后拉着对方来到病床前。

将其按在病床上坐着,而他则是拽过了椅子,坐了上去。

犹豫了一小会的功夫后,开口说道。

“大富啊……袭击你的那个人我找到了。”

“嗯?”

听到这句话,陈大富明显没回过神,他万万没有想到刘长青会说这个,短暂的惊讶之后,急忙问道。

“是哪个龟孙打的我!抓起来没有!”

“……”

“老刘,你说话啊?”

“是我儿子……”

“……”

陈大富呆住了。

望着眼前的刘长青,对方的脸上带着充满愧疚的表情,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对方继续说道。

“他那天送同学回家,然后发现在车棚里鬼鬼祟祟的你……他以为是什么跟踪狂,变态之类的,就选择先下手为强……”

“额……”

“然后你喜欢的那个姑娘打工的地方,就是我儿子同学的妈开的,我今天中午的时候也去找对方去谈了……”

“……”

“简单来说……我和老板娘也算熟悉,但毕竟那家店是她家里人留给她的,直接买走不太好,所以就……”

“……”

陈大富彻底不语。

听完刘长青所说的来龙去脉,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用那犀利的目光,死死都盯着刘长青。

良久之后,忽然咧嘴笑了出来。

“原来是你儿子打的啊,那没啥事了!”

“你……不生气?”

“生气啊!要不是你儿子,我都想把他抓起来扔河里喂鱼!”

“太残忍了点吧……”

“这还残忍?你要知道你儿子当时可是把我往死里拍,要不是命硬,指不定那天晚上就已经交代在那了!”

“……”

“不过没办法……谁让偷袭我的是大侄子,这事就这样吧……反正就脑袋破点皮。”

说完,陈大富还一脸洒脱的翻身上了床,双手枕在脑袋后面,因为忘记脑袋有伤,这一举动顿时使他疼的嗷嗷叫起来。

听到陈大富的话,刘长青的内心有些感动,望着病床上疼的嗷嗷叫的陈大富,只觉得心暖暖的。

没想到大富竟然是这么仗义的人……

“不过你放心,我和她商量了一下,等你伤好了就去上班,工资就算了……她们家也不太富裕反正你也不差那点钱,不过也不会故意撮合你俩就是了,能不能好……还是得看你自己的本事。”

“真的?”

刚刚还疼的龇牙咧嘴的陈大富听到这句话后立马不疼了。

“嗯……就是你不要用力太猛,别到时候吓到人家就不好了。”

“没问题!”

刘长青望着兴奋不已的陈大富,紧接着又叮嘱了对方许多。

什么……

别在工作的时候一个劲的骚扰顾惜玉,以后也不要偷偷摸摸跟在人家后面要制造惊喜。

这些陈大富都一口答应了下来。

说完这些,刘长青就打算离开了,临走时因为对方中午也没怎么吃饭,就下楼买了一些吃的给他送了过来。

安排好陈大富后,刘长青也开车回家。

只是回去的路上想到了什么,特地绕了个道去买了上次安苑瑶吃过的那家猪蹄,自从那次之后,安苑瑶也是念叨了许久。

医生说了,虽然可以吃但不建议吃太多。

刘长青都记在了心里。

距离上一次,安苑瑶已经很久没吃过烤猪蹄了,因此刘长青决定今天好好的犒劳一下她。

等到家后,却看到已经放学回家的刘夏芝正在抱着安苑瑶的胳膊,一副很是难过的样子,盘着腿坐在沙发上。

注意到眼前这一幕,刘长青关上门后,换上棉拖鞋走了进去,有些奇怪的来到她们面前问道。

“怎么回事?”

看到刘长青回来了,安苑瑶先是安慰了几句可怜巴巴的刘夏芝,随后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来到了刘长青的身边,伸出手拽住他的胳膊,拉到了一旁。

就这样被莫名其妙拽到了一边。

满脑子疑惑的刘长青还没开口,就看到安苑瑶先是偷偷的回过头看了一眼沙发上正在伤心的刘夏芝,随后用手挡在嘴边,垫着脚尖凑到刘长青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夏芝说她……”

“唔~”

安苑瑶的话才起个头,刘长青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这样的情况显然让安苑瑶有些不解。

而刘长青则是伸出手捂住耳朵,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对着安苑瑶同样压低声音说道。

“我不是给你说过我的耳朵很敏感吗……你这样趴在我耳边说话,搞得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

沉默应对,看着眼前的刘长青,安苑瑶伸出手拍了一下他都胳膊。

“说正事,别开玩笑了!”

“我不是开玩笑!”

“好了好了,我不趴你耳边说话了!”

看着刘长青严肃的神情,安苑瑶选择了妥协,不过还是为了避免对刘夏芝的内心产生二次伤害……

安苑瑶靠近刘长青,一脸认真的小声说道。

“夏芝她在学校的时候,跟几个六年级的吵架了,刚刚放学回家的时候,你不是正好有事出去了吗?我刚开门就看到她哭着跑进来……”

“还有这事?”

听到女儿受了委屈,原本还不重视的刘长青顿时严肃起来了。

“是哪个不长眼的欺负夏芝?我明天就去学校讨个说法!”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

犹豫再三,安苑瑶偷瞄了一眼沙发上趴着的刘夏芝,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就是上体育课的时候……她们自由时间玩单杆,因为夏芝上不去,正巧旁边另一个班上体育课的几名六年级的女孩看到了,笑话她……然后夏芝就生气要和人家比试……”

“这还行啊,怎么吵起来的?”

“你先听我说完……”

安苑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担忧的继续说道。

“就是玩单杠的时候……她没抓稳,从单杠上掉了下来,虽然没有跌倒,但是那边有不知道从哪跑过来的狗拉了一坨便便,然后夏芝一不小心踩上去了……”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