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1章 黑暗中的黎明

冯迁将响起的手机铃声关掉。

他刚刚合眼感觉还不到十分钟的样子,电话铃声便响了起来,并不想接听的他选择了挂断,他实在是困得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一宿没有合眼的他,带着手下的员工彻夜加班,员工们顶不住之后,只剩下他自己还留在公司加班,好在在刚刚不久前刚刚把所有的活动方案做好。

公司最近人手很不够,这使得身为老板的冯迁必须亲自操刀上阵,多年熬夜留下的暗疾使得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感觉腰和脖子十分不适。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只是每当夜深人静他身心疲倦的时候,他总是打开手机的待机页面,看着自家女儿那可爱的脸蛋。

冯淑言,在他看来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

亡妻因病去世。

他们夫妻二人,从高中开始恋爱,同一所大学,毕业后也是留在了同一个城市中。

从一开始的二十多平的小房间里,两人挤在一起,从奋斗到小有资产。

冯迁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便是遇到了已故的妻子。

同时,他也觉得,最对不起的便是自己的妻子。

她跟着自己受了太多的苦,每当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都会安慰自己鼓励自己,明明她自己上班也很累,但还是会在自己加班回家的时候,拖着疲倦的身体爬起来,给自己下一碗鸡蛋面。

伴随着孩子的出生,事业的蒸蒸日上。

冯迁觉得,日子似乎已经开始往好的方面发展。

冯淑言三岁那年,他的妻子便被查出了肿瘤。

冯迁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他觉得在那一刻,他的世界开始崩塌,他所拥有的的一切,也只是想和一家三口,一起携手走下去,看着女儿一点一点的长大,看着女儿学业有成,看着女儿遇到心爱的人,看着女儿结婚,看着女儿生子,看着她抱着外孙笑起来的样子,看着两人一起走完这一生……

可惜一切都实现不了了。

被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恶性肿瘤,冯迁带着自己的妻子跑遍了全国的医院,变卖了所有的家产,看着曾经奋斗过的一切化为乌有,他无怨无悔,只是想让这个家完整起来。

他至今忘记不了,因为化疗导致头发掉光的她,躺在病床上,用着虚弱语气说出的那句话……

“别治了,带着淑言好好活下去……”

在她下葬的那一刻,冯迁觉得自己的心便已经死了。

他荒废了很久的日子,他想着或许跟着她一起死也不错。

那段时间,他总是缩在角落里,手中拿着亡妻的照片,独自一人发呆。

在他觉得就这样跟着她去的时候……

“耙耙,不要怕……”

冯淑言那稚嫩的声音将他从黑暗中拉了出来。

他看着很久没有打理过头发的冯淑言,脸上带着菜色,身子骨消瘦的女儿。

那时的冯淑言就像曾经妈妈那样一般,在爸爸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伸出了手。抱住了他。

女儿,给他带来了光……

黑暗中,刺眼的光芒。

“叮铃铃!!!”

刺耳的铃声再一次的响起,冯迁觉得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强忍着困意,接听电话。

“喂!你是谁?到底想要干什么?!”

“……”

电话的另一头并没有说话。

而是先沉思了片刻。

“你的女儿在我手上,如果想把她接回去,今晚六点半,XX小饭店,我们谈谈。”

冯迁愣在了原地。

他的手机里传来了忙音。

这一刻,他睡意全无。

————————————————

刘长青亲自去接两个孩子放学。

就如一开始所说,书店的那份工作真是清闲的不得了,换句话来说,刘长青一直怀疑那家店的老板是做慈善的。

虽说薪资待遇不高,但是相比一般的劳动来说,清闲到了极点,换做是平常人就是每天无所事事的坐在柜台看看电视就能度过一天的工作时间,好在刘长青还有写小说的这种出路。

他今天送完孩子去书店的时候,发现又收到了神秘人土豪的打赏。

随手就是几百几百的朝着刘长青砸了过来,虽说没有一开始的十万有冲击力,但积累起来,也不会是个小项目。

刘长青觉得自己有必要维护好这个客户。

他给土豪发送了网站留言,同时留下了自己的球球号码。

意思很明确,他想主动巴结一下对方。

如果不是为了孩子,谁又愿当这种舔狗。

对方目前并没有回应。

快到女儿的放学时间之后,刘长青便提前给自己下了班。

当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孩子嬉嬉笑笑的在说什么。

主要是自己女儿在那笑。

冯淑言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感觉不太有精神的一个孩子,这是和对方短暂接触之后,刘长青得出来的答案。

她的心智年龄,远超同龄的孩子。

过度的早熟了。

“胖大叔!”

冯淑言第一时间看到了刘长青的身影,而刘夏芝看到她之后,只是收敛起来了脸上的笑意,故意装出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

走到两个孩子的面前,对着冯淑言的脑门轻轻弹了一下,算作是对她说自己胖的惩罚。

刘长青没好气的说道。

“能不能不要故意惹我生气。”

随后看向女儿。

“等很久了嘛”

“太慢了!”

依旧装作很不满的样子,刘夏芝的语气有些责备。

虽然女儿依旧一副不是很想理自己的模样,但刘长青还是觉得关系正在慢慢的改善中,相比较一开始对自己一个字都不说的样子,如今算是进步很大了。

消除父女间隔的美好生活似乎正在来临。

每个校门口都会有些卖东西的商贩。

文具,或者小吃。

但大多数情况下,小吃多一些。

三人正在走路的途中,刘长青便感觉到有人拽住了自己的裤子。

低头看去,是冯淑言停下了脚步。

“吃棉花糖!”

她的小手抬起,指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棉花糖的摊子。

刘长青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撇了撇嘴。

毫不犹豫的拒绝。

“那玩意容易坏牙……”

“看起来好好吃!”

另一旁的刘夏芝也发现了卖棉花糖的人,同样非常惊喜。

女孩子总是对好看的东西产生兴趣。

听到女儿的话,刘长青一转攻势,伸手拿出了兜里的钱包,掏出钞票。

“要吃什么口味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