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27章 温馨与孤独(二合一)

夜晚来临。

“明天见……大富!”

顾惜玉的道别声传入了陈大富的耳中。

他望着那上楼的背影,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到,一脸笑意的举起手,满怀欣喜的摆动着。

目送着对方开门进去后,陈大富在楼下待了一会,确认对方已经不会再出来后才默默的转过身,走到一辆电动车前,抬腿坐了上去,转动钥匙启动电动车,右手拧动把头。

车子行动起来。

像一阵风,潇洒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寒风吹拂在他的脸上,骑着电动车在马路上行驶着,陈大富的头发被吹起,耳朵已经被冻得通红。

雪下到接近傍晚的时候已经停下来,并没有下太久的时间,但就算如此,地面依旧偏滑。

而陈大富似乎并不在意,电动车的把头拧到底,飞逝而去……像一阵风,像一道闪电。

当然,这般危险的高速行驶,总会发生一些意外。

陈大富在骑行到了十字路口拐弯处。

刚刚拐弯,正在行驶的他发现了迎面同样来了一辆电动车。

事发突然,为了避免发生相撞这种意外,他选择狠狠的攥下刹车,使劲挪动把头企图躲开。

因为下雪后,路面偏滑的原因,这一转的后果便是车子失去了控制,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不受他的掌控,狠狠的连人带车倒了下去。

陈大富栽倒在地。

与电动车一同倒下,但没有过很久,他就靠着过硬的身体素质从地上爬了起来。

除了膝盖以及胳膊处传来的痛楚外,到没有别的伤痕。

走在人行道上的行人纷纷朝着陈大富投来了目光。

并没有在意这点,从地上爬起来的陈大富则是低头望着身上湿了大半截的衣服,眉头皱起。

抬起手,选择用手拍打了几下,但并没有什么效果……

正当他考虑是否先回家去换身衣服的时候,身上携带的手机发出了震动,打断了陈大富的思绪。

愣了一会。

反应过来后,伸手将手机掏了出来,翻手机的水晶翻盖,用指甲狠狠的挤压屏幕,接通了来自刘长青打来的电话。

放到耳边。

还没等陈大富开口,就听到电话那头,刘长青的声音传来。

【半个小时前你就说要到了,人呢?就等你了!】

“别急别急,马上到!”

【行……那你快点。】

挂断电话,陈大富将手机收了起来,随后叹了口气,来到倒下的电动车旁,将车子扶了起来。

坐上去,扭了扭把头。

确保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坏后,便再一次的拧动把头,朝着刘长青搬家后所在的地方前进。

——————————————————————

刘长青将做好的菜往桌上端着。

可以容纳八九人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他亲手烹饪的菜品。

冯迁从厨房里端出一道菜,来到了餐桌前摆放上去,做完这些后回过头望向身旁正在摆放碗筷的刘长青。

开口问道。

“陈大富还没到吗?”

“那小子谁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快到了。”

回应着,刘长青将碗筷分配完毕,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望着离刚刚打的那通电话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分钟。

有些无奈的嘀咕着。

“这小子的马上可真慢……”

语音刚落,手机的屏幕上便蹦出了陈大富打来的电话,刘长青稍微愣神片刻后,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

“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到哪了?嗯……不让你进?行……我知道了。”

三言两语结束后,刘长青挂掉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兜内,脸上的表情有些苦笑不得,抬头望着冯迁说道。

“我下去接一趟,他被门卫拦下来了……你先帮忙端下菜。”

“好。”

说完,刘长青朝着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将脚上的拖鞋换掉后,伸手将挂在墙上的大衣摘了下来,穿在身上。

推开门走了出去。

等他抵达门口的时候,见到的则是被门卫拦在外面的熟悉身影。

推着电动车,造型十分狼狈,见到刘长青的身影后则是大声的喊着。

听到后,刘长青加快脚步的走上前,来到门卫身旁,与门卫沟通好后,才将他放了进来。

进来后,推着电动车的陈大富再一次的骑了上去,只不过速度慢了许多,而刘长青则是在一旁跟着。

扭头看着骑着电动车的陈大富,见到他这幅造型,刘长青不免有些好奇,忍不住的打趣道。

“陈老板这是豪车开腻了,准备体验一下老百姓的感觉吗?”

“别挖苦我了,就是你在电话那头催我,把我搞急了……一会到你家你给我拿件衣服换换,我这身上湿一半……”

“行,不过……你肚子里还能装得下吗,不是说跟那个小姑娘去约会去了吗?”

“都没吃多少,就随便去小店里炒几个菜……”

嘴上这么说,但听到刘长青提起这件事,陈大富显然是口嫌体正,明明开心的不能自已,但还是装出嫌弃的样子。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他成功的混进了蓝伊弦的店打下手,一开始那个叫做顾惜玉的女人还对他有所戒备,几乎不怎么和他说话。

但随着他的不懈努力,最终还是打动了对方。

只是简简单单的刷碗,就能轻而易举的打碎五个。

就是用这种神奇的操作打动了那个叫做顾惜玉的女人,两人也是从那一天成功的搭上了话。

陈大富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对方一脸震惊的模样。

毕竟……在顾惜玉看来,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会有人能笨到连续打碎五个碗,当见识到陈大富的操作后。

她第一时间向蓝伊弦提议开掉陈大富。

虽然没能开掉对方,但顾惜玉为了避免陈大富继续将碗打碎,不得已只能亲自教他该怎么做……工作的时候带着对方打下手。

一来二去,顾惜玉也渐渐的发现,虽然这个叫做陈大富的家伙长相一般,但心肠不坏,做事也蛮认真的,慢慢的两人的关系开始有所改善。

也就在今天,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顾惜玉第一次答应了陈大富出去吃饭的邀请。

一想到今天吃饭时的场景,陈大富忍不住的又乐呵了起来。

“嘿嘿嘿……”

慢悠悠的骑着电动车,嘴里发出不明觉厉的笑声,这让跟在身旁的刘长青听的清清楚楚。

忍不住看向身旁的傻小子。

他总感觉这家伙已经没有刚刚认识对方时的那种感觉了,伴随着接触,这家伙越来越像是个……

从傻笑中反应过来,陈大富忽然想到了什么,慢悠悠骑着电动车的他转过头看向身旁走着的刘长青,开口问道。

“对了,你老婆怀几个月了?”

“12周了,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

“真快啊……也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其实我都想好了,等我以后和惜玉结婚了,咱两家的生的都是男孩话,那就当好兄弟,如果都是女孩那就好姐妹,要是一男一女……”

“打住,都什么时候了,还准备包办婚姻?我还是比较提倡孩子自由恋爱,他们想和谁结婚就和谁结婚。”

“别啊!咱俩结亲家多好啊!”

“闭嘴,这个想法不要有!”

直接了当的断了陈大富的念想,刘长青没有丝毫的犹豫,倒是陈大富发现没有商量的余地后,显得有些失落。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家门口,打开门走了进去,随后刘长青带着陈大富换一身衣服。

在陈大富换衣服的这段时间,刘长青推开了儿子的房门,将正在复习功课的他喊了出来,准备吃饭。

随后来到女儿的房间中。

刚推开门,便看到屋内的窗帘被拉上,灯也没开,只有床上的被子被支撑着鼓起一坨大包。

看到这刘长青愣了一下,刚准备喊两个孩子吃饭的他没有出声,而是走向前,来到了床边,小心翼翼的伸手攥住被子,一把将被子掀开。

两个孩子围在一起,趴在床上似乎在偷看什么。

当被子掀开的那一刹那,刘长青看着眼前的这幅场景,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眉头微微紧锁,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察觉到被子被掀开,刘夏芝与冯淑言明显吓了一跳,两人个人同时回过头,望着站在身后,手中拿着被子的刘长青。

眼睛转悠了一圈,刘夏芝忽然挤出了一个笑容,将手中拿着的东西塞进了床头的枕头下。

翻了个身,连忙从趴着的姿势中坐起来面朝着刘长青,跪坐在床上,语气中满是转移话题的意味。

“爸爸……进屋要敲门的……这,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不可以这样哦!”

“……”

没有回应,刘长青用充满审视的目光看着女儿,一旁的冯淑言也已同样的姿势与刘夏芝并排坐着。

两个小家伙的个头差不多,看到两个孩子这番可爱的模样,刘长青望了一会之后没有选择继续深究下去,只是说了一声。

“要吃饭了,你俩别玩了。”

“知道啦!”

“好的,胖大叔。”

听到冯淑言叫自己胖大叔,刘长青顿时有些乐呵起来,经过运动减肥后的他,已经不能称之为胖大叔了。

但再一次听到对方这般称呼自己,刘长青的脑海中有关于两人第一次相见时的记忆顿时浮现在脑海中。

记得很清楚。

那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自己在那个偏僻的马路旁,遇到了浑身伤痕躲在路边的小女孩。

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吗。

望着冯淑言那一如既往面无表情的脸,刘长青看了一会后,伸出手趁对方没有反应过来,一把揪住她的脸蛋。

轻轻扯了扯。

“小丫头,以后要喊帅大叔!”

“呀,爸爸快住手!”

看到好朋友受到攻击,刘夏芝顿时扑了上去,双手抓住刘长青的手将其掰开,随后搂着冯淑言,一副要保护对方的样子。

大声的喊着。

“就算是爸爸也不能欺负我的好朋友!”

“哈哈哈知道了……你两个别玩了,准备出来吃饭了。”

看到她们两个这般要好的样子,刘长青忍不住笑了出来,作势就要转身离开,等两个孩子放松警惕之后,迅速转了回来,伸出双手胡乱的揉着两个孩子的脑袋。

顿时惹得她俩尖叫起来。

做完这些后,刘长青便逃一般的离开了房间,临走时还将门关上了。

伴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刘夏芝的房间再一次的昏暗下来。

两个孩子待在床上。

过了一会之后,刘夏芝重新趴在了床上,招呼着冯淑言也趴下来,两个人都趴下后,刘夏芝一把扯过了被子,两个人蒙在被子中。

手伸向枕头下,掏出了刚刚藏起来的东西。

发出淡淡荧光。

被子中。

刘夏芝与冯淑言一同望着那块发光的手表。

只听刘夏芝有些炫耀般的说着。

“瞧,神奇吧!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手表!”

刚出门,关上女儿房门的刘长青便看到了已经重新换了一身衣服走出来的陈大富,以及站在他面前的刘知跃。

两人面对面的对视着。

陈大富有些紧张,似乎对刘知跃还有一些阴影的存在,而刘知跃则是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注意到两人对峙,刘长青想了一下,走向了儿子,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拉着他来到了陈大富的面前。

望着一脸警惕的陈大富,开口对着儿子说道。

“给你陈叔叔道个歉。”

“……”

沉默片刻,刘知跃望着眼前的陈大富,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晚偷偷躲在周诗妍楼下车棚里的黑影。

那个身影,逐渐与眼前的陈大富重叠。

内心升起一股歉意,刘知跃望向对自己有些警惕的陈大富,头微微低下……开口说道。

“对不起陈叔叔,上一次对你做出那种事情……”

“……”

望着眼前比自己还高一些的刘知跃,陈大富沉默着,目光看向站在一边的刘长青……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以后好好学习就行,叔叔不怪你。”

陈大富反应过来后放下心来,伴随着警惕解除,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摆了摆手,像是已经不在乎的说着。

听到陈大富原谅了自家儿子,刘长青笑着伸手拍了拍儿子的后背,随后对着他说道。

“去……喊你妈吃饭。”

“嗯,好的。”

望着儿子去卧室叫安苑瑶的背影,刘长青停顿少许时间后,走到陈大富的面前,带着他来到餐桌前正发着短信的冯迁面前,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坐在椅子上,刘长青对着冯迁说道。

“一会……一起喝点怎么样,啤的白的都行!”

“不了吧,开车来的……”

“喝多了就在我这睡,还有房间,你跟你女儿睡一屋不就行了!”

“也行……那喝点,庆祝你搬入新家。”

“哈哈哈……好,今天咱们三个好好喝一场!”

笑声透过阳台飘向远方。

今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刘长青的家中热热闹闹。

还记得那一天。

同样宿醉一夜的刘长青清醒过来,发现醒来后的自己头疼欲裂,当他跌跌撞撞的冲出房间,望着那个面无表情的胖胖男孩。

以及……哭闹着的女孩。

似乎已经过了很久,但……又似乎发生在昨天。

———————————————————————

空旷的房间。

李宛冉静心打扮了一番,望着自己面前的餐桌,上面摆放着精心准备的饭菜,以及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

烛光晚餐。

本该十分浪漫且温馨的场景,却因为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而显得格外凄凉。

她坐在舒适的座椅上。

面前摆放着最新款的手机,伴随着话筒内传来的声响,以及……屏幕上久久未接通,备注为【老公】的电话。

响了许久后,李宛冉看着那无人接通而自动挂断的电话。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似乎暗淡了一些。

不知愣神多久。

她慢慢的抬起头,望向落地窗外的景色。

虽然屋内并不冷,但不知为何……李宛冉总觉得,一股寒意已经慢慢的涌上自己的心头。

“呼……”

呼出一口气来。

李宛冉伸出手将手机亮着的屏幕熄灭。

拿起红酒,打开后为自己面前放着的高脚杯注入少许酒液,放下酒瓶,优雅的端起高脚杯。

轻轻摇晃。

双眼注视着。

一个人坐在那里。

看着……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