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34章 懂事了夏芝

那一晚。

年幼的刘夏芝成长了。

事实上,刘长青的心里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也没有去阻止安苑瑶为女儿科普生理上的知识。

他知道这是必然的。

女儿有些天真……

说好听了是天真,说难听了就是有点憨。

年龄即将到达十一岁,离升为初中生也就只剩下六年级这一年了。

做事不经大脑,学习上也有些笨拙,总是喜欢把事情拖到最后完成,喜欢看电视,也容易对游戏上瘾,喜怒哀乐全部呈现在表面。

不会撒谎,一撒谎就会被自己看破。

有时候会喜欢撒娇,偶尔还会说出一些让人捧腹大笑的话来,格外的贪嘴,总是在对待吃的事情上很是认真……

似乎总结下来,自己的女儿刘夏芝有很多算不上好的点,但身为父亲的刘长青却十分喜欢这样的女儿。

很可爱。

但……

孩子也是会长大的……不是吗?

想到这,刘长青抬起头望向天空。

内心有些唏嘘。

像是安慰自己一般,又像是在对着旁人诉说,张开口,口中呼出一团白雾,轻声的自言自语着。

“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说完。

站在阳台上的刘长青,紧了紧身上的衣物。

“真他妈的冷啊……”

卧室内。

低着脑袋,刘夏芝听完了安苑瑶的讲解之后,彻底的无法出声。

刘夏芝的认知被颠覆了,她从未想过胎儿的形成竟然是这么的复杂,也不像以前看的故事中那般美好。

并不是医院发放,也不是垃圾桶里捡的,更不是像昊昊说的那般,上厕所的时候拉出的。

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刘夏芝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哥哥上厕所时一直不让自己看,为什么自己晚上要和爸爸他们一起睡时会被赶回屋了……

想到这,刘夏芝抬起头,一张小脸此刻呈现着无神的状态,望着身旁坐着的安苑瑶,视线从她的脸上,慢慢的往下移动,直到定格在了腹部的位置。

盯了有一会之后,才开口说着。

“所以……妈妈现在肚子里,怀着孩子……”

“嗯,是的。”

“所以……我是……”

说到这,刘夏芝忽然停顿下来。

她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安苑瑶真正的孩子。

她是由李宛冉生下来的,从血缘关系上来说,和安苑瑶并没有任何关系,就像是陌生人一般。

这样的话……

这样……

抬起小手揉着眼睛,刘夏芝感觉自己忽然难受起来,像是喘不过气来一般,胸口发闷。

看到刘夏芝抹眼泪的样子,安苑瑶顿时被吓到了,她连忙想要询问情况,手都抬起来了,却听到刘夏芝用着哭腔说道。

“那……那样……我是不是不能叫你……妈妈了……”

刘夏芝以前认为孩子只是医院发的,自己和哥哥就是这样被刘长青与李宛冉领回了家。

但今天得知孩子是怎么形成后,她意识到了,自己和安苑瑶实际上并没有关系,自己却叫了她妈妈……

如果,如果……以后爸爸不要自己了,会不会就会像以前妈妈不要自己那样,把自己……

刘夏芝的思维开始混乱起来,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想着什么,她只知道心里像是堵了一团东西,让她觉得难受。

害怕这一情绪充斥着全身。

望着眼前哭起来的刘夏芝,安苑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也发现刘夏芝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天真。

她实际上已经慢慢的懂了很多……

看着孩子哭泣,安苑瑶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这一刻,她身体内的母爱爆发出来,伸出手环抱住了正在哭泣的刘夏芝。

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就是你的妈妈……从你开口叫我妈妈的那一天起,我就是你的妈妈了……”

“可是……可是我不是你的孩子……”

“没那回事哦。”

回应着刘夏芝,安苑瑶抱着她,语气中充满了肯定的意味。

“你……就是我的孩子。”

屋外。

刘长青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只能选择回到了屋内,并且着手开始准备自家的晚餐。

等他做好后,推开卧室的门准备叫母女二人出来吃饭。

望着卧室内的画面,刘长青当场便愣住了。

只见刘夏芝与安苑瑶二人坐在桌子前。

刘夏芝的面前放着作业,而安苑瑶则是坐在一旁,一只手指着作业上的题目,似乎正在指导着功课。

听到门口的开门动静后,两人迅速的回过了头,同时望着刘长青。

安苑瑶开口问道。

“可以吃饭了吗?”

“嗯。”

听到刘长青的回应后,母女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刘夏芝从椅子上起来,朝着卧室外走去。

走到刘长青的面前时脚步停了下来,昂着头望着他,这种举动让刘长青有些不解,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就被女儿一把抱住。

伴随着拥抱的同时,耳边还传来了女儿的话语。

“爸爸,辛苦你了。”

“……”

说完,刘夏芝便松开了父亲走出了门外。

望着女儿前往卫生间洗手的身影,刘长青愣神许久反应过来后,朝着安苑瑶坐着的位置大步的迈去。

凑上前,满脸的疑惑。

“怎么回事,你给她上的什么课,怎么突然说我辛苦了……”

“这样不挺好嘛,夏芝也懂事了。”

“可问题是……转变的是不是有点快,刚刚还傻乎乎的,怎么突然间懂事起来了,还有……她不是把书包拿回屋了吗,这桌子上的课本又是从哪来的?”

“我出去拿的呀,看你在厨房就没打扰你……”

“那……”

“好啦……别问那么多了,这是我跟夏芝的小秘密,我们母女之间有些你们大男人不知道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打断了刘长青的话,安苑瑶站了起来,右手挽着刘长青的胳膊,左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

语气中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肚子里的宝宝饿了~”

“……”

“走,吃晚饭喽!”

说着,安苑瑶便挽着刘长青朝着屋外走去,边走的同时,还提议般的说道。

“对了,今晚让夏芝和我们睡一个屋吧!”

耳边传来安苑瑶的话语声,刘长青只是看着她,虽然满脑子疑惑,但并没有开口询问。

有些时候,和女儿沟通……自己这个父亲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由她来做,或许会更好吧。

想到这,刘长青应答一声。

“行。”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