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50章 回家的诱惑(下)

靠着墙壁。

李崇明犹如即将溺水的落水人一般,一把抓住了楚芳的胳膊,神态也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这是我的孩子!”

“是的……”

“我……我的孩子……”

神神叨叨的,像是不敢相信一般。

楚芳的这一消息,似乎将刚刚离婚消息所带来的阴霾挥去了大半。

低着头,再一次的望向手中的那支验孕棒,那个象征着怀孕的标志,被他深深的刻在脑海之中。

嘴角咧开。

“呵呵呵……我的……”

“崇明……”

望着傻笑着的李崇明,楚芳故作一副担忧的表情,小声的询问着。

“你和那个女人离婚后怎么办……我现在有了你的孩子,如果没了钱的话……”

“钱……”

念叨了一声,李崇明似乎从自己即将要当爸爸的喜悦中,回过了神,那双眼睛也开始泛起光亮。

他已经失去那么多了。

不能再失去这个……

抬起头望向楚芳,语气急躁着说道。

“我们赶紧走,趁着事情还没暴露之前!”

“可是……到时候她们……”

“不用担心。”

挣扎着从地上自己爬了起来,李崇明大步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嘴里则是在不停的嘟囔着。

“她们如果一点活路都不给我留的话……我也要把她们拉下马!”

语气坚定。

李崇明有着……属于他自己的底牌。

——————————————————————

离开了李崇明的住所。

上了车的李宛冉坐在后座的位置,命令司机离开后,她便闭着眼睛,往后靠去。

“……”

无声的沉默。

李宛冉的脑子在这一刻变得混乱起来,同一时间,她的内心中也开始浮现出莫名其妙的情绪。

似乎想起了昨晚刘长青所说的话。

那个已经和安苑瑶在一起,并且拥有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并且……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的刘长青。

他难道早就发现了什么?

不然……为什么会在医院那次,对自己说那样的话?

也就是说,李崇明并不是第一次做过这种事……

在两人不在接触的这段时间里,李崇明究竟背着自己做了些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能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错了吗?

李宛冉的心中,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原本闭着的双眼也在这一刻睁开,视线望向了车窗的位置,望着车外那飞逝而过的景色。

这样高傲的人,自负的人,第一次产生了,自己是不是错了的觉悟……

望着车外,李宛冉的那双眼睛再一次的闭上,她的口中也在此时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正如刘长青曾经预料的那般。

发觉真相后的李宛冉……不会给背叛自己的人一点机会。

哪怕……

是曾经深爱过的人。

————————————————————

刘长青终于抵达到了目的地。

长时间的驾驶也使得他感觉到稍许疲倦,当停进安苑瑶家的院子时,他才放松下来。

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因为路上事先打了电话的缘故。

得到消息的安苑瑶早早的便站在门口迎接着他,虽然只是一个晚上没有见面罢了,但不知为何,刘长青却格外的想念她。

望着安苑瑶的那张脸。

刘长青低着头,先是轻笑了一声,随后张开双手,面朝着安苑瑶的方向,开口说道。

“来老婆,让我抱……”

“爸爸!”

刘长青的话没有说完,刚想给一夜未见的安苑瑶说一些动人的骚话,没想到没有眼力劲的女儿不知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

大声叫着刘长青的同时,还飞快的朝他奔去。

来到了刘长青的身旁。

刘夏芝一把抱住了他,将自己的脸深深的埋在了父亲的身上,嘴巴里则是不停的诉说着对他的想念。

“你昨晚没在,我吃饭都吃不香了!”

“是吗?”

对于女儿的这种说辞,刘长青自然是不信的,如此贪吃的女儿,会因为自己不在就食欲不振吗?

“当然了!”

昂着小脑袋,刘夏芝笑呵呵的说着。

“和爸爸在一起吃饭才香!”

看着女儿那故意讨好的样子,刘长青抬起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嘴里则是询问着。

“你哥呢?”

“他去看外公画画去了……我不太喜欢那个。”

“知跃对国画挺感兴趣的……”

安苑瑶走上前来,对着刘长青解释道。

“可是他好像对画画没太高的天赋……我爸教了他一些,然后就说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是吗。”

应了一声,刘长青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自家那个儿子他是了解的。

游戏或者学习,不论是做什么都有着极强的天赋,只是没有想到,这么聪慧的儿子竟然在画画上一窍不通。

还是……怎么教都教不会的那种。

刘长青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儿子想跟着自己学习一些绘画的技巧,然后尝试了一段时间后,深受打击的模样。

看样子……自家儿子也是有不擅长的东西的。

一家三口朝着里屋走去。

边走安苑瑶边询问着。

“你这次回去……有没有替我祭拜爸妈吗?”

“……”

刚刚还满脸笑意的刘长青愣了一下,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昨天自己出发前,安苑瑶告知自己的事情。

毕竟两人已经是领了证了。

属于合法夫妻。

这一次安苑瑶对于不能一同前去祭拜刘长青的父母,很是遗憾,但因为身孕的缘故,不得已只能下次。

但她还是叮嘱刘长青在祭拜父母的时候,替她向已经去世的二人祭拜一下,让他们两口知道,自己才是他如今的妻子。

可惜……

这些被刘长青忘了个精光。

毕竟是长途跋涉,又在到达自己大伯家后,从自己那个小侄女的口中得知了李宛冉的事情……

当晚又给李宛冉打了通电话。

这么多的信息挤在一个时间段里……他第二天去给自己这具身体的父母上坟的时候,确实没想起来安苑瑶叮嘱自己的事。

刘长青的沉默被一旁的安苑瑶看在眼中。

自己丈夫那沉默的样子,她全都看在眼中。

微微一愣,随后语气中有些质疑的问道。

“你不会是忘了吧?”

“额……”

嘴里发出了尴尬的声音,刘长青望着身旁的妻子……

露出苦笑的表情。

“我也记不清……啊啊!疼,别掐了!”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