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66章 绝望的现实(下)

“别做梦了!”

李崇明刚问完,抱着孩子的楚芳便这样喊道。

那张脸上充斥着厌恶的神色,仿佛只是看着他就感觉到了恶心。

“你怎么可能有孩子?你自己有什么病你自己不清楚吗?你这辈子只能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

对方的话传入了李崇明的耳中,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和所处这句话的楚芳。

忽然,楚芳的表情发生了转变。

居高临下望着她,嘴角那一抹讥讽的笑意显现在李崇明的眼前。

只听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没有怀孕,那都是骗你的,这……也不是你的孩子。”

“不可能……”

“不想接受真相吗?真是笑死了我,像你这样的人竟然还奢望能有属于你自己的孩子?”

“闭嘴……我让你闭嘴!”

从地上窜了起来,李崇明猛的向着楚芳所在的方向伸出双手。

扑了过去。

画面再一次的转变。

刚刚还在喋喋不休说着的楚芳,以及对方抱着的婴儿瞬间便从李崇明的眼前消失。

伸出去的一双手,并没有扑空。

忽然一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没等李崇明好清楚什么状况,他就被一把控制住了双手。

李崇明猛的抬起头,望向了抓着自己手的男人。

当看清眼前这人时……

眼中止不住的流出了恐惧的神色。

“刘……刘长青!”

面无表情的刘长青出现在了李崇明的面前,一双双手紧紧的锁住了他的双手。

在意识到自己被对方抓住的那一刻,李崇明便开始做起了挣扎,他下意识的不想见到眼前的这个男人。

拼命挣扎着的同时,嘴里也在不停的喊叫着。

“放手,你给我放开!”

“李崇明。”

挣扎显然无效。

李崇明听到了刘长青嘴中传出的声音,当他望向对方的时候,却发现刚刚还面无表情的刘长青此刻显然已经换了一幅模样。

像是在看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般,眼中流露出让他感到刺眼的嘲讽。

同时,禁锢着他的双手也随之松开。

刘长青望着眼前的李崇明,嘴里发出了嘲笑般的话语。

“你真是可怜啊……高中时期父母出意外死亡,原本以为收获了美满幸福的你却在婚后查出了自己没有生育的能力……所以你才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吗?”

“不是的……我没病……”

“你有病,你的病这么多年都没有治愈,从一开始你就没有生育的能力,你身为一个男人,你的生理上存在着缺陷,常年的扭曲之下,导致你除了追求钱之外,没有任何奋斗的目标,你打从一开始就厌恶着李宛冉,因为那个女人的第一次交给了我……还给我生下两个孩子……”

“闭嘴……我,我没有那么想,我没病,我没病!!”

语气中有些疯癫起来。

李崇明脑海中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他的双手不停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但不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都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耳边不停传来刘长青那嘲讽般的话语,李崇明满脸惊恐神色。

反应过来后,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转过身来,李崇明拼命的奔跑着,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跑的飞快,等跑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李崇明才回过头来。

当他看到依旧站在自己身后的刘长青时,整个人便愣在了原地。

而刘长青也闭上了嘴巴。

他的手举了起来,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李崇明知道对方要做些什么,顿时想转身再一次的逃走,但这一次刘长青并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

一脚揣在了他的身后,将他踹到在地。

随后,拳头便如雨点一般,朝着他的身上落下。

抬起手护住自己的脸,明明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但李崇明还是怕个要死。

嘴里不停的喊着求饶的话语,但刘长青并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就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李崇明忽然察觉到正在对自己施暴的刘长青忽然消失不见,就算如此,他也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敢将护在身前的双手挪开。

当他再一次的睁开眼后,却发现刘长青的身影消失不见。

心中在这一刻升起了庆幸。

李崇明躺在地上。

躺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不知过了多久。

一阵高跟鞋敲击在地板上的声响吸引住了李崇明的注意力。

并没有选择从地上爬起来。

他将头声向生源发出的位置,看到的却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目光顺着鞋尖往上移动……

最终,李宛冉那张漂亮的脸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李崇明愣住了。

随后他反应了过来,挣扎着从地上爬动着,就这样来到了李宛冉的面前,伸出双手紧紧的抱着李宛冉的腿,嘴里则是急促的说着。

“宛冉……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会在犯错了,原谅我这一次,我才35岁,我还年轻……我不能入狱,对了……让你妈……不对,让妈给我请律师,请最好的律师,等这次过去后我不会在犯错了,我求求你……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从高中起你就喜欢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坐牢……”

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李崇明的嘴中说出了求饶的话语。

在此刻,那一直模糊的记忆也全部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他自己亲口说出了当年的真相,等待他的只有牢狱之灾这条道路。

眼前的李宛冉显然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人类求生欲的本能催促他拼命抓住一切能够抓住的机会。

在李宛冉出现的那一刻就没有丝毫的停歇,一直不停的说着求饶的话语。

时间在悄然流逝。

李崇明说了很久。

他求饶的声音也越来越慢,越来越低沉,直到最后……

闭上了嘴巴。

李崇明缓缓的抬起头,望着眼前,那一脸冷漠的李宛冉。

那双美目中,丝毫没有一丝温度。

只是看了一眼,李崇明就想躲避开这个目光。

开口。

李宛冉那冷淡的腔调响起。

“如今你就是这幅可怜的模样吗。”

“……”

“我不否认我曾经很喜欢你,但喜欢并不是唯一,我们之间的婚姻让我感到了失望,同时也让我觉得无趣……和你结婚的这段时间,我并没有感觉到快乐,相比我与刘长青的那段婚姻,那时候虽然我精神上无法满足,但肉体上却很享受……但反观与你的婚姻,我能感受到的只有你的无能……与缺陷。”

“……”

“李崇明,你真是个废物。”

“……”

在李宛冉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忽然消失在了李崇明的眼前。

伴随着她的消失,李崇明也失去了支撑,瞬间倒在了地上。

趴着。

像是失去了生命一般,李崇明没有选择从地上爬起来。

而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久之后,从他的口中传出了阵阵笑声。

绝望,悲凉,痛苦的笑声……

由小声……到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崇明明白了。

他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

这只是一场梦……

一场来自他心地最深处,最惧怕,最不愿发生的梦。

空旷的地方回荡着李崇明的笑声。

漆黑。

李崇明的世界在这一刻失去了光亮。

紧接着,整个空间像是崩塌了一般,开始支离破碎。

伴随着梦境的瓦解,李崇明的身体也开始往下坠落下去。

坠入那……

无尽的黑暗深渊之中。

意识回归本体。

李崇明忽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双眼睛瞪大到了极致,贪婪的吸取着。

过了许久。

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李崇明砖头望向周围的环境,当看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环境中,手上还挂着吊瓶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大脑在这一刻开始转动起来。

李崇明想起了一切,他不能在继续待在这里。

有些慌张的四处乱看,当看到屋外的天色以及处于黑夜之后,李崇明挣扎着从病床上下来。

身上传来了剧痛。

与楚芳抢夺录音笔的时候,他不慎被对方推下了楼梯。

虽然没有发生骨折的情况,但是身体却受到了伤害……

伴随着翻身下床。

伴随着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身体回馈他的都是一阵剧烈的痛楚。

求生欲战胜了一切。

李崇明在这一刻没有丝毫的担忧直接将手上插着的针头罢了下来,也来不及按住针眼,任由手上留出血液。

拖鞋都没有穿上。

赤脚落在地上,冰凉的触感以及身上传来的剧痛,这都告知着他,一切都是真的。

这不是梦境。

李崇明向前走着。

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朝着病房的门的位置走去。

行动异常缓慢。

他知道。

只要自己离开这个地方……

去了国外……

一切……都没事了。

他会在另一个国度展开一段全新的人生。

而不是在牢狱中度过自己那剩余的人生。

越来越近了。

随着李崇明的移动,他慢慢的靠近了病房的门口,明明不算太远的距离,却被他走了很长一段时间。

终于……抵达到了门口。

喘着粗气。

李崇明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右手也在此时缓缓的抬了起来。

放在了门把上。

只要打开门……

只要离开这个地方……

只要离开这个国家……

脑子里想着这样的事情,李崇明的手握上了门把上,使劲的按压下去。

门被打开。

拽开门,李崇明拖着剧痛的腿,朝着病房外走过。

一步……一步……

嘴角慢慢的浮现出了笑意,李崇明觉得自己能够逃离这个地方。

他……即将获得自由。

“你这是要去哪?”

没等李崇明高兴起来,左侧便传来了一声询问。

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李崇明的脚步停了下来。

脖子犹如生锈了一般,艰难的转动……

望向了左侧的位置。

只见……

安延承靠在墙边。

目光中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