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80章 爹,你咋来了!

陈建国来得很突然。

2月10号,儿子的学校已经开学,女儿则是去舞蹈室上课去了,家中只剩下刘长青夫妇二人。

但是当陈建国按下门铃,正在吃饭的刘长青前去将门打开后……

这是刘长青第一次现实中看到陈建国,以前只在网上了解过一些。

也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刘长青才意识到,相貌普通陈大富究竟是遗传了谁的基因了。

太大众脸了。

这样的脸就算是在大街上,也不会注意到的那种。

面对着打开门的刘长青,站在门外的陈建国先是上下扫视了他一番,随后视线透过面前的刘长青看向了屋内。

砸了咂嘴。

“这屋里装修不行啊,一点都不气派,要不要我派人给你搞一下?”

双手背在身后,身体略微发福。

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运动裤,脚上是一双黑白相间的运动鞋,上身黑色的羽绒服拉上了拉链,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大早上在公园里溜达的老头一样。

太接地气了……

最让刘长青在意的便是他头顶那稀疏的毛发。

听到陈建国的这句话,刘长青急忙回应道。

“不用了,我这是简修。”

“你这不会过日子啊,连个吊灯都不搞。”

嘴里说着这样的话,陈建国背着手略过了刘长青的身子,直接连拖鞋也没换的走进了屋内。

站在门口的刘长青看到这一点,嘴角直抽搐。

我才拖的地!!

但毕竟是陈大富的父亲,刘长青也不好多说什么。

关上大门之后,走到了陈建国的旁边。

对方这种其貌不扬的打扮,再加上挺着肚子的姿势……勃有一丝下乡勘察的感觉。

陈建国的目光环顾着四周,当注意到坐在餐桌旁拿着筷子望着自己的安苑瑶时,陈建国愣了一小会。

反应过来后,扭着头问着身后的刘长青。

“她就是安权承的闺女?长得咋嫩年轻,跟二十四五一样,看着比我儿子都小。”

“保养的好,天天敷面膜的……”

这话刚说完,刘长青便察觉到了来自安苑瑶审视的目光,意识到这一点后连忙改口。

“当然,最重要的底子!天生丽质嘛!”

注意到刘长青的这种语言上的转变,陈建国先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餐桌前旁的安苑瑶,当注意到她身上的宽松服饰时。

这一看……他便什么都懂过了。

脸上浮现出了笑意,陈建国抬起手使劲的拍了一下刘长青的胳膊。

啪的一声,用的劲还不小。

“不错啊,几个月了?”

“四个月不到。”

“男孩女孩啊?”

“这还不清楚,孩子还没发育好,看不出来的,还有……我老婆肚子里有俩。”

前半段先是回应了陈建国的问题,后半段则是刘长青自己的炫耀了。

毕竟自家老婆怀了俩,这能不炫耀吗?

以前之所以没炫耀,那是找不到人聊,认识的冯迁和陈大富早就被刘长青告知过了,当初得知安苑瑶怀了双胞胎后,刘长青还大手一挥要给公司放了一天假。

可把当时忙的要死的冯迁急坏了,最后好说歹说才改为一人发了一点小礼物。

一双眼睛瞪了起来,陈建国听到刘长青的这句话后,表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看了看刘长青的脸,又扭头看了看安苑瑶。

眼里流露出隐藏不住的羡慕神色。

嘴里嘟囔着,发出了碎碎念。

“一炮俩……我家那小子咋不能给我个这样的惊喜呢……”

听到陈建国的这句话,刘长青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现在还没结婚呢,怎么可能有孩子,要是让他找个自己喜欢的人,我感觉不出一个月就能怀上!”

说道喜欢二字的时候,刘长青特地加重了稍许。

目的就是为了让陈建国听到心里。

毕竟……上一次大福来得时候,和自己说过过年期间陈建国给他安排了相亲,但他都不喜欢,反而对顾惜玉那个小姑娘情有独钟。

虽然当时刘长青没有办法帮助陈大富,但陈建国如今自己找上门来,尝试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万一改变了这老头的想法呢?

听到刘长青的话,陈建国叹了一口气。

“谁说不是呢,那小子跟对女人没感觉一样,我给他安排的那几个相亲对象,屁股一个比一个大,就那他还不满意,还说有喜欢的人了……后来我去查了一下那个小姑娘的信息,他娘的才19岁,那么小能生个屁!”

“……”

听到陈建国嘴中爆了粗口,刘长青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后提醒道。

“别说脏话,被孩子听到不好……”

“孩子?啥孩子,这闺女肚子里的俩?现在能听到个毛线!”

“……”

素质堪忧。

如若眼前的这人不是陈大富的父亲,刘长青可能早就把他轰出去了,但毕竟关系在这摆着,也不好说什么太难听的话。

稍微思考了片刻,刘长青直接对着陈建国说道。

“咱们出去聊聊,我正好有事情要请教你一番,以前就听闻过你的成功案例,你就是我偶像!”

“马屁过了。”

只是说了这一句,陈建国便朝着门口走去。

他活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不清楚刘长青话中的意思。

无非就是担心自己在说脏话,对他媳妇产生不好的印象……

但陈建国也不是个顽固的人,意识到这一点后倒也没有动怒什么的,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望着陈建国出门后,刘长青直接对着餐桌旁的安苑瑶说道。

“你先吃着,碗筷不用收拾,吃完饭回屋躺着就行。”

说完这句话后,刘长青没等安苑瑶回复便拿起挂着的大衣,套了上去。

换上了外出的鞋子,也跟着走出了门外。

陈建国等着电梯,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动静后,转头看了一眼跟过来的刘长青,嘴中说出了过来人的话语。

“你对你媳妇太好了,这以后家庭地位变低了咋整?”

“没事,过日子没什么地位不地位的。”

整了整衣领,刘长青的嘴中说出了这样的话。

听到陈建国的耳中,使得他一时间没有回复。

电梯抵达。

伴随着电梯门的打开,两人也走了进去。

刘长青伸手按下了楼层按键。

直到电梯门再一次关闭后,陈建国才开口说道。

“其实那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叶蓉在我那,我之所以给你打电话也是存心想恶心一下她,那婊子太让糟心了。”

听到陈建国的这句话后,刘长青有些惊讶。

虽然但是也挺奇怪,为什么陈建国会给自己打电话,但如今听到对方的这个解释后,倒也能够说得通了。

怪不得……那天,他着重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安苑瑶……

不难猜测,陈建国给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缘故就是潜意思的告诉叶蓉,我们不可能合作的。

想到这,刘长青看了一眼陈建国。

这老头……

陈建国盯着电梯屏幕上那在不停跳动着的数字,嘴里则是继续说道。

“你跟叶蓉那档子事我也从大福嘴里了解过一些,还有上一次你去找我家大福寻求帮助的时候……我都知道。”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你以为大福以前干啥啥失败是因为啥?还不是我想让他安心回家老老实实待着,才故意找人搞黄。”

“……”

电梯抵达到了一楼,陈建国等电梯门打开后,便率先走了出去。

脚步飞快,边走还边说道。

“我以前穷得很,乡里的年轻人都讨着媳妇了,就我没有……我也是三十三岁那年才有的大福,我们家一脉单传,虽然我有心多要几个,可是……年龄大了,力不从心啊。”

这些话被跟在身边的刘长青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对方的脚步迈的飞快,但因为腿短的缘故,刘长青不费什么力气便轻松跟上。

朝着小区外走去。

陈建国继续讲着陈年旧事。

“后来那段日子,我把家里的房子地啥的都卖了,获得了第一笔资金,然后才开始发家的……”

说到这,陈建国的语调有些低沉。

“现在虽然啥都有了,但你应该也明白,到了我这个年纪后……就想看着孩子成家立业,大福这孩子从小学习就不咋地,上学上不好,还不喜欢跟我那些商业同伙的孩子玩,就整天自己闷着,全国瞎几把乱跑……”

“……”

听着陈建国嘴里时不时蹦出的几句脏话,刘长青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这个时候,默默的做一个听众便足够了。

来到公交站台,陈建国的脚步才停了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刘长青后,才问道。

“大福现在在哪你知道吧,带我去见他。”

“额……咱有车,没必要坐公交车。”

“……”

听着刘长青说出这句话,陈建国楞下神来。

反应过来后,抬起手便是给自己的脑门来了几巴掌。

拍的啪啪作响。

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嘴里则说着。

“瞧我这记性,你咋可能没车呢?”

“你没开车来吗?”

“我日,才想起来我自己也是开车来得!”

“……”

望着一惊一乍的陈建国,刘长青忍不住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家伙……难道是老年痴呆的前期症状?

这才多大啊!记忆力就衰退到这个地步了!

有些无语,但刘长青也没多说什么,跟着记起来自己开车来的陈建国来到了他停车的地点,刚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准备坐上去,却听到陈建国说道。

“你来开。”

“我吗?也行。”

并没有拒绝,刘长青转了半圈来到了驾驶位坐了上去,陈建国则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当刘长青准备就绪准备出发时才发现……

这是自动挡的!

很久没开过自动挡的车了,自己的那个商务车是手动挡的,开了这么久忽然开自动挡的还有些不太习惯。

但问题不大,毕竟技术在哪放着,手动挡自动挡并没什么区别。

准备就训后,刘长青便发动了汽车。

开车行驶在大路上。

刘长青听着副驾驶的陈建国不停的念念叨叨。

“你岳父……不对,现在是前岳父了,他死的时候没给你那两个孩子留点东西吗?”

“不清楚。”

“是吗……李政茂那个人应该不太可能不给他俩外孙留财产,不过留不留都不重要了,反正他的家业也快被叶蓉玩死了。”

“这是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一个不是干这行的料强行干这行能有什么后果?”

先是反问了一句,陈建国整个人像是瘫在了座位上,双手交叉置于身前。

目视着前方。

“她叶蓉就适合没事去美容院做做护理,和别的女人打打麻将,她就不是干生意的料,这李政茂经营这些年的产业,被她这一年败乎的……唉,我都替他可惜了。”

“……”

“你当时和她闺女离婚的那事我也从大福嘴里听说了,虽然不清楚她为什么对你那么不满……对了,她现在是不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找过你的麻烦了?”

“嗯。”

“那就对了,那个女人现在自己都快顶不住了,哪还有闲工夫来找你的麻烦……造化弄人啊,除了年轻的时候漂亮点,家里给了李政茂一些帮助外,也不见得有啥用,这样看来……这李政茂一辈子过的也挺憋屈的,不过他挺重情义的,最起码没在叶蓉家没落的时候踢了这个女人。”

说到这,陈建国感到有些想不通。

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何李政茂要对叶蓉如此痴情,换做是他……早就把这个女人踢了。

“他死后,你看叶蓉那个骚劲……恨不得让人在背后笑话他,贱的不行!”

“……”

一路上,刘长青听着耳边陈建国的吐槽。

对方的嘴,这一路上就没停过。

一直在不停的口吐芬芳。

有这样的父亲,陈大福竟然还没有养成骂人的习惯……

不容易啊……大福。

内心这般想着,刘长青开着陈建国的车慢慢的抵达了目的地。

停到了一旁的空地上,刘长青与陈建国二人下了车,朝着蓝依弦的早餐铺走去。

虽然已经到了中午,但蓝依弦的店面并没有关门,反而还生意兴隆。

中午的水饺馄饨附近的上班族也挺爱吃的,最重要的是分量足而且价钱也没有那么贵。

脚步停了下来,陈建国的脸色变得铁青。

他望着从店铺里端着一碗水饺,屁颠屁颠跑出来的儿子。

耳中传来了儿子的声音。

“哥,今个又带同事来了?我一会给你上一碟小咸菜。”

“你这有没有辣椒油啊?”

“有啊,我去给你拿!”

望着说出这种话的陈大富,陈建国的身子似乎在发抖。

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现在跑过来当服务员??

跑进店里拿辣椒油的陈大富,正朝着客人所在的座位走去,还没等他到达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阵怒吼。

“陈大富!!你他娘在干什么呢!”

这一嗓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正在吃饭的客人们也纷纷转头看向刘长青与陈建国所在的位置。

当看到因为生气而满脸涨红的老头,和一旁有些尴尬的高大男子,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倒是听到这一声的陈大富,缓缓的转过头,望着自己的父亲。

手中装有辣椒油的罐子从手中滑落,摔落在地面上。

辣椒油四溅,溅到了他的鞋面上。

短短的瞬间,陈大富的脸色便变得苍白起来。

嘴唇哆嗦着望着不远处站着的二人,目光集中在自己的父亲脸上。

张开口,用着充满恐惧的声音喊道。

“爹,你咋来了!”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