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83章 有家庭的男人

陈大富的这句话,一字不差的落入陈建国的耳中。

顿时他忍不住了。

“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的腿打断,让你哪都去不了!”

“你看是你打的快,还是我跑的快!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剃头,再逼我我就去医院做绝育!”

“你!!”

“你不要在逼我了!”

“我,我我……”

一连好几口我,陈建国像是忽然喘不过来气一般,一把揪住了自己的胸口,表情也开始变得痛苦起来。

刚刚还和父亲对峙的陈大富,见到父亲忽然这个样子,一时间也不叛逆了,大步的冲到父亲的身边,掺和住了父亲。

“爸,你怎么了?!”

“可让我逮着你了!”

陈大富的话音刚落,刚刚还一脸痛苦的陈建国顿时跟个没事人一样了,还反手架住了陈大富的胳膊。

看着父亲突然病好了,陈大富整个人直接懵了。

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来,陈建国的巴掌就开始如雨水一般,敲击在他的脑壳上。

拍的啪啪作响。

这让站在一旁的刘长青听着都感觉疼。

好在这一次陈建国并没有打太久,拍了自己儿子五六下后便主动松开了他。

而重新获得自由的陈大富则是一个窜步躲到了刘长青的身后,伸出半颗脑袋,偷偷的注视着父亲。

陈建国望着做出这番举动的陈大富,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后。

全部吐了出来。

“唉……家门不幸啊,怎么生出来个这样的玩意。”

“……”

“算了,你爱咋弄咋弄,我不问你了。”

“真的吗?”

听到父亲的这句话,陈大富顿时来劲了。

也不躲在刘长青身后,整个人跳了出来,三两步来到了父亲的面前,脸上的喜悦神色再也掩盖不住。

“爸,是真的吗,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不问我和顾惜玉的事了?”

“嗯,你想咋整就咋整,我以后再也不问你了,但是!”

画风一转,陈建国伸出手指着陈大富说道。

“你必须给我多生几个,这是你刚刚自己说的!”

“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管他能不能做到,先答应着再说,保持着这一观念,陈大富笑嘻嘻的应答着父亲。

听到儿子的保证后,严肃了一路上的陈建国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对自己儿子这没皮没脸的举动也是被逗笑了。

父子二人相识了一眼。

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而站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刘长青则是一脸的无奈神色。

能说什么?

真不愧是父子俩?

这性格……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还没等刘长青想多少,就听到陈建国询问自家儿子。

“对了,那个叫……什么惜玉的,老家是哪的,我挑个时间去上门给你提亲。”

“繁华镇,顾家村的……”

“……”

听到陈大富这般一说,陈建国刚刚还笑容满面的脸忽然凝固了起来。

想了一会之后,皱着眉头望向儿子。

“繁华镇,顾家村的?她跟你说的?”

“嗯,怎么了?”

“她爹叫啥?”

“问这个干嘛……”

“快说!”

“我记得惜玉说过,叫……顾严。”

“顾严?”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陈建国并不知晓这个名字,想着想着,他忽然想到了刚刚面对顾惜玉的时候,对方口中提到的爷爷……

张开口,语气急躁的问道。

“他爷叫啥?”

“额……我先想想,嗯……想起来了,叫顾诚。”

“……”

陈建国沉默了下来,一双眼睛不受控制般的瞪大起来。

他在听到儿子说出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尘封多年的记忆也在这一刻浮现了出来……

他知道了,全都知道了。

咬着牙,陈建国的脸上浮现出只有电影中反派才会露出的狰狞笑脸。

“原来如此……顾惜玉是你孙女……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在这给我逮到了!”

“啊?”

陈大富傻了眼,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刘长青,当看到他也一脸懵逼之后,两人全部看向面前的陈建国。

两人并不知道。

在陈建国年轻的时候,他之所以变卖家产一开始并不是为了创业。

而是为了娶媳妇。

当时的家里只剩下陈建国一根独苗,而他则是喜欢上了陈家村的村花,当时的他喜欢那个女人喜欢到不得了,但是苦苦追求了许久也没能取得对方的芳心。

最后……陈建国得出了结论,肯定是因为自己没钱所以对方才不喜欢自己。

当他变卖了家产,准备拿着这笔钱去对方家上门提亲的时候,他才得知……

顾家村的顾诚已经和村花在一起了。

不久后就要结婚了。

当他亲眼目睹了两人结婚的场景,他才知道自己是败在了哪一点。

败在了脸上。

顾诚同样没多少钱,但那小子长得白白净净,个头也高,家里条件虽然不怎么样,但人家帅啊!

就依靠这点,当年的陈建国被秒杀的渣都不剩。

同时也是在他们结婚的那一天,陈建国连夜离开了村子。

自己一个人带着所有的钱财,奋然不顾的投入了城市中。

再后来……别人问起他成功的发展路程,他也因为颜面的问题,隐藏了这一点,只是说自己变卖家产之后去创了业。

这……一直是他埋藏在心里的秘密。

陈建国三十三岁有的陈大富,而陈大富今年二十六岁。

当年结婚生子普遍较早,顾诚应该也有快六十的高龄,这般看来,顾惜玉是对方的孙女这一点跑不掉了!

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陈建国万万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大圈之后,竟然还能遇上曾经抢走自己挚爱的顾诚!

自己家儿子竟然还泡上了对方孙女???

想到这,陈建国忍不住发出了嚣张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

“……”

刘长青与陈大富二人满脑子疑惑的望着眼前笑出声的陈建国。

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笑声结束后,陈建国的双手一把搭在了儿子的肩膀上,口水沫子都喷到了他的脸上。

“明个就给我去提亲,你俩赶紧给我结婚!”

“啊……怎么突然这么着急?”

“你别管这么多,不是喜欢她吗,喜欢就结婚,磨磨蹭蹭像什么男人!”

“可是……我俩还没在一起呢,我还在追求中……”

“……”

“废物!”

对着儿子喊了这样的一句话,陈建国随后扭头拉开了车门,钻了进去。

发动汽车之后,便打算离开。

坐在车里,陈建国对着站在车外的儿子说道。

“我限你一个星期把那个叫顾惜玉的丫头给我搞定,下周挑个日子带着她回老家!”

“爸,这……这太快了!”

“你别那么多废话,男人就速度搞快点!”

说完这句话后,陈建国移开视线看了一眼刘长青说道。

“还有你小子,这次我父子俩的事也是麻烦你了,以后有啥事给我打个电话,我号码你问大富要就行,你搞得那些东西我也蛮感兴趣的。”

说完,陈建国便掏出了手机,不知道拨打了谁的号码。

但手上却丝毫没有闲着,磨着方向盘便掉头离开了这个地方。

“老张,定个包厢庆祝一下!”

刘长青和陈大富站在一起,默默的望着陈建国打着电话开车离去……

过了一会,刘长青才淡淡说道。

“单手磨方向盘还打电话……行车不规范,亲人泪两行……”

“啥玩意?”

“没什么。”

转头看向一旁的陈大富,刘长青说道。

“这次事情解决了,我早就说过你应该跟你爸好好沟通一下的。”

“刚才你又不是没看到,他下手多狠啊……我哪敢说。”

“也是……你爸打孩子果然有一手。”

“可不是吗……我从小到大都被打出阴影了,虽然疼但身上还不见淤青,我想告状都没法告。”

“……”

听到陈大富说出这句话,刘长青这才意识到。

为什么上一次自家儿子拍了他一板砖之后,这家伙一点事都没有了。

原来从小就练起来了。

想到这,刘长青望着眼前的陈大富,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快回去吧,你现在还是该想想怎么跟顾惜玉解释,你的富二代身份暴露了……”

“……”

“坏了!我暴露了,老刘……我该怎么办?”

“凉拌,自己想办法解决。”

回应了一句,刘长青转头看了一眼刚刚陈建国开车离开的地方。

暗自叹气。

也不把我送回去……这要打车还要走一大段路。

想到这,刘长青看向陈大富。

“那我先回家了,我老婆还在等我……”

“好吧……”

跟陈大富做了一个简单的告别之后,刘长青便迈动了步伐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刚走没两步……

忽然,刘长青被身后的陈大富喊住了。

“老刘……”

“怎么了?”

看着叫住自己的陈大富,刘长青有些不解。

只见陈大富的脸色严肃起来,望着刘长青看了一会后,才开口问道。

“你不准备动手对付叶蓉吗,她现在这个处境,只要你稍微跟安苑瑶她家里提一下,很容易就能……”

“没必要。”

还以为陈大富叫住自己是什么事,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刘长青淡淡的摇了摇头,轻言回应道。

“对一个没脑子的人下绊子,我不觉得我下贱到这种地步。”

“可是她以前……”

“我现在有着自己的家庭,我孩子也快出生了,这个节骨眼上,我可不想再发生什么事了。”

说完这句话后,刘长青转过了身,抬起手摆了摆。

“回家了,我老婆还等着我呢。”

站在原地。

陈大富看着刘长青离开的背影。

沉默不言。

或许……有了家庭之后,想法也会发生改变吧。

陈大富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刘长青对叶蓉究竟是怎样的恨意……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