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399章 要生了

“妈,你先回去休息吧,昨天看了一天了。”

声音从门口的位置传了过来,这让靠在床头的安苑瑶与正在削着苹果的苏妍同时看向了门口。

刘长青走了进来。

反应过来后苏妍点了点头说道。

“等我把苹果削好就回去,今天还要我去接夏芝放学吗?”

“不用了,我朋友接她回来。”

“行。”

把手上的苹果削好后,苏妍叮嘱着刘长青把苹果切好,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离开了。

伴随着门被关上的声响,刘长青顺势坐到了刚刚苏妍坐的位置上。

开口问道。

“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

“那就行。”

听到自家老婆的回答,刘长青显然放心了一些,抬头望了眼窗外,忽然想到了什么。

转而看向安苑瑶。

“咱儿子女儿的名字确定好没有?”

是的。

一男一女。

刘长青虽然在几个月前觉得没有必要知道孩子的性别,但这样的想法并没有持续太久。

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一开始之所以不去问,一方面是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另一方面是怕安苑瑶乱象一通。

毕竟自打怀孕以来,她就时常喜欢胡思乱想。

然后当他听到医生说是一对龙凤胎的时候,刘长青彻底惊呆了。

原来自己这么厉害!

不仅是俩,还是一男一女。

用很激动这种说法都不足以描绘出当时刘长青的心情。

他只记得,当时自己足足一个人站在门口震惊了十几分钟,然后便飞奔赶到安苑瑶的身边,与她一同分享这个喜悦。

当然,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如今的他肯定已经没有刚得知这个消息时那般激动了,怎么说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听到自家丈夫的询问,安苑瑶面朝他点了点头。

“嗯,男孩叫刘知安,女孩叫刘春暖,你觉得怎么样?”

“男孩名我还能理解,不过……女孩叫刘春暖会不会有些俗了?”

“不会。”

摇了摇头,安苑瑶对着刘长青解释道。

“夏芝的名字是夏至,我当时起名字的时候就在想,春暖或许不错,春这个字,取名的话象征着美好的开始、幸福美满、兴旺,暖则是温暖,取名意为温和……而且你仔细读一下。”

说到这,安苑瑶的嘴中发出了标准的读音。

“liú  chūn  nuǎn,阳平、阴平、上声,你不觉得这样读起来很有意境吗?”

“意境?”

刘长青先是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汇,随后嘟囔着。

“是不是和当时你起的那个网名一样,我记得叫什么……君醉相思?”

“哎呀,你别说这个了!”

听到自己丈夫提起这个网名,顿时间安苑瑶感觉到有些羞耻,一双手不停的挥着,想要堵住他的嘴巴。

看到老婆这幅举动,刘长青连忙扶住她。

有些后怕的说道。

“你注意点,现在你这肚皮里可有俩人质!”

“那你不准提这个了!”

“好好好,我不提了……”

“我那时候也是第一次起网名,难免有些奇怪……而且我早就换掉了。”

“现在的也好不到哪去啊,好好的非要给我起那么奇怪的网名……你是才十八岁吗?”

“不算奇怪吧?”

安苑瑶发出这样的疑问,开口说道。

“你的网名叫孩子他爸,我的是孩子他妈……这不是很正常的网名吗?”

“得了吧……自从用了这个网名,我都想换球球号了。”

“不能换!”

“我就说说……没打算换。”

“你要一直用这个!”

“行……都依你,来,吃口苹果。”

有些无奈的附和着,刘长青随手把刚刚岳母放在果盘上的苹果拿了过来,递到了安苑瑶的嘴边。

看到刘长青的这番举动,安苑瑶张嘴咬了一小口。

随后便摆了摆头。

“不好吃。”

“你这口味越来越刁了,多浪费啊。”

看着老婆啃了一小口后就拒绝吃苹果,刘长青说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便自己吃了起来。

咬了一大口,刘长青咀嚼起来。

仔细的品尝苹果的味道后,他才意识到。

确实不咋地……

这苹果谁送的!根本没用心挑啊!

看着刘长青停止咀嚼后,安苑瑶嘻嘻的笑了起来。

把嘴里的那些咽下去后,刘长青便整个将苹果丢进了垃圾桶里。

抽出纸巾擦了擦手。

“今天外面天气不错,去不去走走?”

“嗯,我想去树下待一会,屋里太闷了。”

“行,我扶你下床。”

从椅子上起来,刘长青的动作很是小心,准备好后,便扶着她一步一步的朝外走去。

这家医院的环境很好,当然费用也不会太低,但钱这种东西,对如今的刘长青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心头大患了。

伴随着财富的积累,他的心境也发生了改变,如果一开始手上戴着几千块的手表都感觉不得了,现在戴着几十万的都感觉一般般。

人是一种不会知足的动物,刘长青如今就想换块更好的,到时候他不仅准备给自己买一块,还打算给自家老婆也买一块。

阳光很刺眼。

但树荫下却让人感觉到很是舒适。

刘长青扶着安苑瑶来到这个位置,坐了上去。

两人并排。

呼出一口气来。

刘长青先是看了看头顶上那碧绿的树叶,随后转头看向安苑瑶的肚子。

张开口,像是对那还未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说话一般,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俩别磨合你妈了,赶紧出来吧……”

“他们又听不到,你说再多都没用~”

听到丈夫的话,安苑瑶在一旁忍不住的打趣起来。

阳光。

大树。

长椅上。

一家四口。

犹如一幅绝美的画作一般。

定格下来。

夜……深了下来。

凌晨时间。

03:21

刘长青陷入了梦乡之中。

他做了一个很奇妙的梦。

梦中,睡着的安苑瑶忽然朝着他叫着。

“老公,我羊水破了!”

很真实的一个梦。

似乎……她真的要生了一般。

直到一声尖叫将其惊醒,在刘长青的双眼还未完全睁开的那一刻,耳朵便先行一步的听到了安苑瑶的声音。

“老公,我……我羊水破了!不行了,我要生了!”

“……”

双眼猛地睁开,刘长青蹭的一下坐了起来。

扭头看着躺在床上,挣扎着,捂住肚子的安苑瑶。

目光有些呆滞。

“卧槽,不是做梦!!”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