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10章 往事

刘长青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回到了家。

因为这一路一直暴露在太阳低下的缘故,虽然还没到正午最热的时候,但他的脸色看起来还是有些泛红。

那是被晒得。

双手提着大量的东西,因此无法掏出钥匙开门的他站在门口用脚尖踢了踢自家门,然后喊着。

“知跃……知跃,给我开下门!”

儿子明显靠谱多了。

几秒种后,在屋内听到父亲呼唤的刘知跃便将门打开,当他看到父亲手中提着的东西后也是大吃一惊。

“买这么多?”

“我去买老母鸡的时候有几个老太太跟我说,今天海鲜市场新进的鲫鱼特别好,最适合补身子了,我就整了三条,一条煲汤,一条红烧,还有一条先养着。”

“哇,鱼,好大的鱼!”

正在看电视的刘夏芝显然也注意到了父亲和哥哥之间的对话,原本不太感兴趣的她看到父亲手中提着的黑色大塑料,先是一愣,随后嘴中发出了这样的声响。

刘夏芝喜欢小动物。

像她这种富有爱心的孩子,最喜欢的便是各种各样的小动物。

连忙从沙发上下来,刘夏芝一路小跑着,奔向了父亲所在的位置。

脑袋向前伸了伸。

“这鱼怎么不动?是不是死了?”

“买的就是活的,咋可能死。”

回复了女儿的问题后,刘长青看向儿子说道。

“你去卫生间用那个大盆接点水,这鱼放进去。”

“嗯。”

听到父亲的话后,刘知跃连忙伸手接了过来。

不接不知道,一接吓一跳。

怪不得父亲累的衬衫的胸口处都湿了,这袋子里的鱼加水凑一块得有个六斤多,虽然不算特别沉,但塑料袋这种东西只要里面装着重物,就会感觉勒手。

只是入手,刘知跃便感觉掌心被勒的生疼。

提着大袋子,便朝着卫生间走去,在父子二人交接的那一刻,原本不动弹的鱼也在里面活动了起来,明显可以看到塑料袋的表面一会凸起一会凸起的。

看到鱼这么有活力,刘夏芝很是兴奋。

一脸惊讶的表情,嘴里发出“唔唔唔!动了动了!还没死!”这样的话,跟在自己哥哥的身后像个跟屁虫一般,也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做完这些之后,刘长青可算是解脱了。

看了看刚刚提着鱼的那只手,掌心处可以明显的看到很清晰的印记。

听到屋外的动静,在卧室里不知道给女儿科普什么的苏妍也开门走了出来,先是来到卫生间门口看了眼两个孩子在往大盆里兑水,当看到三条鲫鱼后,有些意外的走出了卫生间,来到刘长青的身边。

接过他手中的老母鸡,疑惑的问道。

“鱼怎么不在市场让店家杀好?”

“怕不新鲜了。”

“行吧。”

听到刘长青的这个回答后,苏妍也不再多说什么,提着老母鸡便朝着厨房的位置走去。

因为岳母在的缘故,这种事情就不太需要刘长青动手了。

不然他都干完了,自家岳母多没面子!

而且……刘长青吃过岳母做的菜,味道很不错和自己做的不分伯仲,交给对方烹饪他很放心。

东西分配结束后,刘长青把身后的门关上。

随后先是来到了卫生间,望着女儿蹲在大盆旁,一副想伸手戳上一戳的样子。

但伴随着鲫鱼甩动尾巴,溅起的水洒在了她的脸上,伴随着一声惊呼过后,传来的便是一阵悦耳的笑声。

父子二人沉默下来,刘知跃望着傻笑着的妹妹。

有些无奈。

刘长青都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了自家女儿一句。

“你别用手摸她,到时候一股子鱼腥味,洗都洗不净。”

“知道啦!”

得到女儿的回应后,刘长青便没有在继续呆在这里,而是转身走出了卫生间,来到了卧室。

动作轻了下来。

因为害怕屋内两个孩子正在睡觉的缘故,所以刘长青开门的动作格外的小心。

门刚刚被打开,他便听到了安苑瑶的声音。

孩子并没有睡觉,而是醒了过来。

此刻的她正在以侧躺的姿势,伸着手戳着孩子的小手。

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知安,春暖……我是妈妈哦~”

“孩子现在还听不懂你说什么。”

这样的话从刘长青的口中传出,知道孩子没有睡觉后,他便不那么小心翼翼的了,

将门关上后,先是来到了大衣柜前,找出一套衣服放在了床边。

随后便当着安苑瑶的面换了起来。

嘴里则是问道着。

“孩子吃了吗?”

“刚喂过。”

说到这,安苑瑶忽然有些担忧起来。

“老公,我奶水不太够怎么办,他们兄妹俩太能吃了……”

“没事,到时候喂奶粉吧。”

“唉……只能这样了。”

听到自家老公的回答,安苑瑶先是低头看了一眼胸口,随后叹出一口气来。

看向孩子,刚刚还有些愁闷的脸,在看到自己这两个孩子的那一刻,重新浮现出了笑容。

虽然他们两个睡的时间和醒的时间不太固定,这两天没少磨合自己,但是……

安苑瑶伸出食指,轻轻的触碰着女儿的小手。

软软的……感觉,就像梦一样。

老婆的这一举动被换好衣服的刘长青看在了眼中,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

抿了抿嘴。

刘长青犹豫了一会后,换了一个说法。

对着安苑瑶问道。

“老婆,你喜欢现在这种日子吗?”

“嗯?”

正在陪孩子玩的安苑瑶愣了一下。

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怎么突然这么问?”

“就随便问问……现在这种日子你开心吗?”

“开心啊。”

听到丈夫说随便问问后,安苑瑶便不在看他,而是重新看向了身旁的两个孩子,那双眼中饱含爱意。

“家里面热热闹闹的,你也疼我……孩子们也很懂事,现在又有了他们两个,这种日子我以前……都没有想过的。”

“是吗……”

望着眼前躺在床上的母子三人,刘长青宛如喃喃自语一般嘀咕了一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像是想通了什么。

张开口,音调很低的诉说着

“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让这种日子持续下去。”

望着自家老婆,刘长青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你我,知跃夏芝,知安春暖……我们一家六口,平平淡淡的日子。”

————————————————

因为今天李宛冉的突然出现,导致刘长青在在回家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有些担心,而担心的点……

则是叶蓉。

在他的理解中,这个女人已经快疯……不,可以说几乎跟疯子没什么区别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存在这这样的人?

刘长青不禁感到有些疑惑。

明明像李政茂那般优秀的人,为何叶蓉会对他有着如此浓烈的恨意,为什么一直要纠结赢上对方一次?

搞不明白。

在原身的印象中,有关李政茂的记忆片段,无时无刻不再向他诉说着那个男人是何等的优秀。

虽然出生不好,但他并没有像命运低头,从一穷二白发家起步,打拼下来一份如此庞大的家业,可是……叶蓉为什么那么恨他?

也没听过李政茂什么不好的传闻,生活作风上也没有任何问题,如此品行端正的男人,而且……以前自家岳父安权承也说过,李政茂和自己有些相似,那恰巧可以说明,年轻时对方的长相也不会差。

为什么这样的男人,会让叶蓉恨到这种地步?

都死那么久了,还想着打败他?

这不就是神经病吗?

人的思维是很奇特的东西,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或许会有意见相同的时候,但只要深究就会发现从细节上,再相同的意见想法也会有着不同之处。

刘长青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是肯定无法理解叶蓉的想法,在他看来,如果现在是一场斗地主的话,那叶蓉如今的局面,便是手持王炸四个二,本该无解的局面,硬是被她拆牌玩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真的很令人感到佩服。

毕竟……一般人做不到她那样。

所以,像叶蓉这种你永远摸不清她下一步要干什么的人……

为了以防万一,为了如今这种安心的日子不被打破。

刘长青……下定了决心。

只有对方彻底没了威胁之后,平静的日子才能彻底恢复。

不然,她就像是一颗安放在身边的不定时炸弹一般,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爆炸。

从卧室离开后,刘长青便朝着厨房走去。

到达厨房。

刘长青望着正在清洗老母鸡的岳母,开口问道。

“妈,有没有需要我打下手的?”

“没事……我来就行。”

头也没回正在清洗老母鸡的苏妍说着这样的话,随后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

“对了,今天就煲个鸡汤鱼汤就不弄了,明天再弄。”

“行,不过,妈……让我干点什么吧,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什么都让你干了。”

“这话说的,在家的时候都是我干这些,你爸要请人帮忙我还不乐意,我打小就开始练武,自从结婚后就停下来了,天天要不在干点活维持一下体力,万一你爸他气我,我都没劲……”

说着说着,苏妍忽然停了下来,她猛的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水龙头的水柱冲洗着老母鸡的表层,但苏妍的双手在此刻却停下了搓揉的动作。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就这样持续了几秒钟后,慢慢的……苏妍转过了头,望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刘长青,眼睛眯了眯。

“你刚才听到我说了什么了吗?”

“我……我刚才耳朵有点痒,掏耳朵……没听清你说的什么。”

刘长青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连忙伸手用小拇指做出了掏耳朵的动作,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这眼神……怪不得岳父害怕。

看到刘长青这幅举动,苏妍刚刚还有些沉着的脸色,忽然露出了笑意,将清洗干净等我老母鸡拿了出来,甩了甩上面的水渍,嘴里则是说着。

“你这孩子挺机灵的,一点都不像那个贱……”

话又没说完,苏妍停顿了几秒之后,改了个口。

“一点都不像叶蓉说的那样笨,我瞅着就挺好的,有我年轻时那股机灵劲了。”

“呵呵呵……”

尴尬的笑出了声,刘长青不敢多说什么话反驳,苏妍到也没多问什么,拿着老母鸡来到案板前抽出刀具,剁了下去。

望着眼前岳母的举动,刘长青想了一会后还是问道。

“对了妈,我刚刚听你提了叶蓉,你跟她很熟吗?”

“不熟,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听到女婿的询问后,叶蓉直接回答道。

“以前两家来往,大多数都是瑶瑶去她家玩,李宛冉很少过来的,像你爸……就是因为跟李政茂的关系好,所以两家孩子小时候才玩到一起的。”

“这样啊……那李政茂当初怎么只要一个孩子,没打算要个男孩传宗接代吗?”

“那也得能生出来才行啊。”

苏妍回了这样的一句话。

女人不论多大年纪,都对这种说八卦之类的东西很是感兴趣,以前这些事都没地说,今天好不容易自家女婿问起。

苏妍显然忍不住了。

手上的活一时间也停了下来,把刀放在案板上,转头看着刘长青说道,表情中有着一丝心灾乐祸的意味。

“你应该没听说过……怎么跟你说呢,就叶蓉一开始怀她女儿的时候,是没打算要这个孩子的,她跟李政茂到底怎么回事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就记得最后她还是生下来了,不过在她怀孕那段时间都没见她出过家门。”

“家门都不出?那么夸张?”

“可不是,依我看她就是大小姐脾气犯了,以前她家里很有钱,只不过后来不行了,但你也知道,这人的习惯养成之后就很难改掉了,我估计她怀孕不出门就是怕挺着肚子出去不好看,你不知道她年轻的时候多讨厌,整天昂着个头老是用鼻孔看人,嫌这脏嫌那脏的,那做作的样子……”

“那……不能生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就你爸跟我说的,说她生完孩子后干了什么来着,反正身子出毛病了,不能生了。”

“不能生……”

看着自家女婿皱起的眉头,苏妍也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事后,做饭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连忙开口说道。

“跟你说那么多干嘛,我还得煲汤呢,你先出去吧,厨房有我在,没问题的。”

说着,苏妍便催促着刘长青出去,这让刚刚得到这些消息的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没岳母推了出去,再回过神时厨房门已经关上了。

站在门外。

刘长青沉默下来。

结合刚刚岳母跟自己说的一些以前的事情,再结合自己的猜测。

也就是说……

叶蓉是因为丧失了生育能力,所以才变得神经兮兮的,以至于……变成现在这种不太正常的精神状态?

越想……这个可能性越高。

想到这,刘长青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必须要抓紧时间解决掉叶蓉,不然……谁知道对方会干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