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19章 阴影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望着眼前这个神色有些憔悴的女人,刘长青并没有立马开口回应对方,反而是看了一眼床边坐着的母女二人,视线停留在了安苑瑶的脸上。

她有些纠结。

不知道在自己去和女儿参加家长会的这段时间,李宛冉来和她们母女说了什么……

“出来一下吧。”

口中传出这样的一段话,刘长青退出了卧室门,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而听到刘长青这句话的李宛冉,在愣神少许时间后,还是跟着走出了门外。

“爸爸,它脑袋能伸好长啊!”

李宛冉刚刚走出卧室,便看到自己的女儿大喊着从卫生间里冲了出来,从自己的面前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不远处的刘长青。

新得到了一只宠物的刘夏芝,显得格外的亢奋。

抱着父亲的她,迫不及待说出自己的新发现。

昂着脑袋,大声的说着。

“我亲眼看见它把脑袋伸出好长,好可爱啊!”

“是吗。”

如若是平常,刘长青可能会选择顺着女儿的这个话题聊上几句,但此刻的他显然没有这样的好心情。

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卧室门口的李宛冉。

强硬的挤出一丝笑意。

抬起手摸着自家女儿的小脑袋。

“看看就行了千万不能摸甲鱼的脑袋……听到没?它会咬你的。”

“嘻嘻,知道啦!”

站在卧室门口,李宛冉还保持着将卧室门关上的动作,望着眼前这对父女的温馨场面。

她……似乎有些动容。

“夏芝……”

一声呼喊从李宛冉的口中传出。

听到这声叫喊的刘夏芝,刚刚还满脸笑意的她只是瞬间便愣在了原地。

表情收敛起来。

刘夏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的脑袋也开始向着身后转动。

当看到卧室门口站着的,这个很久没有见到,但又极其熟悉的人时……

“爸爸……”

口中下意识的喊着自己的父亲。

小手抓着刘长青的胳膊,双手攥的紧紧的。

在刘夏芝看到李宛冉的那一刻,她的表情便开始发生了变化,那是很少出现在这个女孩脸上的表情。

像是……害怕的神色。

孩子的记忆力并不差,很多为人父母的在孩子小的时候给他们留下了不好的记忆,他们会误以为孩子很小还什么都不懂,但……殊不知,记忆是很难被时间抹去的。

尤其是……痛苦的记忆。

刘夏芝至今还记得那一天。

很久没有见到的妈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说要带着自己去吃好吃的。

但……

不仅在商场内丢掉了父亲给自己买的新鞋子,还把自己带到了一个陌生人的面前。

让自己……叫他爸爸……

刘夏芝喜欢李宛冉这个母亲吗?

喜欢的。

但,那也只是曾经。

曾经的刘夏芝,相比较父亲而言,她更喜欢的是自己的母亲,但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那一天的到来而全部破灭。

她至今都不能忘记,那晚自己一个人待在空旷的房间内。

明明膝盖受了伤,但却毫不在意……

那时的她满脑子只想回家,回到有着哥哥和爸爸的那个家……

女儿的这个举动被刘长青收入眼中,他的眼帘垂下,过了一会后,轻轻的抽动被女儿抓着的那只胳膊。

但他显然低估了此时女儿的害怕。

尝试抽动几下后,并不能将胳膊抽出,反而随着他的这一举动,刘夏芝抓的更紧了。

感受着父亲想要抽出胳膊的动作,刘夏芝急忙将视线从李宛冉的身上移开,眼睛有些泛红的看向父亲。

“爸爸,我……”

“不要怕,来……夏芝,帮爸爸提着东西。”

打断了女儿要说出来的话,刘长青将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袋子递到了女儿的面前。

顿了一下。

“你先拿着回屋,等爸爸回来后,我再给你做大红花。”

“……”

“乖,听话。”

“嗯……”

沉默了一会后,刘夏芝才将抓着刘长青胳膊的手松开,接过了父亲递过来的袋子。

双手提溜着。

先是望了一眼站在卧室门前的李宛冉,随后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刘长青。

脑袋低了下来。

迈着飞快的步伐,像是逃跑一般离开了客厅的位置。

伴随着女儿房间门关闭的声响,客厅再一次的安静下来。

刘长青站在原地。

犹豫了一会后,并没有选择出去交谈,而是转身朝着沙发的位置走去。

坐在上面。

盯着眼前的茶几。

一秒。

两秒……

“谁给你开的门。”

说出这样的一句话,随即刘长青原本有些低着的脑袋抬了起来,看向还站在那里的李宛冉。

“……”

没有立马回应,李宛冉望着眼前的刘长青。

朝着他的方向走去。

站在他的面前。

两人之间相隔着大约两米左右的距离。

“安苑瑶。”

“是吗……你还留着我老婆的电话。”

听到刘长青用老婆二字称呼安苑瑶,李宛冉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异样。

但很快有隐藏了下去。

双手攥紧了一些。

“我……”

“如果是你母亲那件事的话,就没有必要再说了。”

抢先将李宛冉未能说出的台词说了出来,刘长青大概也猜到了对方拜托自己的事情。

并不难猜。

自从上次见到对方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除了叶蓉被带走的那件事,刘长青想不到对方还来找自己干什么。

如果是孩子的话……他想上一次他就已经跟对方说的很清楚了。

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固然对方是自己一对儿女的亲生母亲,但从刚刚女儿的反应也不难看的出来……

她曾经给孩子留下的阴影,在短时间内并不能被抹去。

或许以后可以。

但……

不是现在。

看着眼前的李宛冉。

她此刻的模样,已经和自己记忆中的样子不太能对得上了。

虽然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但不知为何,刘长青从那张脸上看不出以往的淡然……

只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忧伤。

和……疲倦。

这就是你选择的路……李宛冉。

人生,没有可以回头的路。

回过神来,刘长青开口说道。

“已经结束了。”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