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0章 女儿的宠物

没想到是自闭症,刘长青的脑海回想了小姑娘的脸。

“很严重的那种吗?”

“万幸不是很严重,主要是让孩子静养一段时间,然后让我好好陪着孩子。”

刘长青看的出来,对方并没有在说谎。

他那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可不是在装假。

“那你的公司打算怎么办?”

听到刘长青的询问,冯迁拿着烟的手弹了一下,将烟灰弹进了刘长青脚边的垃圾桶内。

抬手又吸了一口。

“招了个人帮我打理。”

“这确实是短时间内的解决方法。”

附和了一声,刘长青说道。

“我女儿这几天也在说冯淑言请假没有去上学,她挺担心你女儿的。”

“我很感谢你女儿。”

说到这,冯迁略显疲倦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如果不是在那段时间,有你女儿陪着淑言的话,或许她会坚持不下去吧……”

“孩子之间的玩耍,并不能有效的缓解,最重要的还是作为家人的陪伴才是真的。”

“你说的在理。”

对于刘长青的话,对方选择了认同。

两人之间便陷入了沉默当中。

抽完一根烟之后,冯迁将烟头撵入烟灰缸里。

“我没有去追求张新柔的刑事责任。”

刘长青看向对方。

虽说不是很清楚张新柔究竟是谁,但是结合事情的始末他大概也猜了出来。

就是冯淑言那个所谓的小姨吧……

冯迁的脸上带着一丝木然。

“我妻子七年前是因为恶性肿瘤去世的,在她去世的时候,淑言说话都还不太清楚……”

他的目光看向店外,眼神中有着向往。

“淑言其实从小就没怎么见过她的妈妈,虽然我的妻子走的时候,也没有让淑言看到她下葬的样子,但就算看到了,我想……那时候她大概也不知道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

“我其实是很懦弱的人,从我和妻子恋爱开始,我就一直都是被照顾的那一方,不论是生活上还是精神上都是被照顾着,我总是给她说了太多太多工作上糟心的事情,她一直都安静的听我诉苦、和抱怨不顺心的事情……”

刘长青又给对方递了一根。

他点烟的手似乎都有点颤抖。

“呼……”

吐出一大口,他感觉心里好受了一些。

“大概,那时候她早就应该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了,只是我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等一切都发生的时候已经晚了……”

刘长青没有想到,在对方身上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电影里的桥段。

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但……电影里的灵感何尝不是来自现实之中?

好人,似乎总是活的不够长久……

“那……那个张新柔就是冯淑言说的小姨吧?”

“嗯。”

点了点头,对于刘长青的询问,冯迁给出了答案。

“她只比妻子小了两岁,其实很久之前我就觉得她对我的感情不太像是姐夫的那种,我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回避着,就算妻子去世之后也是这样。”

“你这关系也太复杂了……”

“谁说不是呢……”

对方苦笑着说出了这句话,语气中的无奈,无法掩盖。

“大概也是因为我的问题,她才会把气撒在淑言身上……”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一直待在你的女儿身旁,陪伴着她才是。”

“说的也是。”

“那你女儿现在在哪?还在心理医生那里吗?”

听到刘长青的询问,冯迁摇了摇头,指向了门外停着的车。

车窗被摇了下来,一个女孩的脸伸了出来,那双眼睛看起来依旧让人心疼。

但,罕见的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丝笑容。

似乎是也看到了刘长青,冯淑言抬起小手,对着他挥舞着。

“胖大叔!”

“呵呵呵……你女儿还是那么幽默……”

“噗,啊哈哈哈~”

冯迁看着刘长青变扭的脸色,没忍住的笑出声来。

他的脚步迈动起来。

“那我先走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决定要带着她出去好好的玩一玩。”

“大概多久?”

“这事可说不准,两三天,七八天,或者一两个星期?”

昂着头想了一下,冯迁最后干脆什么都不想。

回头看着刘长青,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也该给自己放个假了。”

刘长青跟着走到了门口。

看着驶去的汽车,以及窗户里伸出脑袋挥手告别的冯淑言,刘长青呆呆的站在那里。

直到视线中,那辆车的影子完全消失。

转过身,刘长青朝着书店走去。

眼中,浮现一丝向往。

“和孩子一起去旅游吗……”

刘长青似乎想到了那个画面,嘴角勾起了笑意。

“或许……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

刘长青下班回到了家中,今天与冯迁的一番谈话,让他感触很深。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经历就已经十分悲惨了,没想到对方比自己还要难,冯淑言那丫头虽然性格怪怪的,但可以看得出来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掏出钥匙,开门。

刘知跃还没有放学回来,倒是刘夏芝放学的时间要早上一些。

听到门口传来开门的动静,刘夏芝连忙将小手背到身后,脑袋看向一旁。

脱着鞋子的刘长青看着自家女儿的这副样子感觉有些奇怪。

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她在背后藏着什么东西。

自打上次处理完冯淑言的事情之后,刘长青可以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的隔阂消失了很多,虽说这丫头还是不喊自己爸爸,但已经可以像正常父女之间进行对话。

看样子,帮助了她的好朋友,让刘夏芝增添不少好感。

疑惑的看向了藏着东西的刘夏芝。

刘长青逐步逼近。

“你在身后藏什么呢?”

“没,我……我才没有藏!”

她的眼睛四处闪躲。

刘长青很清楚,自家女儿是个不会说谎的人,她就算说谎也会被一眼看出来。

她此时此刻几乎就在脸上写着【我在说谎】一般。

有些想笑。

刘长青大概也猜到了什么。

应该是放学的途中看到了被遗弃的小猫或者小狗,然后心地善良的女儿,肯定不忍看到这种事情,偷偷摸摸的带回家养了。

上一世小时候,刘长青也做过这样的事情。

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孩子有爱心,热爱小动物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身为十分开朗的家长,刘长青并不打算棒打鸳鸯。

顶多自己多麻烦一些,天天处理一下便便之类的……也不知道是猫还是狗,看样子还要给它买个窝之类的。

“没事,爸爸是不反对你养小动物的,实际上我挺支持的。”

“真的吗!”

刘夏芝听到刘长青的话后,一脸惊喜的扭过脸说道。

“那当然。”

露出了老父亲般的慈善笑容,刘长青点了点头。

看到点头后的刘长青,刘夏芝明显松了口气。

小手慢慢的从身后把东西拿了出来。

刘长青看着。

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刘夏芝捧着手中的塑料瓶,高高的举着。

“很可爱吧!”

“……”

刘长青不知道该用言语说些什么。

他只是双眼盯着女儿举起的塑料瓶。

以及……两只在里面浮着的两只小蝌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