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48章 好像在哪见过

“打球的时候注意一下,很容易伤到人的!”

自己的同桌险些受到攻击,刘夏芝在对捡回篮球的男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难免有些严肃。

抱着篮球的男生刚想反驳,但一看到刘夏芝那双充满审视的眼神,话到嘴边传出来后却是一句道歉。

“对……对不起。”

得到对方的道歉后,刘夏芝将拽住池晓晓的手松开,还没来得及观察女孩的神色,视线却看到了一旁散落在地上的一包干脆面和辣条。

经过短暂的愣神后,赶紧弯腰将其捡了起来。

用手拍了拍。

“幸好你还没吃,不然都掉地上了。”

“我……”

“我们先回教室吧。”

没有听到池晓晓要说些什么,将捡起来的零食一股脑的塞回池晓晓的手中后,刘夏芝便和对方一同离开了操场。

只留下抱着篮球的男生站在原地。

长相阳光帅气的他,不说所有女生都喜欢,但也从来没被这样冷落过。

目光看向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他的脑海中不免浮现出刚刚池晓晓望着刘夏芝的眼神。

头微微一歪,脸上的神色也是充满了疑惑。

“好奇怪的两个女生。”

回到教室后,两人老老实实的坐在了位置上。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回到教室后池晓晓便没有在继续说话了,而是手里拿着刚刚刘夏芝买给她的零食,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很显然,她的这幅样子,刘夏芝并没有注意到。

在操场上便事先吃完辣条的她,趁着现在还没开始上课,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干脆面打开,捏碎后倒上一丢丢的调料包,攥紧袋口,使劲的摇晃起来。

坐在一旁的池晓晓听到了这一动静,也回过了神来。

目光静静的看着身旁的刘夏芝。

望着对方打开干脆面的袋子口,用手捏出一块放进嘴巴里。

然后笑眯眯咀嚼的样子。

望着她的侧脸……

她的神态……

她的笑……

看着看着,池晓晓忽然楞在了原地,眉头也在此刻有着微小幅度的皱起。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此刻刘夏芝笑起来的样子有些熟悉。

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这个念头在她脑海中浮现的那一刻,便如同参天大树一般疯狂的滋生,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感觉也是愈发的强烈。

望着同桌吃干脆面,咬的嘎嘣脆的声响。

望着对方一脸满足的模样。

满怀疑惑的池晓晓,最终还是选择了开口。

“那个……刘夏芝……”

“以后叫我夏芝就行了,总感觉喊我全名听起来怪怪的!”

听到同桌叫住自己,刘夏芝连忙将口中咀嚼着的干脆面咽了下去,随即说出这句话。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嗯……”

听到刘夏芝的话,池晓晓先是嗯了一声,随后语气中带着疑惑的问着。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

听到对方的这句话,刘夏芝顿时间愣了下来。

视线也随之集中在了池晓晓的脸上。

看了许久。

摇了摇脑袋。

“你初中和我不是一个学校的,应该没见过吧……”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尤其是你刚刚笑起来的时候……”

“是吗?”

听到对方说自己笑起来的样子好像在哪见过,刘夏芝在等了一会后,僵硬的露出假笑,并且问道。

“是这样吗?”

“不是这种僵硬的笑。”

“那这样呢?”

“也不是,嘴巴没有张那么大啦……”

“好奇怪哦……那什么样的笑才会让你感觉很熟悉?”

“就是那个啦……”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池晓晓抬起双手,在自己的脸上笔画两下。

“就是笑起来,眼睛很好看,嘴角两侧微微勾起,看起来很甜很可爱的那种。”

“……”

刘夏芝望着池晓晓用手指往上戳着嘴角,然后露出这幅怪异模样的表情……

我笑起来……是这个鬼样子的吗?

以后……再也不笑了!

看着刘夏芝忽然间变得正经的脸色,池晓晓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刚想开口问道,伴随着铃声的响起,大课间的时间也结束了。

其他的同学陆陆续续的回到了教室,池晓晓也赶忙坐直了身体,将下节课需要的课本摆放在了桌面上。

做完这一切后,她并没有像以往那般认真的听课。

反而会时不时的观察自己这个同桌……

观察这个……好像在哪见到过的人……

到底……在哪见过呢?

————————————

陈建国杀了过来。

依旧老当益壮的他在儿子从家中出逃三天后,最终还是沉着一张脸冲到了刘长青的家中。

二话不说,上前便是一套父亲的铁拳攻击。

好在自家的孩子们都去上学去了,这幅血腥的场面只能由刘长青一人观看。

他并没有出手阻拦。

恨不得在一旁给陈建国加油鼓励一番。

毕竟……谁让陈大富这些天,天天在他耳边絮叨什么结为亲家,亲上加亲的这种胡话。

他早就不满了。

教训完儿子后,陈建国显然舒服了很多,随即便准备带着儿子回家,继续教训一番。

谁曾想,在他临走前,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陈大富趴在自己父亲的耳边,说了一连串刘长青听不到的话。

然后……陈建国便如同眼冒精光一般。

陈家父子二人,皆是将目光看向了刘长青。

这样的视线,使得刘长青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们……”

“小刘啊!”

陈建国率先开口。

来到了刘长青的面前,伸出手像是长辈那般,拍了拍他的肩膀。

面带笑容的问道。

“我听大富说,你家那两个小儿子长得漂亮的很……”

“!!!”

“这不巧了吗,我那三个孙女也漂亮的很,依你跟大富的关系,要不……”

“……”

愣了下来,刘长青望着眼前的这对父子。

脑海中浮现出自己那两个儿子俊俏的脸蛋……

刘家的优良基因……

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脸。

刘长青望着眼前的陈家父子,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叔……我头有点晕,得抓紧时间回去补补觉了,你跟大富先回家吧。”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