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51章 分不清现实

睁开双眼。

李宛冉看着眼前这个熟悉中又带着陌生的天花板。

一时间,陷入了沉寂之中。

阳光从窗户照射进了屋内,躺在床铺上的她犹如沐浴在阳光的洗礼下,浑身上下产生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似乎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宛冉才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翻身穿上了拖鞋,目光中带着些许茫然的望着屋内的窗口。

望着……屋外的天空。

这是哪?

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讯息,李宛冉独自一人坐在床边,无意识的看向了四周,周围的装修使得她意识到,此刻身处的环境并不是自己居住的地方。

来不及多想,这间屋子的房门就被打开。

一个嘴里叼着牙刷,正在洗漱的男人推开了房门。

朝着背对着自己的李宛冉说道。

“老婆,起床吃早饭了。”

“……”

熟悉的声响传入了李宛冉的耳中,她的身体忽然间变得僵硬起来,缓缓的将目光转移到了身后。

望着那个靠在门框上,正在刷牙的男人。

目光集中在了对方的脸上……

双眼似乎看到了不可能看到的人一般,惊讶这种情绪在瞬间便填满了她的心房。

无意识的张了张嘴,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刘长青……”

“怎么了,突然叫我全名?”

正在刷牙的男人动作停顿了下来,含着口中的牙膏泡沫,吐字不太清晰的问出这句话,望着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老婆,像是奇了怪一般,拿着牙刷朝着对方走去。

来到床边。

“你是没睡醒吗?”

“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们家,我不在这还能去哪?”

听到李宛冉的问话,刘长青不免有些想笑,可还没等他笑出声,口中的泡沫就喷出了一些,连忙用手接住,察觉到这点后,刘长青连忙转身跑向屋外。

没一会,洗漱完毕的他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李宛冉的眼前。

挨着对方坐了下去。

手,轻轻的攥住了对方。

在对方触碰到自己的那一刻,李宛冉的心里产生了难以置信的感觉,目光略显呆滞的望着对方做出的这一举动。

但,并没有反抗。

“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我知道这些天你辅导夏芝学习很累,但你也不能忘了我是谁吧?”

“夏芝……”

嘟囔了一声,李宛冉更加的迷惑了。

她的印象中,因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深深的伤害过女儿,所以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过对方了……

可……眼前的刘长青却说,自己这些天一直在辅导女儿学习……

怎么可能……

李宛冉越来越感觉到了诧异,她想要将被对方握着的手抽出来,可这个举动刚刚实施,她就立马放弃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了。

被人牵着的感觉……

视线望向了身旁的男人,李宛冉像是不太确信的问着。

“我们……没有离婚吗?”

“离婚?为什么这么说?”

“就是……”

“我就说少看点电视,你自从迷上了电视剧,整天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连带着夏芝也天天跟着一起看!”

“……”

“我们两个怎么可能离婚,都有两个孩子的老夫老妻了,只要不出轨,是不可能离婚的……”

听到刘长青提及出轨儿子,李宛冉的双眼似乎变得暗淡许多。

像是心虚一般,缓缓低下了头。

“……”

望着妻子今天显然不太正常的样子,刘长青很是奇怪,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有些担忧起来,抬起手摸了摸对方的脑门,口中还嘟囔着。

“是不是发烧了,总感觉你今天不太对劲。”

“刘……老公!”

刚想喊出对方的全名,但不知为何,就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李宛冉脱口而出老公二字。

一把将对方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拿了下来。

做出这些举动后,就连她自己都显得很惊讶。

愣了一会后,瞥见了一旁刘长青带有担忧的目光,李宛冉沉默许久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我没事,可能昨晚真的没休息好……”

“行吧……要是还困的话你就再睡会。”

“嗯……”

“那我去喊他俩起床上学,时间不早了,都快迟到了。”

说着,刘长青放开了握着对方的手,作势就要离开屋子。

可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却再一次的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

“老公!”

“咋了?”

再一次的回过头,望着叫住自己的妻子。

李宛冉抿了抿嘴。

压低了音量。

“安……安苑瑶……她呢?”

“……”

听到这个名字,刚刚还面带笑容的刘长青,缓缓的将笑容收了起来。

目光看向了地面。

“不知道,或许去国外了吧……”

最终,这个回答传入了李宛冉的耳中,她表现出了不解的神色,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安苑瑶竟然会去国外。

为什么……她会出国?

“可能是我们两个结婚,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吧,毕竟……算了,你在睡一会吧,等把孩子送去上学后,我在喊你起来。”

说完,刘长青的脸上挤出了一副虚假的笑意。

伸出手,将屋内的房门关闭。

伴随着房门的关闭,屋内再一次的变得安静起来。

只剩下李宛冉一人坐在床边。

安苑瑶去了国外……

是因为我和刘长青结婚的缘故……

听到这一点,李宛冉显然无法理解,她是在高中时期和刘长青在一起的,那个时候,安苑瑶应该和自己一样喜欢着李崇明,而不是……

刘长青。

想了许久,李宛冉始终无法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穿上拖鞋的她,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般,来到了梳妆台的方向。

坐了下去。

呆呆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那张……红润白净的脸蛋……

手抬了起来,用掌心触碰着自己的脸颊。

这……是梦吗?

可是……为什么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真实?

触感,温度,气味……

目光看向了一侧。

望着摆在自己床头柜上的相框,看着一家四口的合照。

和记忆中的不同,此刻看到的相片中,自己并没有一脸冷淡的神情,反而……

笑的异常灿烂。

那是发自内心的笑,那是……属于自己幸福的笑容。

“妈妈不吃饭吗?”

“嘘,别过去,妈妈还得在睡会。”

屋外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李宛冉的注意力,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门外,耳朵听着屋外女儿与丈夫的对话。

“好吧……”

“赶紧洗脸刷牙,一会送你上学去。”

“嗯嗯!”

紧接着便是脚步声,不一会又听到了儿子的声音。

就这样,李宛冉什么都没做,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听着屋外传来的声响。

直到……丈夫送孩子上学后。

彻底安静下来。

李宛冉这时才从梳妆台的位置站了起来,来到了门口的位置,伸手将门打开。

望着屋外的场景。

这……就是属于我的家……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