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5章 袭击

阿黄是一条流浪的老狗。

身为一只流浪狗,从它记事的那一刻起,只享受过一段温暖的时光,但也只维持到它的母亲死亡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得到过人类的善意。

因为长时间的流浪,导致它的身体相比较普通的狗来说要弱上许多,更不用和那些尊贵的宠物狗相比。

毛发长时间的没有打理,原先棕黄色的毛发现如今看起来有些地方泛着黑色,耳朵的下的毛发也消失,以前与其他流浪狗争抢食物时留下的伤口感染后,其中寄存着一些寄生虫。

这天夜晚,它就像往常一般,四处翻着垃圾桶。

在垃圾桶附近稍微填了一些东西进肚之后,它便钻进了一条小巷中。

那是它最近一段时间来居住的地方。

它记得上个星期,遇到的那个人类。

在它翻遍了附近所有的垃圾桶,都没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时,遇到的那个人类。

它当时就趴在巷口,伸着舌头,看着路过的人类。

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它。

一开始匆忙的脚步停了下来,看了它一眼,像是思考什么一般,慢慢的朝它走了过去。

多年来的遭遇使得阿黄很想上去给她来上一口,可是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找到能填饱肚子的食物。

它,没什么力气。

只能用浑浊的两只眼睛,看着对方一步一步的朝着这边走来。

蹲了下来。

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个包子。

还带着热气,轻轻的放在了不远处的位置。

闻到了香味,它似乎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食物,饥肠辘辘下的它凑到跟前,三两口的全部将包子咽进了肚子里。

稍微好受了一些。

她看了一下。

将剩下的一个包子拿了出来,掰了一半放在了地上。

随后便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阿黄将半块包子吃进了肚子里,眼睛却看向了对方消失的背影。

鼻头嗅着。

将对方的气味,记录下来。

一周后的今晚,它再一次的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一脸神色慌张的样子,抱着包,时不时的看向身后。

阿黄凑了上去,但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匆匆忙忙的拐了个弯,冲进了小巷中。

它看向了刚刚女孩来的方向。

视线里,看到了另一名人类。

它马上做出攻击的姿态,嘴中发出了低吼。

只是还没吼多久,便被身后突然飞出的石头重重的砸在身上。

剧烈的疼痛下,使得它叫了起来,被人类驱赶的本能使得它落荒而逃,逃到了自己常常趴着的那个角落。

就像以前被打了那般一样,它缩在一团,伸出舌头舔着刚刚被砸到的地方。

夜,很黑。

脚步声响起,从远到近,阿黄停下了动作,它似乎感觉到有人站在了它的面前。

那双浑浊的眼睛看向了头顶。

一名人类。

高举着手中的东西。

用尽全力一般的砸了下去。

——————————————

刘长青送周诗妍到了家。

原本就以为自己居住的地方就算是比较老旧的地方,没想到,真正看到周诗妍的住所之后才明白,自己现在住的地方已经算是很豪华了。

一个很小的出租屋。

本身的地理位置就比刘长青如今居住的地方还要偏僻一些,似乎附近都没有什么人居住,只有一些老年人还在这个地方住着。

大概目测一下,只有二十几平的样子。

房间顶部垂下一个铁质的灯罩,灯罩正中央拧着一只灯泡,散发着暗黄色光芒的灯泡,在周诗妍打开门,开灯的时候,灯先是闪烁了两三下之后才完全的点亮开来。

彻底的照亮屋子之后,刘长青才环视着四周。

一张桌子,两个塑料板凳,一张床,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床头拐角的位置还缺失了一块,但被单以及铺在上面的被子都是很干净。

周诗妍很懂礼貌。

她从地上端起了暖瓶,往杯子里倒了一杯,倒完之后,把暖瓶放回了原地,双手捧着杯子走到刘长青的面前,递了过去。

正好有些口渴,刘长青也没客气什么接了过来,稍微抿了几口。

有点烫。

递给了对方,刘长青实在喝不了这么烫的热水。

“你妈妈呢?难道这个地方就你自己住吗?”

接过刘长青递过来的水杯,周诗妍将其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听到刘长青的问题之后,回应着。

“她在上班。”

“上班?”

刘长青听到对方的回答之后,觉得有些摸不到头脑。

“你们家不是开早餐店的吗?这个时间段,早餐店不是应该早就关门了吗?”

“……”

周诗妍变得沉默起来。

过了一会,她才回答道。

“她还在超市上班,从中午一点到晚上九点。”

看了一眼刘长青。

“我们家现在需要钱。”

开早餐店本身就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

更何况,在早餐店关门之后,还要去超市从中午工作到晚上九点的时间。

回到家睡不了多长的时间,就得起来准备早上需要卖的早点,从到家洗漱完毕十点来算,就算立马入睡,也就只能睡个四五个小时。

刘长青有些接不上话。

这是对方的家事,他不好过问什么。

成功的将对方送到家之后,刘长青的任务已经完成,他觉得自己在和一个小女孩单独待在一个房间属实有些不太好。

便开口说道。

“既然把你送回家了,而且时间也不太早了,那我就不多待了。”

“不喝口水吗?”

刘长青的目光看向那杯刚刚自己抿了两口的杯子。

摇了摇头。

他可不想被烫死。

“没事,我现在也不是很渴。”

果断的拒绝了对方。

刘长青话音刚落,周诗妍便朝着他深深的鞠躬表示感谢。

“刘叔,真的谢谢你送我回家。”

“没必要这样……举手之劳,又不是多麻烦的事情。”

对方的举动,属实让刘长青有些不太好意思,这孩子……也太有礼貌了。

摆了摆手,刘长青说完话,便走到了门前。

“那我还是先回去吧,一开始还想和你妈妈打个招呼来着……不得不说,早上第一次吃你们家的早点就让我迷上了,吃完你家的早点以后其他家的哪还能吃得下去。”

打趣道,刘长青的手放到了门把上。

拉开。

他的视线在看着周诗妍,并没有看向门外。

只是很诧异,为何对方的表情慢慢的变得惊慌起来。

回过头,刘长青便看到了一个人高举着棍状物体,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头部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