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章 命运的齿轮

刘长青很忧郁。

因为蹲了接近一节课的马步,到了放学后,他在回家的途中腿都感觉有些胀痛。

迈着僵硬的步伐,推着老旧的单杠自行车,刘长青一副郁闷的神色。

他必定觉得郁闷。

在他的记忆中,从公司离职的他回到了自己老家,在地铁上教训了一个偷拍自己的女生之后,回到家就受到了母亲的相亲逼供。

幼儿深受父亲毒害的他,在大学毕业后也没有选择寻找伴侣。

准确来说,他懒得找。

每天加班加点做图,头都快秃了哪还有时间跟那些女人胡扯,习惯了单身的他在父母提出相亲这一建议的时候,本能的有着抗拒。

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了母亲筛选的相亲对象后,刘长青便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等他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在自己身处于厕所内。

周围有着一同拉屎的小伙伴。

懵逼。

迷茫。

匆忙的用手上攥着的本子纸擦拭完毕,刘长青便像逃跑一般,不顾其他人的呼喊,跑了出去。

然后便蹲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一个人怀疑人生。

从记忆中得知,自己这具身体也叫刘长青。

高一下学期。

也从对方的记忆中了解到,如今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熟知的那个世界,历史上的名人发生了变更不说。

时代也往后倒退了许多。

例如眼前这个自行车便是如此。

刘长青已经不记得上次见到这种单杠自行车时,是什么时候的记忆了。

本就扎马步扎的腿疼的他,在推着自行车离开了学校,正准备潇洒的迈腿上车……

谁曾想,因为体力不支,导致下体撞到单杠,受到了重创。

他夹着腿,独自蹲在墙角呻吟了许久。

不知过了多久才缓过来劲。

然后便是推着自行车,没有骑。

记忆还有些混乱。

除了父母的名字,以及这些年的过往后,最清晰的记忆便是那名叫做李宛冉的少女。

刘长青一向懒得和女人打交道。

他这次也没打算跟对方有太多的接触。

老老实实的发财不舒服吗?

想到这,刘长青原本萎靡的精气神稍微好上一些。

这是黄金时代,站在风口上稍微挥一挥胳膊就能飞起来。

好好挣钱,等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想着想着,刘长青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不过很快他便笑不出来了。

站在十字路口的他看起来有些迷茫,先是瞅了瞅左边,又瞅了瞅右边,记忆中回家的路似乎是往左边走,可身体的肌肉记忆操纵他从右边走。

这让刘长青一时间有些捉摸不定。

好在这种症状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决定跟随本心,朝着右边走。

可刘长青并不知道。

身体之所以会带着他朝着回家相反的方向前进,则是因为这条路是李宛冉和安苑瑶回家的必经之路。

原身没少干这种跟踪之事。

走了一段距离。

或许是耽误了太多的时间,路上的学生已经看不到几个人了,在路过一个巷口的时候,刘长青似乎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动静。

脚步停了下来。

扭头望去。

却看到几个人围着一个推着自行车的女生。

言语间还掺杂着一些贱笑声。

刘长青的眼中容不得沙子。

他最厌恶的便是这种流里流气的家伙。

想到这,他作势要把自行车停好,嘴中则是朝着里面喊道。

“你们……”

“滚!”

“……”

话没说完。

刘长青猛地意识到,对方四个人。

自己一个。

真要打起来,自己铁定被揍得不轻。

呆了一秒之后,连忙推着自行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让被围住的安苑瑶更加绝望。

像是害怕一般,缩着脑袋,双手却紧紧的攥着自行车把头。

看到她这幅模样,围着她的几人更加兴奋了。

甚至有一个还忍不住伸出手,准备摸一摸她的脸。

犹如受到惊吓一般,看见对方伸过来的手,安苑瑶连忙后退,不停的用手拨开对方的胳膊。

正所谓,越反抗,他们越兴奋。

看到安苑瑶这种反应,四人相识一笑,随即缓缓的朝着安苑瑶走去。

另一边。

刘长青刚走没几步,却突然见到巷口不远处蹲着的一个男生。

看起来身体有些瘦弱,双手还死死的攥着一块板砖。

见状,刘长青双眼一亮。

连忙走上前,夺过了手中的板砖。

撂下自行车说道。

“砖头块借我用用!”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便手持着板砖,折返回去。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

以至于李崇明还没反应过来。

呆呆的看着刘长青抢走自己手中的板砖,折回巷内。

他……谁啊?

——————————————

李宛冉很慌张。

在李权章停好车后,便立马开门下了车,朝着记忆中的那条小巷奔去。

而刚刚停下车的李权章,生怕对方发生什么意外。

开门下了车后也急忙跟了上去。

全力奔跑着。

李宛冉似乎跑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

当她出现在巷口的那一刻……

望着眼前的场景。

正在喘着粗气的她,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巷内只有两个人的身影。

一个是安苑瑶。

另一个是……

“刘长青……”

像是无意识一般,李宛冉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因为鼻子被揍了一拳,所以流血不止的刘长青,此刻正昂着脑袋,阻止继续流血的举动。

而一旁的安苑瑶则是满脸担心的蹲在一旁搀扶着他。

听到巷口传来的呼喊。

刘长青昂着的头垂下,望向巷口。

当看到胸口正在起伏,且满脸复杂的李宛冉时……

“喂,你有没有纸啊,给我一张我止下血。”

“……”

“宛冉……”

安苑瑶也瞧见了李宛冉。

被吓坏的她,此刻的脸色有些发白,头发也变得凌乱起来。

没等三人多说什么,紧跟上来的李权章也出现在了巷口。

当看到安苑瑶搀扶着那个黝黑的少年时……

没多想,李权章立马走了上去。

询问起安苑瑶。

而李宛冉只是站在那里。

像是傻了一般,望着紧紧攥着刘长青胳膊的安苑瑶。

两人的肤色有着强烈的对比。

在她的眼中变得格外明显……

她似乎听不到其他的声音,只是看着两人张着嘴,向李权章描绘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

明明……

是我先……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