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5章 不会再错

李权章询问完安苑瑶与刘长青二人刚才所发生的的事情后,便走出巷口打了一通电话。

处理完毕火后,便准备送安苑瑶回家。

见义勇为的刘长青也止住了鼻血,呆呆的站在一旁望着三人上车后离去。

从车窗的位置,见到那名叫做安苑瑶的女生探出身子,望着自己。

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坐回了车内。

望着离去的车辆,刘长青推着自己那架老旧的自行车。

自言自语道。

“不送我回去吗……”

车内。

李宛冉默默的转过头,看着身旁坐着的安苑瑶。

直到现在她的脸色还和平常不太一样,看样子刚刚那件事对她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阴影。

而安苑瑶并没有注意到李宛冉的这股视线,像是有心事一般坐在位子上,头微微低着,看着自己的双手。

时间过得很是缓慢。

两人在狭小的车内,各怀着心思,直到安苑瑶开口打破了这一切。

盯着自己的掌心。

安苑瑶的双眼有些出神。

她不自主的,脑海中闪现出刘长青的身影。

想到对方持着砖头折返小巷后,被几人围殴反抗的样子。

那个黑黑的少年……

“宛冉……”

轻轻的呼唤一声。

随后,安苑瑶将头抬了起来,看向一旁同样盯着自己的李宛冉。

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

“他是叫刘长青吗……”

“……”

听到对方的这声询问。

李宛冉看着安苑瑶的那双眼,望着对方眼中带着的稍许期盼。

在此刻,她忽然意识到。

或许自己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历史进展。

两人……提前相识。

内心中升起一股复杂的情感,李宛冉先是将自己的视线从安苑瑶的身上移开,随即望向了一旁的车窗。

望着车外飞快闪过的场景,良久之后,才给出了回应。

“嗯……”

——————————————

李权章开车先将安苑瑶送回了家中,随即找到安权承说明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安权承没有说什么。

只是在检查完女儿是否受伤害,确保没有太大的伤害后,他便沉着脸冲向厨房,拿起刀便要出门。

好在安苑瑶的母亲制止住了对方。

在情况变得糟糕之前,李权章便带着李宛冉离开了这个地方。

开车回到了家中。

铁大门打开后,车子驶了进去。

李宛冉则是在下车后,独自一人走向了大门口。

推开门,走了进去。

“回来了。”

沙发上,李政茂将手头上的香烟碾灭,没有回头看向身后的他,却知晓是自己的女儿回来了。

听到父亲的这句话。

李宛冉进屋的脚步忽然间慢下了许多。

没有立马回答,而是环顾了四周,看着周围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环境……

“爸……”

“过来。”

听到这句话后,李宛冉走了过去。

坐在了父亲一旁的沙发上。

直到这时,她才发觉到为何自己进屋后,父亲一直没有回头看向自己。

因为……

此刻的李政茂面前摆放着一个小盒子。

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八音盒。

那种打开后,拧上劲自己会响起音乐的盒子,顶部还有这一个芭蕾舞人偶的玩具,伴随着音乐的响动转着圈圈。

看到父亲在摆弄着这个东西……

“这是托朋友从国外带来的。”

这般说着。

拧动发条之后,八音盒发出了声响。

同时,李政茂的视线也从上面移开,看向了一旁的女儿。

严肃的神情在此刻消失。

露出笑意。

“不错吧,我觉得你会喜欢。”

“……”

“怎么了,不喜欢这个吗?”

“不是的……”

抬起手,擦拭了一下眼角。

对于这个去世很久的父亲,当再一次见到后,李宛冉忽然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她至今还记得,父亲因为工作的缘故,在自己高中时期很少归家……

望着女儿这幅模样,李政茂想要说些什么。

但还没等他开口,便听到楼上忽然传来砸东西的动静。

刚刚还带着笑意的脸色,顿时收敛起来。

没有吭声。

随即李政茂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步的朝着楼梯的位置走去。

而李宛冉像是没有看到父亲离开一般。

眼中只有面前的那个八音盒。

不一会楼上便传来了父母二人的争吵声。

尤其是母亲的声音……

一字不差的传入李宛冉的耳中。

“不要碰我!”

“老婆……”

“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

“……”

熟悉的一幕再一次的发生。

李宛冉似乎并没有受到惊吓。

她只是望着眼前的八音盒。

听着其中传出的音乐,与楼上的争吵声混杂在了一起。

望着……

八音盒中的那个人偶。

被囚禁在八音盒中的人偶。

这一次……

自己不会再错了。

——————————

另一边。

刘长青最终还是回到了家中。

一进家门,母亲便发觉到了他脸上的伤痕。

心疼坏了。

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刘长青的这具身体深受父母的宠爱。

虽然家庭条件并不算好,但为了孩子,夫妻二人也是尽心尽责,从没在吃穿用上亏待了他。

甚至在本就不大的房子里,单独给他安排了一间屋子。

吃晚饭时,也会询问他想吃什么。

这让刘长青感到了受宠若惊。

同时……也有些害怕。

他其实很清楚,眼前的这对夫妻,宠爱的自己自己这具身体。

虽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获得了原身的记忆。

但……自己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刘长青。

不知出于怎样的原因,稍微吃了几口饭后,刘长青便打着回屋做作业的借口,逃离了饭桌。

回到房间的他,则是趟在了床上。

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

想着想着,就想跑偏了。

想到了李宛冉……

想到了安苑瑶……

同样也想到了那个在巷口蹲着,手持砖头的瘦弱男生。

“……”

平躺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刘长青猛地坐了起来。

眉头紧锁着。

十分诧异。

不知道处于何种情况,他一想到那家伙的脸,便想着揍对方一顿。

但熟知原身记忆的他,知道自己以前没和对方有过交流。

那……

为什么想打他呢?

奇怪……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