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6章 害怕

“为什么要转班?”

这样的话从安苑瑶的嘴中传出。

两名少女坐在车后座,相比李宛冉那副淡然的面孔,此刻的安苑瑶脸上则是充斥着不解。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的好朋友为什么要做出转班的举动。

要知道,她们二人可是从小便一直是一个班的。

坐在驾驶位的李权章也听到了后排的对话,面对这种情景,他只是偷偷的从内视镜内看了一眼,随后便安心开车。

听到安苑瑶的问题,从坐上车后便一直没有开口的,慢慢的将头转向一侧。

望着安苑瑶的那张脸。

和记忆中的那张脸相比,如今的她格外的年轻。

对视只是短短的几秒,很快李宛冉便将自己的视线移开,不知为何在她与安苑瑶对视的时候,竟然有一种正在做对不起对方的事情。

就像是……

抢走了对方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没有立即回答,李宛冉沉默下来在脑中思考许久之后,才回应道。

“我跟你说过的。”

“你说过……”

这话刚刚开口,安苑瑶便反应了过来,她想到了曾经李宛冉跟自己所说过的话。

那个黑黑的男生……

但,就算是这种说辞,她也觉得无法理解。

不清楚为何对方会在短短的几天内,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她显然不能接受这个说辞。

但……

她似乎没有反驳的理由。

安苑瑶不知道,为什么李宛冉可以为了一个人抛下自己,为了一个男生……连招呼都不和自己打一声,便一声不吭的离开。

她想要去问对方,可每当她想要开口质问的时候,面对的则是李宛冉那张显得有些陌生的神情……

所谓的陌生感不是空穴来风。

明明她还是她,样貌身材性格都没有任何变化,但与对方相处的这几天,安苑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与自己的那股距离感……

像是有意无意的避开自己一般,不愿和自己有过多的交流。

就像是……在提放着自己。

安苑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她从小到大与李宛冉一同成长,两人本就是多年的好闺蜜,一直以来都没有过太大的争吵。

她不明白,为何对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愿和自己一同回家,就连班级也转了……

提着书包的手攥紧起来,安苑瑶低着脑袋看着。

时间在缓慢的度过,明明话就在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明天……”

过了良久,明天二字才从安苑瑶的口中传出。

可还没等她说完,一旁的李宛冉便立马给予了回应。

“明天我有事情要办,恐怕不在家,”

“……”

这样的回答,意思已经很是明确了。

安苑瑶同样也意会到了。

沉默着。

这一次,她没有在说任何话。

她知道,不论自己问了什么,得到的依旧是这个答复。

她也很清楚,李宛冉在瞒着自己。

瞒着自己……

车子最终抵达到了安苑瑶的家门口。

在开门下车后,安苑瑶并没有像往常那般挥手告别,高喊着【明天见】之类的话。

透着书包的她只是默默的站在车外。

透过半开的车窗,望向车内的李宛冉。

李宛冉同样看了她一眼。

很快便扭过了头,告知李权章开车离开。

车子驶动。

消失在了安苑瑶的视线范围内。

“……”

“……”

车里只剩下了李权章与李宛冉二人。

对于两人今天明显不对劲的状态,算是长辈的李权章问出了心中疑惑。

“你和她吵架了?”

“没有。”

听到李权章的询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李宛冉瞬间便回过了神,反驳着。

回答完,李宛冉便愣了一小会,随即将视线投向了车窗外。

望着路边的景色。

“只是害怕罢了……”

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在无人问她的情况下,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声音不大。

但却被开车的李权章听在耳中。

双眼透过内视镜看向后座。

看着自家这个大小姐扭头看向窗外的样子。

以及……脸上那淡淡的惆怅……

她……

在害怕什么?

另一边。

安苑瑶提着书包站在原地,望着载有李宛冉的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如若把两人之间的友谊比坐小船,此刻载有二人友谊的小船恐怕已经摇摇欲坠了。

安苑瑶并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姐姐!”

身后传来的动静打断了安苑瑶的思考。

还没等她转过身,身后便窜出了一道身影,迈着飞快的步伐从门内窜了出来。

紧紧的从后面抱住了她。

回过神来,安苑瑶转过身望向抱着自己的人。

是她的弟弟。

今年六岁的安浅寻。

见弟弟独自一人出现在门口,安苑瑶暂时抛下了刚刚脑中所想,反手牵起对方。

本就不太开心的她不想在自家弟弟面前展现出来,因此只能僵硬的挤出了一副笑脸,开口问道。

“你怎么自己在门口待着?”

“妈妈在打爸爸!”

“啊?”

弟弟的这番回答着实吓到了安苑瑶。

在她的印象中,自家父亲一直都是十分威严的存在。

母亲稍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便会迎来对方的呵斥……

但很快,安苑瑶便想到了。

可能是弟弟看错了,应该是父亲正在打母亲。

意识到这一点,安苑瑶也没心思在门口待着了。

连忙牵着弟弟朝着自己家跑了过去。

穿过小院,还没等她进屋,便听到了父亲的吼叫。

“苏妍,我警告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好啊,你今天就别忍着了!”

“你不要逼我,逼急了我自己都怕!”

“今天你就给我把话说清楚!”

“喂……把擀面杖放下!”

“爸!”

听到这番争吵,安苑瑶也顾不上其他的,连忙撒开弟弟的小手,冲进了厨房里。

可当她踏进屋内的那一刻,便整个呆愣了下来。

只见,母亲苏妍举着擀面杖。

地上蹲着父亲。

两人似乎都在气头上,尤其是母亲因为生气的缘故,一张脸涨的通红。

在安苑瑶进入屋内的那一刻,夫妻二人的视线便看向了门口。

“……”

“……”

气氛在短短数秒内,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直到……

“咳咳!”

猛咳两声,原本蹲在地上的安权承猛地站了起来。

一把夺过妻子手中的擀面杖。

死死的握在手中。

并申请严肃的喊着。

“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

听到丈夫的话,苏妍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她瞧见丈夫给自己使了个眼色。

短暂愣神之后,反应过来。

演技浮夸的应答着。

“啊……老公我错啦~”

“哼,知道错就行了。”

“别打我,我再也不敢顶嘴了……”

“啊?”

“爸!你怎么能这样!”

听到母亲说出这种话,站在一旁的安苑瑶顿时变得很是生气。

连忙走上前挡在母亲身边,怒视着面前拿着擀面杖的父亲。

而安权承则是望着眼前的母女……

望着刚刚还一脸害怕,但此刻站在女儿身后,一脸得意的苏妍……

貌似……又被女儿讨厌了……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