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27章 难言

对安权承来说。

没有什么比被自家女儿讨厌更让人难受的事了。

如今便是这个状况。

因为面子问题,不想在自家孩子面前暴露出自己妻管严这一事实的他,只能强装威严,因此在女儿留下一句讨厌自己的话后,他便呆立在原地,望着母女二人结伴离开厨房……

手中握着那根擀面杖。

无助的站在那里。

被女儿讨厌了……

被宝贝女儿……

被……

脑海中一直重复着刚刚女儿所说的话,安权承犹如丢了魂一般,低着脑袋,双眼无声的盯着脚下的地板砖。

人生在这一刻似乎已经失去了继续下去的意义……

然而,父亲的这一举动全被一旁的安浅寻看在眼中。

如今还年幼的他显然并不了解此刻父亲的心情。

只是站在门口,吸吮着自己的大拇指。

因为母亲不让他吃糖的缘故,他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解馋。

一双大眼睛盯着父亲手中的擀面杖。

过了一会后,才有些好奇的问道。

“爸……你今天要包饺子吗?”

“……”

儿子的这句话使得安权承回过了神。

原本微微低耸的脑袋也在此刻抬了起来,望向门口的儿子。

又看了看手中的擀面杖……

脾气上来了。

“吃,成天就知道……”

“姐姐最喜欢爸爸包的饺子了!”

“……”

刚想发泄一番的安权承听到儿子的这句话,顿时愣了下来。

犹豫片刻之后,走向前。

来到儿子面前,拿着擀面杖蹲了下来。

“你是说……你姐喜欢我包的,不喜欢你妈包的?”

“嗯,姐姐说爸爸包的皮厚,她喜欢吃皮!”

“是这样吗?”

“嗯嗯!”

听到儿子的这番话,安权承愣了许久。

慢慢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逐渐变为狂喜。

他知道该怎么来挽回和自己女儿之间的关系了!

想到这,安权承神情激动的站了起来,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擀面杖,大步阔阔的朝着案板的位置走去。

而安浅寻看到父亲面带狂喜包饺子的样子,在观察一会后突然转身离开了这里,一路小跑。

来到母亲的身边。

一进屋便来到母亲的面前,伸出小手,大声的说着。

“爸爸包饺子了!”

“好嘞。”

看见儿子向自己邀功,苏妍很快便知道儿子完成了自己布置下的任务。

并没有食言,当即便从兜里掏出糖果递了过去。

伸手接了过来,随后安浅寻便一蹦一跳的离开了屋内。

只留下一脸茫然看着这一切的安苑瑶。

她不能理解,刚刚还很难过的母亲,为什么听到弟弟说父亲包饺子后,立马换上笑脸。

苏妍显然看到了女儿脸上的困惑。

开口说道。

“自从你前天遇到那件事后,你爸整天就愁眉苦脸的,我怕他这样下去迟早要憋出病来。”

“前天……”

“所以……等一会吃饭的时候,你就夸你爸包的饺子好吃,他听你夸他就开心。”

“……”

望着说出这句话的母亲,安苑瑶沉默了下来。

前天发生的事情至今还被她记得。

以及……那名少年。

————————————

安苑瑶很好的完成了母亲的任务。

听到女儿的称赞后,虽然安权承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但实际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正当一家人吃着饺子的时候,屋外出现了一人。

“权承,你出来一趟。”

“……”

李政茂站在屋外。

对于他的突然摆放,苏妍与安苑瑶明显觉得有些意外。

很快,安苑瑶便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站起来向对方问好。

“叔,晚上好。”

“嗯,你们先吃。”

应答一声,随后李政茂便看转身离开,而餐桌上的安权承看见后,也没有多讲,直接起身跟了上去。

两人穿过小院,来到了外面。

脚步停了下来。

夜色已经降临,因为没有路灯的缘故,只能勉强借着周围的光亮。

转过身,看向身旁的安权承。

李政茂开口说道。

“那几个人抓到了。”

“抓到了?”

“嗯。”

点了点头,李政茂继续说道。

“都是些地痞流氓,在附近经常晃悠,前两天不知道跑哪去了,今天才抓到,浪费了不少时间……”

说到这,李政茂的语气忽然停顿片刻。

过了一会后才继续说道。

“你想怎么处理,背景我都查……”

“政茂。”

话还没说玩,便被安权承打断了。

两人自小一个地方长大的,安权承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好友的性格。

虽然女儿遇到危险使他很生气,但安权承始终没有办法像他这般心狠手辣。

虽然不甘,但还是说了出来。

“送局子里吧,交给警察处理。”

“这样没多久就放出来……算了,依你的。”

李政茂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此刻安权承脸上的表情后,他又忽然闭上了嘴巴。

他也同样很清楚对方的性格。

在李政茂看来,安权承始终是有些婆婆妈妈的,做事不够果断。

自己女儿受到这种屈辱,如若是他……

“哎……”

叹出一口气来,听到人被抓到后,安权承心里着实放松不少。

仰头望向夜空。

“你吃饭了吗?”

“没吃呢。”

“我在家里包了饺子,你吃吗?”

“你包的?那算了吧。”

“……”

简单的念叨了几句,两人相继陷入了沉默。

并排站着……

“权承……”

“嗯。”

“陪我出去喝一杯吧。”

李政茂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他的心情同样不佳。

当安权承看向他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他的脸上竟然显露出了倦意。

他……好像很累。

“……”

沉默片刻,安权承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她……还是那个样子?”

“嗯,也算是对我的报复吧。”

这句话从他口中传出。

只有在面对安权承,他才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李政茂不复往日的威严,此刻的他看起来像是被生活压垮的男人。

家庭的矛盾让他备受煎熬。

虽然这样的话不该说,但安权承同样不想看他继续这样折磨自己。

“要不……你们离婚吧。”

“不行。”

还是同样的回答。

“我年轻时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唯独现在我想弥补她一些。”

“那也不全是你的问题,她……”

“别说了。”

打断了安权承的话,李政茂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扭头看向身旁的这个男人。

与自己一同长大的男人……

“陪我喝点。”

“……”

望着眼前的李政茂,安权承说不出任何话。

过了许久。

安权承忽然转过身,朝着里屋走去。

只留下这样的一句。

“我跟我老婆说一声,省得她生气。”

视线跟随着安权承的背影,看着对方回去……

独自站在原地,李政茂就这么回过头看着。

他不知道从何时开始……

自己竟然会羡慕对方的生活。

羡慕对方……

幸福美满的家庭。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