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2章 再一次

再送李宛冉回家的这段路,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外加上两者回家的方向是相反的,因此待刘长青骑着自行车朝自己家方向前进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这个年代,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像后世那般聚集,路上也仅仅只是看到零零散散的路人。

在行驶一段距离后,人烟也变得稀少许多。

骑着自行车,刘长青看起来有些心事。

刚刚在李宛冉家中待了一会的功夫,这让刘长青有些了解为何对方的性格会显得有些古怪了。

更别说临别时自己听到的那声尖叫,以及李宛冉父亲拉上二楼窗帘的举动。

对方的家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以及上周自己送李宛冉回来时,她们家传来的争吵声……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暗示着什么。

路过上一次遇见秦若柳的地方。

刘长青下意识的撇了一眼,但并未在此发现对方的身影。

看样子经过自己上一次的教训,那些野狗貌似学乖了不少。

正当刘长青准备加速通过时,不远处的巷口外,却看到了一只狗的身影。

从形态来看,很像上次见到的三只中的一个。

视线投向巷口,天色昏暗外加没有灯光的缘故,望过去但却看不到巷内的场景,虽然不知为何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刘长青并没打算理会。

正当他要从巷口骑过时……

像是看守那般,趴在巷口的狗听到动静后,立马警觉的站了起来,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刘长青,并没有发出任何叫喊。

一人一狗对视着。

直到刘长青远去。

看刘长青离开后,那只狗则像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般,再一次趴了下去。

静静的趴在巷口。

风微微吹着。

随着月份的推移,天气的炎热程度也在逐渐下降,并不像往常炎炎夏日,夜晚的气温明显开始降低。

老旧自行车车链的摩擦声忽然传来。

已经骑过头的刘长青再一次的折返回来,和刚刚相比,此刻的他单手握着把头,另一只手则是不知从哪捡来了一块转头。

朝着巷口的位置进发。

听到动静,野狗猛地窜起,紧接着对方的口中传来了低吼的警告。

刘长青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

撂下自行车,口中骂骂咧咧的跑了过去,高举着手中的转头就作势要砸向野狗。

“汪汪汪!!”

伴随着这声叫喊,巷子内的另外两只也窜了出来。

看到熟悉的三个身影,刘长青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没有丝毫惧意的冲了上去。

巷内。

秦若柳相当狼狈。

靠墙的位置堆积起了一堆杂物,杂物的不远处属于她的自行车倒在地上。

而她就蹲在杂物堆上,双手捂着耳朵,将头埋在腿上,一副不敢面对现实的样子。

如果离得够近还能听到她的声音。

一直在嘟囔着……

“对不起……对不起……”

似乎在像什么道歉一般。

在放学回家的那段路上,秦若柳并没有发现那三条恶犬的踪影,原本以为经过上一次后,它们应该算是放过了自己。

可谁曾想……它们依旧在哪。

见到恶犬的那一刻,秦若柳害怕极了。

飞快的踩着自行车便没有目标的前进着,可它们三个分工明确,硬生生的把她围堵在了这个巷口内。

鉴于情况紧急,不得已的她只能爬上了杂物堆。

这才没有受伤。

因为是小型犬的缘故,依照那三只的体型完全爬不上这个杂物堆。

这才有了此刻的景象。

她已经觉得没救了。

本来这条回家的路就因为偏僻的缘故,人烟稀少,放学后的刘长青也送李宛冉回家,很可能会从另一条路走过。

这样看来不可能有人发现她。

只能等父母收摊后……发觉自己不见后来找寻自己。

可那时候已经很晚很晚了……

自己最怕黑了……

好……可怕……

“你……没事吧?”

隐隐约约,秦若柳似乎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因为捂着耳朵的缘故,听起来显得很是模糊且不清晰。

正当她以为是幻听的时候,却听到了杂物堆的有东西爬上来的动静。

当场吓了一跳。

一屁股坐在上面,一双腿毫无章法的乱蹬着,眼睛紧闭,口中传来害怕的尖叫,喊着驱赶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吗!!走开走开,不要过来!”

脚似乎踢到了什么,紧接着便是一身闷响。

随后……是一声痛呼。

“你有病啊,乱踢什么!”

“啊……”

愣神片刻,秦若柳感觉自己似乎听到刘长青在说话。

意识到这一点后,她原本紧闭的眼睛在此睁开,望向了自己的前方。

看着杂物堆下,被自己踹下去的人影……

因为没有光亮的缘故,秦若柳看不清眼前这人究竟是谁。

抬手挪了挪眼镜,眼睛也慢慢的眯了起来。

缓缓向前挪动一段距离。

“你……是……”

“你同桌!问你话也不说,上来就给我一脚!”

刘长青显然有些不太爽,从地上起来后,便不停的用手拍打着屁股上的灰尘。

向前迈出几步,凑了上去。

微微昂头,看着坐在杂物堆上的女生。

当看到对方那张惊魂未定的脸后……

语气放柔许多。

“下来吧,它们三个已经被我赶跑了。”

“……”

听到刘长青这一说,秦若柳呆滞一会。

脑袋向前伸了伸,看向对方身后。

“真……真的吗……”

“也不知道你那么怕它们干什么,又不咬人就只会叫。”

说着,一脚踏上杂物堆。

朝着对方伸出右手。

缓缓说道。

“下来吧。”

“……”

看着刘长青递过来的那只手,秦若柳呆呆的望着。

手抬了起来。

向前伸了一段距离,在两人的手即将接触的那一刻,她忽然向后缩了一点。

见状,刘长青没有说话。

只是强硬的一把拽住对方的胳膊,将其从杂物堆上拽了下来。

这一举动导致秦若柳很是害怕,嘴中也传来了一阵惊呼,下一秒,她便被对方抱在了怀中。

被镜片遮挡住的双眼,缓缓睁大。

直到这一刻,她才能看清对方的脸。

看着棱角分明的脸型,以及微微紧锁的眉头。

他……

“你好重啊,一百几?”

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刘长青不堪重妇的将其放了下来,在对方完全站稳身形后,便松开了抱着对方的胳膊。

向后退了一步。

或许是被野狗追赶的缘故,她不知何时哭过一场。

也是因为距离足够近的缘故,刘长青才能够看清楚对方那红红的眼眶,以及黏在脸上的发丝。

望着自己班的班长,在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多次把自己送进办公室的恶人……

叹出一口气来。

“你从放学后,就一直躲在上面?”

“嗯……”

沉默了片刻,听到刘长青的这句询问,秦若柳才反应过来,弱弱的嗯了一声。

随后手有些无助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反驳着说道。

“我才八十六斤……没有一百多……”

“胡扯,我能不知道你多重?你这个头怎么可能才不到九十。”

“真的八十六……我上周才称的……”

“行行行,不说这个了。”

不想和对方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争辩,刘长青开口询问道。

“有没有哪刮伤?你穿个裙子就爬上去……”

“腿疼……”

“腿?小腿吗?”

说着,刘长青便要蹲下查看一番,可刚蹲到一般他忽然意识到,对方穿个裙子自己要是撩开检查……

那不就是耍流氓吗?

想到这,蹲到一半的他又重新站直起来。

撇了一眼对方露出小半截的小腿,转身朝着倒下的自行车走去。

将其扶了起来。

检查一番后,并没看到有任何损坏的地方,拍了拍自行车车座,刘长青扭头看向身后。

“走吧,这里黑不溜器的……你回家处理一下,别到时候发炎了。”

“嗯……”

说完,刘长青便推着自行车向着巷口走去。

在他走出一段距离后,秦若柳也慢慢跟了上去,在走到巷口位置的时候,她还左顾右盼一番。

确保看不见那三条狗的身影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望向架好自己自行车的刘长青。

“谢谢你……”

“举手之劳。”

淡淡的回应一句。

实际上,在路过巷口的时候,刘长青一开始并没打算回来,可是在骑行了一段距离后,他才忽然意识到,那只狗的形态确实和正常狗不太一样。

现在看来,当时对方之所以没向自己发出驱赶的吼叫声,大概是被自己上一次打过一顿。

因此心生惧意。

欺软怕硬这一点,可用于所有生物上。

如果秦若柳不害怕狗,在对方第一次欺负她的时候,就勇于反抗,那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

想到这,刘长青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为什么那么怕狗?”

“小时候被咬过……”

“怪不得。”

听到对方这句回答,刘长青一脸原来如此的模样。

有的人害怕虫子老鼠,有的人也害怕狗和猫,如果从很小的时候,狗就对她造成过威胁,那也不难理解为何惧怕对方了。

外加如今的野狗确实无法无天。

欺负人还欺负上瘾了,从前阵子秦若柳给自己的描绘中不难发现,对方已经不是一次围堵她了。

可是……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盯上她?

这一点,便不得而知了。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