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49章 暗示

李宛冉对于刘长青的印象很片面。

在结婚生子的那些年里,因为很少和对方有过沟通的缘故,她对对方的了解少之又少。

直到与对方的感情破裂,离婚之后,她才开始慢慢的注意到对方。

也是从那时开始,她才了解到,原来刘长青也有着那么多的闪光点,不论是在性格上还是行为处事上,都与自小便崇拜的父亲很是相似。

而这样一个略显有些大男子主义的人,露出这种困惑的表情……

没有比这更让她感到愉悦的事了。

虽然并未见到刘长青此刻的神情,但从对方刚刚抖腿不难看出,因为是在上课,所以并不敢对自己说些什么。

意识到这一点,也是确信这一点的李宛冉,逐渐开始变得有些放肆起来。

胳膊放在桌面上,左手压着书本,右手拿起笔。

表面上是一副正在认真听课,准备随时将老师所说的重点记录下来的乖学生模样。

实际上……

消停不到十秒,便再一次的偷偷将脚伸了过去。

探了一小会之后,成功的触碰到对方的小腿。

轻轻蹭了几下。

这导致前方的刘长青再一次的皱起眉头,回过头瞪了对方一眼。

或许是扭头幅度太大的缘故,这一举动被讲台上的老师收入眼中,不能允许有学生在自己课堂上如此走神,因此他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

“咳!”

“……”

听到老师这一提醒,刘长青的目光也从李宛冉那略显无辜的脸上移开。

握着笔的手稍稍用力。

低头,看着对方缩回去的脚。

事不过三,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心里默念着,刘长青装出一副没关系的模样,抬起头看向黑板。

有句话说得好,尝到甜头后,便很容易上瘾。

李宛冉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在前两次的成功戏弄后,第三次也仅仅只是间隔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便再一次的将脚伸了过去。

可这一次,显然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脚尖刚刚感觉触碰到他的小腿,可下一秒,刘长青便夹紧了双腿。

等的就是这一刻!

双眼略微睁大一些,李宛冉试着将自己的脚抽回来,可显然她的力气与刘长青并不在同一等级。

外加上座位的问题,刚想要加大一些力气,桌子便开始略微抖动起来。

在寂静的教室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察觉到老师与其他同学看过来的目光,李宛冉也就放弃掉使劲将脚抽回来的举动。

伸出手,轻轻戳了戳前方刘长青的后背。

像是寻求和解一般。

而刘长青则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愿,本来今天就有些不爽,对方还三番两次的挑衅自己……

而且事不过三,前两次放过也就放过了,第三次……

这是底线,属于他的底线。

想到这,刘长青故意将手中的笔从桌上拨到地面。

随即装作要捡笔的样子,弯下腰。

伸出手。

朝着被自己禁锢住的那只脚伸去……

而坐在后方的李宛冉,原本正常的脸色,不知为何开始逐渐变得红润起来。

身体也开始有着小幅度的抖动。

握着笔的右手,也因为太用力的缘故……

指尖开始发白。

直到……

“呀!”

像是无法忍耐一般,从她的口中传出了这样的声响。

与此同时,老师也讲到了题目的重点所在,刚准备说出解题思路,却被这突入起来的一声打断。

面色略带不喜。

拿着粉笔的他,转头看向了声音发出的位置。

刚想开口批评一番,可看到脸色涨红的李宛冉时,原本打算说出的话也没能说出口。

而是显得有些诧异的问道。

“李宛冉,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怎么脸红成这个样子?”

“……”

班级内一片寂静。

同学们听到老师的这声询问后,也都将目光投向了李宛冉所在的位置。

同样,秦若柳也跟着将头转了过去。

当瞧见对方那依然布满红晕的脸色,神情中也透露着不解。

回过头看了一眼刚刚捡完笔,抬起身的刘长青。

视线的余光,发觉到了他脚下的那双鞋……

以为自己看错的她,先是一愣,然后迅速的眨巴了几下眼睛。

目光透过镜片,在一次的看向他的脚边。

双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嘴巴下意识的张开,诧异的目光投向了身旁的刘长青。

看着他的侧脸。

他……在干什么!

而坐在后方的李宛冉在听到老师的询问声后,抓紧时间调整了自己的状态。

深呼吸几口气候,挺直腰板的她将头抬起。

望向讲台上的老师。

微微摇头。

“没有,感觉有点热。”

“热?靠窗的同学麻烦把窗户开一下,确实有点热。”

听到李宛冉的回应后,老师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待坐在靠窗位置的学生将窗户打开后,他便再一次的转过身,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其他同学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开始认真听课。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

隐藏在桌子下方,不被旁人察觉的的地方。

李宛冉左脚上的鞋子不翼而飞,留下的只有套在脚上的白色短袜。

有些不适的活动一下,李宛冉望向前方的刘长青。

抿了抿嘴。

思考片刻之后,伸手拿过一旁放着的笔记本,翻开到了后页,将其撕下来一张后。

用笔在上面书写起来。

写完之后,便把写着字的那面撕开,折叠一下后,朝着前方丢了过去。

准确的落到了刘长青的桌面上。

跳动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

这一点也被一旁的秦若柳收入眼中,在刚刚发觉刘长青的座位下有一只鞋子后,她便已经从学习状态中脱出。

像是偷瞄那般,虽说还握着笔,一副要记录老师所讲的知识点,可实际上,眼睛却无意识的瞄向身旁。

看着刘长青捡起那个小纸团。

然后拆开观看……

然后重新握成一团,在手里搓了几下后,丢向地面的举动。

上面……写的是什么?

坐在后方的李宛冉显然也注意到了刘长青的举动,不免感到有些着急。

看着刘长青丝毫不愿理会自己的样子,拿着笔不知道在画着上面东西。

正当她想着该如何要回自己的鞋子时……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