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61章 秘密计划

放学时间。

依次将准备带回家的书本装进了自己的书包内,忽然却听到了刘长青倒吸一口凉气的动静。

这引得秦若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将目光投向了对方的脸上。

还没等她开口询问,便看到刘长青表情痛苦的将书包放置在桌面上,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无时无刻不再透露他此刻的痛苦。

“你俩先在班等我一会,我去趟厕所……”

语气听起来很是虚弱,并不像是伪装出来的样子。

正好方的李宛冉也听到了这句话。

将书包的拉链拉好后,抬头望了一眼刘长青。

随即又将视线投向了一旁的秦若柳的身上,盯了有一会后移开了视线。

“那你快去吧,我在这等你。”

给予了回应。

随即,刘长青便逃一般的窜出了教室门。

紧跟其后,孙凡也偷偷摸摸的拎着书包跟了上去。

这一幕被坐在位置上的李宛冉看在眼中,在张望了一会门口的位置后,又重新低下了脑袋。

她知道刘长青是在撒谎。

但并没有拆穿。

倒是秦若柳没有看出端倪,一直歪着脑袋,不解的想着对方为什么会肚子痛,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嘴里一直碎碎念着什么。

少女这一不太正常的关心被李宛冉尽收眼底,她开始对这个以前没怎么注意过的班长有了一丝警惕。

仔细看的话……

长相倒也算的上是上等。

虽说穿着有些普通,但性格上总感觉在哪见到过这种类型……

从见到对方的那一刻起,李宛冉便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像谁。

脸上的表情也在思考中,变得稍显困惑。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室内还在滞留的学生也逐渐变少。

直到……

李宛冉的双眼略微睁大一些。

原本低下的脑袋也在此刻抬了起来,望向了处于自己正前方左侧的位置。

望着秦若柳的背影。

在上一世,儿子上高中的那段时间,因为自己一人居住的缘故,他时常会在休息日抽空,带着作业来看望自己。

虽说大多时候都是他一人前来,但有几次也带了别人。

依稀记得……

有一个叫做周诗妍的女孩,还有个叫赵宣文的孩子……

张芸静好像也来过一次,以及……

那个戴着眼镜,看起来特别柔弱文静的女孩。

如今想来,那个孩子的长相倒是和秦若柳有着几分相似……

难道……

手不自主的攥紧包带。

李宛冉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严肃。

命运的轮盘……似乎再一次的转动起来。

另一边。

刘长青与孙凡二人并没有前往学校的厕所,也没有从大门的方向开溜。

而是来到了学校的正后方的位置。

人烟稀少。

看了看那不算太高的墙壁,刘长青回过头望向孙凡。

“带了吗?”

“准备就绪!”

回应了刘长青一句,随即孙凡便一把从包里揪出来了一个大袋子。

是用来装化肥用的那种编织袋。

上面还印着字。

看到这,刘长青欣慰的点了点脑袋。

“very  good,今天必须给那小子一点教训。”

“你还会外语?”

“必须的……多用功读书,你也可以像我一样优秀,霓虹语我也涉及一些……比如,压脉带,还有寒语,西八痛苦那!”

“真牛,你咋会那么多外语?都是啥意思?”

“夸人用的。”

“真洋气!”

对刘长青口中蹦出的外语,孙凡显得有些佩服。

谈论几句后便把揪出来的编织袋又塞回包里。

拉好拉链后,将斜挎包拽到了身后。

跟着刘长青踩着不知道是谁垒好的砖头,稍微费了一些劲,爬了上去。

然后高高的跳了下来。

两人都完好无损。

倒也没有歪着脚的现象发生。

只是脚有点麻。

甩了甩脚尖,刘长青看了看周围,确保这个地方还没有学生经过后,便加快脚步朝着前方的小道跑了过去。

孙凡也没有过多犹豫,大步的跟了上去。

——————————

今天的李崇明是自己一个人回家的。

就算已经距离上午过了大半天的时间,但他的脑海中还是一直回想着魏芬芬说过的那几句话。

就如同心中的一根刺一般,越想越气,越想越难受。

明明昨天还对自己十分欣赏的人,只是因为一件事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这让他无法接受。

一人回家的路总是孤独的。

没人说话,没人聊天。

只能独自走在街道上。

看着其他人欢声笑语,骑着自行车,或者徒步离开。

只有他……

只有……

“啊!”

嘴里发出一声怪叫,一直在想事情的李崇明显然没有注意到逐步朝他逼近的二人。

紧接着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套在自己脑袋上。

下一秒,便被抬了起来。

周围的一些学生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个时代并没有像后世那般通讯便捷。

遇到如今这种情况除了跑回学校找校方之外,已经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了。

又几名同学,在呆愣了一会后,连忙跑回了学校。

更多的则是聚集在不远处,观望着。

人数越来越多。

看着那两个赤着上半身,将衣服当口罩遮住半张脸的歹徒,殴打着那个被抓紧麻袋里的少年……

“哎呦……下手真狠。”

“可不是吗,专门往屁股踹,啧啧啧……”

“被打的是谁啊?”

“不清楚……也没看见,这俩人动手太快了。”

相比较周围人的议论声,已经稍作伪装的刘长青与孙凡则是不停的抬腿落脚。

同时嘴里还嚷嚷着。

“打小报告是吧!”

“玩阴的是吧!”

“找人演戏英雄救美是吧!”

“要点脸吗!”

在打了不知道多久后,刘长青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立拽住了孙凡。

压低音量,小声嘀咕着。

“该撤了。”

“哈…哈……”

因为衣服捂住嘴的缘故,呼吸显得很不顺畅。

大口喘息后,孙凡瞧了瞧被套上麻袋,缩成一团的李崇明。

原本落地的脚再一次的抬了起来。

“我在踹一脚!”

“别踹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刘长青制止了对方这一举动,连忙拽着孙凡的胳膊,快步朝着围观的人群走去。

或许是怕被两人顺便揍一顿,围观的学生很是自觉的让出道来。

走了两步,刘长青想了想。

张开口,压低自己的嗓音,像是捏着嗓子说话那般。

“这小子勾引俺老大的女人,还偷俺老大裤头闻,老变态了!”

“啊?还偷男人的裤衩子?这谁啊?”

“不知道啊,前面还能理解,偷裤衩子又是为何?”

“这个我清楚,叫啥来着……对了,恋物癖!”

“太恶心了,怪不得人家要打他。”

耳边传来行人的谈论。

而刘长青与孙凡二人则是在挤出人群后,走了一段距离。

回头张望了一眼。

然后便是吃奶得劲都用了出来,撒丫子的往来时的方向跑去。

来时还看到门卫大爷气势汹汹的被学生领着过来。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