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63章 指认

第二天一早,刚刚抵达班级没多久的刘长青与孙凡二人便被班主任叫了出去。

没有多说什么,跟在班主任的身后,前往教导主任所在的办公室。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便见到了李崇明那异常难堪的脸色以及一名从打扮与穿着上来看,虽说上了年纪,但依旧有点风韵犹存的妇人。

想必是对方的母亲。

果不其然,在见到两人进入办公室的那一刻,妇人的脸色就猛然变化。

她在昨晚儿子出事后,便匆匆忙忙的赶往了学校。

也从儿子的口中了解到了是谁对他下此毒手。

白了他俩一眼,随即有些心疼的摸着李崇明的脸颊,语气中充斥着心疼的意味。

“就是他俩对吗?”

“嗯。”

或许是母亲在的缘故,这一次李崇明见到二人并没有眼神闪躲的举动。

看起来底气十足,重重的点下脑袋。

在听完儿子的肯定后,李崇明的母亲便转头望向身后站着的教导主任,加大了稍许音量。

“就是他俩打的我儿子,我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打过,他们竟然干……”

“啥意思啊?”

相比较母子二人的愤恨,刘长青与孙凡则是对视一眼后,满脸懵逼的神情。

眨了眨眼睛,显得很是无辜。

望向身旁的班主任,打断了对方即将要说出的话。

“王老师,她说的什么?”

“昨天李同学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两人袭击,他说是你俩打的他。”

“啊?绝无此事!”

听到老师的解释,刘长青显然吓坏了,慌忙解释道。

“我昨天放学后肚子疼去了厕所,我有不在场证明!”

“胡说,我儿子明明听到你的声音了!”

“声音就能定罪吗?你可不能冤枉好人,我一直对本校同学都是关爱有加,从来没有对他们恶言相向过,更不用说殴打同学这种恶劣行径。”

“你!”

“就是就是,我昨个拉完屎回家的时候,还在校门口遇见他了,我能证明他不在场。”

听到两人的交谈,孙凡也一本正经的点着脑袋,回应对方。

说完,视线聚集在李崇明的脸上。

看着那除了脸色极其难开外,没有一丝伤痕的小白脸。

问出了心中疑惑。

“再说……阿姨你说我们打了你儿子,可他现在这样子不像是挨过打的样子啊?”

“你们专挑屁股下手!”

“这就更说不通了,好好的干嘛要打屁股?”

“我怎么知道你们俩脑子里想的什么!”

对方显然是不想讲理的样子,语句中透露着针对的意味。

更是一口咬定就是他俩干的。

对此,两人的表情也显得很是无奈。

面朝着班主任,随即又望向不远处的教导主任。

叹出一口气来。

“老师……我俩真的跟这件事没关系,放学的时候我是跟班长还有李宛冉一起回家的,因为上厕所所以耽搁了一会,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就是就是,我现在还一脸懵……好好的咋还赖到我俩身上了?”

附和着说了一句,随即孙凡看向李崇明。

“可能是上次领习题册的时候,我态度不太好,所以你才对我们两个怀恨在心的吧……那,这样吧,我在这跟你道个歉。”

说完,孙凡对着他鞠了个躬。

“对不起。”

“……”

没有回应。

李崇明只是看着做出这种事情的孙凡。

他们二人此刻的态度,让他更加确信昨晚的那两人就是他们。

可……正如他俩所说,除了声音之外,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可以拿出来。

校方显然也不可能只听从学生的一面之词,而教导主任之所以让王老师把他们二人找来,也是因为李崇明的母亲一口咬定是他俩干的缘故。

迫于无奈,才这般做。

话说完之后,王老师思考片刻,走到俩人身前,面对着满脸气氛的妇人。

“先这样吧,上课时间也快到了,让孩子先回去上课,你跟主任好好沟通一下,商量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这话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便推搡着将身后的两人推出门外。

叮嘱一句。

“走,回去上课去吧。”

说完,便将身后的门关上,拽着二人离开了主任办公室的位置。

直至回到了班级。

站在教室门口,二人看着班主任走去办公室的身影,稍作停顿。

随即孙凡率先忍不住,笑出声来。

很快,他便意识到不能声张。

收敛起脸上的喜悦。

抬手拍了拍刘长青的胸口。挤眉弄眼的说道。

“真有你的,说起谎来都不用草稿。”

“你也不差。”

商业互捧一番,两人对视一眼,露出了都懂的笑意。

随即推门走进班级。

各回各的座位,刘长青刚刚坐下,秦若柳便十分好奇的问道。

“怎么了?老师让你们两个去办公室是什么原因?”

“也没啥大事。”

从书桌内掏出课本,摊开在桌面上,刘长青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就隔壁班李崇明昨晚放学被打了,非得一口咬定是我很孙凡打的,说是听到我俩说话的声音,奇了怪了……昨天明明咱们一块回去的,我哪有空去打他。”

“听到声音?就因为这个所以说是你俩打的?”

“对啊,离谱吧!”

“嗯……他好坏啊……”

听到刘长青的叙述,秦若柳也感觉十分的难以置信。

仅仅凭借声音就断定是他们两个,这种行为简直不可理喻。

毕竟……昨晚他可是亲眼看到刘长青满脸痛苦的跑去厕所,然后又被对方送回了家。

哪有时间去打人啊……

真是的……

没想到李崇明那样看起来挺不错的一个人,竟然坏成这样……

两人这一段简短的谈话,同样传入了李宛冉的耳中。

当听到李崇明的姓名后,原本正在记录什么的她瞬间停下了书写的举动。

静静的听完了两人的对话。

笔尖流出的墨水,在纸面上留下了一个小点。

松手,将笔放置在了一旁。

李宛冉伸出胳膊,轻轻的用指尖戳了戳刘长青的背部。

察觉到她的这一举动后,前座的刘长青也顺势将头转了过来。

“怎么了?”

“你……见过李崇明了?”

“……”

听到对方莫名其妙的问了这样的一句话,刘长青显然有些疑惑。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应道。

“见过了,挺恶心一个人,蛮善于伪装的。”

“……”

在这句话说出后,轮到她沉默下来。

眉头略显紧锁。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被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些话的刘长青则是在看到李宛冉不吭声后,等了一会。

确定对方不吭声后,才有些疑惑的转过头。

看起书来。

坐在后座的孙凡则显得亢奋许多。

一会瞅瞅左边,一会瞅瞅右边,但就是不看看正面摆放的书本。

视线定格在了右边。

望着捂着耳朵,闭着眼睛的曾依慧。

看着对方那一张一合的小嘴,听着对方背着听不懂的单词。

思考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

凑上前,轻声呼唤。

“慧慧,慧慧……”

正在背着单词的曾依慧听到了这声呼唤,原本闭着的眼睛也在此刻睁开。

不解的看向身旁叫着自己的孙凡。

当看到对方那略显淤青的脸时……

有些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

“怎么了?”

“我昨天学了外语,夸人用的,你要不要听听?”

“……”

看着曾依慧那略显疑惑的目光,孙凡知道自己表演的机会来了。

立起上半身,清了清嗓子。

“咳咳。”

随即满脸严肃的看着曾依慧。

开口说道。

“西八~”

“……”

“压脉带~”

“滚!”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