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77章 少女的心思

十一月的天气开始变凉。

两天的大雨冲刷着这座城市,更是将原本还有些闷热的天气带入了寒冷之中。

屋门被打开,苏妍围着围裙走入了女儿的房门。

看着和往日不同,今天赖床的女儿,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愕,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抬手一轻扣着木质的门框。

开口轻声呼喊。

“瑶瑶。”

“瑶瑶,起床吃饭了。”

“……”

喊了两句之后,伴随着苏妍的闭嘴,屋内变得一片寂静。

站在门口约有三秒左右的时间,苏妍微微皱起眉头。

向前走去。

双手在围裙上擦拭一番,来到床边弯腰伸出右手,放置在女儿的肩头。

摇晃起来。

“起床了,还睡。”

“唔……”

在母亲的摇晃下,安苑瑶的口中传出一声略显疲倦的回应,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一道缝隙。

瞧了瞧离自己极进的一张脸。

眨了眨眼,双眼彻底睁开。

“妈……”

“别睡了,该上学了。”

见到女儿清醒过来,苏妍弯下的腰也直了起来,朝着门口的位置走去,边走边说着。

“这两天怎么回事……越来越喜欢赖床了,赶紧起来洗脸刷牙。”

伴随着母亲的这句话传入她的耳中,安苑瑶也随之坐了起来。

手搭在薄薄的被单上,双眼望向门口的位置。

有些出神。

就这般呆愣许久,慢慢的将头转向窗户的位置。

望着紧闭的窗户。

看着窗外那明明已经看过很多次的景象……

梦……是那么的真实。

不受控般……

抓紧了被单。

皱起。

苏妍将准备好的早餐端上了桌。

相比较她,身为一家之【主】的安权承显然悠闲许多。

像是地主老爷一般,坐在木质的椅子上。

背靠着,手中持有一份报纸。

视力已经有所下降的他挤了挤有些干涩的眼睛,眯起以一种如同便秘般的表情注视着报纸上的新闻。

家里的小儿子,安浅寻则是坐在凳子上,玩弄着自己的碗筷。

这让刚刚将米粥大碗端过来的苏妍十分不喜。

故意的将碗重重的落在桌面。

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同一时间,正在玩碗的安浅寻浑身一抖。

安权承也下意识的绷紧身子,攥着报纸的手也用力起来。

偷瞄着看向松开手的老婆。

望着那如同有杀气一般,不爽的脸色。

嘴角不露痕迹的抽了一下。

“某人啊,一大早就跟地主老爷一样,连个碗都不知道端一下。”

语气很是平淡。

但斜视的目光却如同一把利刃一般,投向安权承的老脸上。

听到自家媳妇这拐弯抹角的埋怨,安权承悠哉的心情在此刻有些变化。

叹出一口气来,十分郁闷的将手中的报纸叠了一下,放置在桌面上。

起身离开了座位,一声不吭的朝着厨房走去。

安浅寻则是扣着手手有些茫然的看着。

走出屋门,安苑瑶的脸色有些憔悴。

精气神不像上周那般饱满,经过双休的洗礼,反而有些疲倦。

迈着小步走向洗漱间。

拿着洗脸盆接了些热水,又掺和了一些凉水。

泼洒在自己的脸颊上。

这才使得她稍微清醒一些。

“呼……”

呼出一口气来,眼睛也随之睁大不少,盯着盆中逐渐平稳下来的水纹。

缓缓将头抬起。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华容犹在,和梦中那个满身贵气的妇人不同,如今的她看起来极其年轻。

但……一想到梦中的未来。

刚刚明亮一丝的双眸也在此刻暗淡不少。

沉闷许久后,简单的洗漱一番,擦干后离开了洗漱间。

朝着餐桌的位置走去。

坐了下来。

看到女儿出现,安权承原本郁闷的心情顿时欢快不少。

拿起碗,盛了一碗米粥。

“今天要加几勺?”

问着女儿这个问题,安权承将装有白糖的糖罐拧开,拿着里面的勺子就要加糖。

“……”

而今天的安苑瑶显然没有吃糖的心思,听到父亲的这般询问后,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了父亲端着的碗。

用勺子挖起一勺,吹了吹。

置入口中。

放下勺子,伸手拿过了一颗水煮蛋。

剥掉蛋壳,双手一掰。

将蛋黄挤到了弟弟的碗中。

默默的嚼着蛋白。

显得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一举动可让安浅寻乐坏了,顾不得嘴里还没咽下的食物,用勺子挖起刚刚姐姐挤给自己的蛋黄。

塞入嘴中,大口的咀嚼着。

相比较儿子的欢快,安氏夫妇显然发觉到了自家女儿的异常,一时间都停下了进食的举动。

相互对视一眼。

似乎在眼神中完成了交流一般,随即又将目光集中在了女儿的脸上。

苏妍率先动手,伸着胳膊用手背触碰着女儿的额头,收回来后,又碰了碰自己的脑门。

对比了一下温度。

确保没有发烧后,语气中带着担忧的语气问道。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感觉你无精打采的?”

“没有……”

咽下口中的米粥,安苑瑶看着。

回应道。

“只是没什么胃口……我吃饱了。”

说罢,便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起身回屋准备收拾书本。

女儿刚刚离开,安权承也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朝着女儿的背影急忙喊道。

“再吃点啊,就吃两口,还有你妈包的包子……”

“……”

可是,他的话并没能得到女儿的回应。

目送着女儿回屋,安权承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郁闷的看着女儿的碗。

伸手端了过来,扒拉一点放入自己碗中。

剩下一半推给了自家老婆。

“这孩子……从周日开始就显得没什么精神……”

“前天跟你俩出去玩的时候不还好好的?”

“谁知道怎么回事……”

拿起鸡蛋,抠唆着蛋壳。

扣着扣着停了下来。

眼睛瞪大不少。

“我知道了!”

“……”

猛地开口吓到了苏妍,看着丈夫忽然间醒悟的模样,满脸的不解。

“你知道什么了?”

“是那小子!”

如同咬着牙说出这句话那样,在想到河边遇到的黑皮少年,顿时间安权承怒气蹭蹭的涌上心头。

仔细想来,貌似女儿就是和对方聊完天后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看向老婆,安权承十分不愿,与悲愤的对着她说道。

将前天女儿与刘长青相遇的情景描述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