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81章 妒忌的心

会议结束。

在校长的最后一句落下后,伴随着解散的口号,操场上排列着整齐队伍的学生们也转身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一个个都早已疲倦不堪,而秦若柳的步子则与众不同,显得欢快许多。

上台的时候虽说有些小紧张,但并没有出太大的纰漏,这不禁让她松了口气,就连有些阴沉的天空都变得明亮许多。

青少年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忍住想要打喷嚏的冲动,吸了吸鼻子,脚步加快了一些。

回到了班级中。

刘长青还没有回来,倒是李宛冉已经坐在了位置上。

没有多想,因为感冒的缘故,鼻子依然不能正常呼吸,只能微微张着小口喘气。

瞧了她一眼。

看到秦若柳坐回原位后,李宛冉思索片刻,随后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察觉到来自身后的这股异样,秦若柳停止了掏书的举动,扭头看向身后。

望着冷若冰霜的李宛冉。

“怎么了?”

嗓音有些问题。

和平时的清脆不同,感冒受凉后的她说起话来声调有点嘶哑。

“你为什么每天都让刘长青送你回家?”

这番话从她的口中传出,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秦若柳总觉得对方有些生气。

就像是丈夫出轨后质问第三者一般。

这让她感到十分的不解。

但她本身与刘长青之间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因此这番话虽然听起来怪怪的,倒也没有进行任何隐瞒。

开口应道。

“我每天放学都会被小狗追……咳咳……抱歉。”

说着说着,嗓子忽然有些发痒,这导致秦若柳咳嗽了出来。

好在连忙将脸避开到了一旁,这才没有咳到对方身上。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后,缓解了一些。

将头转了回来,继续说道。

“上上周他刚好遇见我……外加顺路的缘故,所以就一块回去了。”

“真的吗?”

“你好奇怪啊……”

李宛冉这明显带有质疑的反问,让秦若柳有些不太开心,并没有任何隐瞒的说出实话,对方却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我这说的就是事实,你要是不信,等刘长青回来了可以问他。”

“……”

见秦若柳态度如此坚决,李宛冉倒也没有继续争辩下去。

而是在停顿两三秒的时间后,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这段时间,你没有因为他经常送你回家就喜欢上他吧?”

因为她自己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才能与对方有着更为亲密的接触,在她看来同样用出这一招的秦若柳明显看起来不如外表那般没心机。

或许是这段日子来,经历了各种事情的缘故,李宛冉本身已经有些偏执。

她不想在自己与安苑瑶竞争的这段时间,被别人捷足先登。

那天食堂内的场景她无论如何也遗忘不掉。

从现在开始,秦若柳在她心中的威胁提高了不少。

毕竟……

儿子曾经带来的那名少女,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与对方有些相似。

肯定发生过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儿子……故意隐瞒的……

然而,秦若柳并不知道李宛冉问出这些话的详细用意。

猛然一听,第一反应便是感到荒谬。

只是正常的结伴回家而已,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同学关系,在对方的嘴中竟然被曲解成这个样子。

就算是好脾气的秦若柳在此刻也显得有些生气。

双眼透过镜片望向面前的少女。

吸了吸鼻子。

“我和刘长青很清白,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话音刚落,李宛冉便想要开口进行反驳。

可话还没说出口,教室门口的屋外便传来了刘长青与孙凡对话的声响。

顿时闭上了嘴巴。

向前微微倾斜的身子也在此刻收了回来,低下头看向面前平铺的书本。

刘长青进入教室。

像是下意识那般,将目光投向了李宛冉所在的方位。

当看到对方低头看书的样子后,视线的余光又扫到班长扭头面朝着她的景象。

与孙凡分开后,一个去了前排,一个回到后排。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去看身后的李宛冉。

反而看向一旁的班长。

“最近天气凉,晚上注意盖厚些。”

说着,拉开薄外套的拉链,从中掏出一卷卫生纸。

递给了对方。

“你先用着吧,你的纸不是用完了吗。”

“不用……我自己一会去买。”

“你先用着。”

态度很是强硬。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长青偷瞄着向后看了一眼,在发现李宛冉依旧低头看书的样子后,瞬间便把脸又转了回来。

看向自己的同桌。

刘长青的这番做法很是暖心。

秦若柳有些懵懵的伸手接了过来,看着手中一卷卫生纸。

过了一会后才抬头看向他。

表情很是惊讶。

他……这么忽然这么温柔了?

这让秦若柳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今早的时候也是,看到自己流出鼻涕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说什么,还给自己纸擤鼻子。

上周末……

“咯嘣。”

身后传来的响动使得秦若柳看了过去。

看到李宛冉将手中笔帽拧开,换新的笔芯的举动……

感到有些奇怪。

刘长青没有回头,但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眼帘垂下,藏在桌下的手指扣了扣。

随即抬头看向一旁,扭头看向后桌的秦若柳。

若无其事的开口问道。

“你杯子呢,我去办公室给你接点热水吧。”

“啊?”

“杯子。”

“……”

回过头,看着刘长青伸出手向自己要杯子的姿势。

摆了摆手。

“不用,我自己……”

“你先坐着休息吧,我来就行。”

“啊……哦……好吧。”

想要拒绝的话没能说出口,刘长青那强硬的态度迫使秦若柳乖乖的将自己的粉盖玻璃保温杯交给了他。

看着刘长青拿着自己的杯子,趁着还没上课的空挡,起身走出教室的身影。

头不自主的歪了起来。

满脑子的疑惑。

他……好奇怪啊……

忽然这么贴心……

相比较秦若柳,此刻的李宛冉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纸面上留下来被扎穿的痕迹。

以及笔尖印在纸面上,笔水渗入的痕迹。

虽说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她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她……无法忍受。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