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85章 责任

“阿嚏,阿嚏,阿嚏!!!!”

剧烈的喷嚏声从刘长青的口中传出。

本该是起床上学的时间段,但他却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的躺在床上,身上裹着被子。

严严实实的,没有丝毫透气的地方。

刘长青的母亲郝丽有些气愤,将儿子的被子又掖了一下,确保没有透气的地方后,下重手的朝着他的身上拍了一巴掌。

嘴里还有些心疼的说道。

“天天都要被你气死,昨晚都说了别吹风扇了,这天不热……你还吹一夜!”

“……”

“药给你放桌子上了,中午的时候别忘了吃。”

“知道了……”

“唉……我去学校给你请个假,真的是……今天就让你爹把风扇收起来。”

“别……不吹风扇蚊子老叮我……”

“晚上我下班后给你买点蚊香点上。”

“那没用……”

听到儿子的顶嘴,郝丽既生气又有些心疼。

虽说儿子变得活泼是一件好事,不像以前那样总是木木呐呐的,但固执的样子却让她夫妻俩很是头疼。

上一周,李宛冉的到来让郝丽十分的惊喜。

当晚便与刘父探讨了儿子的婚姻大事。

听到自家媳妇的描绘后,刘父也十分的意外。再三确定老婆没有做白日梦后,也得出了和对方同样的结论。

这年头娶媳妇也不算太容易,外加条件不怎么样的缘故,遇到这种类似于天上掉馅饼的事,夫妻二人开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反对。

倒是儿子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这让他俩很是头疼。

这三天,夫妻二人没少给他做心里辅导,可都没有什么太显著的效果。

看着有些病恹恹的儿子,刘母不在多说什么,叹了一口气后,便准备先去给自家孩子请个假。

请完假她还要赶着回厂上班。

不能浪费太久时间。

“砰”的一声之后,郝丽离开了家中。

屋内只剩下了刘长青一人。

刚刚吃过药的缘故,此刻的他在药物的作用下开始有些犯困。

不停打架的眼皮,最终还是合了上去。

陷入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陷入睡梦中的他听到了轻微敲击门框的动静。

声音不大,但却将他从睡梦中逐渐拉了回来。

双眼再一次的睁开。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休息,相比较清早那不停咳嗽的状态,如今的他已经好上不少。

敲门声还在继续。

很有规律的在“砰砰砰”的响着。

“呼……”

沉沉的呼出一口起来,鼻子已经有些不透气的刘长青只能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穿上床边的鞋子。

起身,摇摇晃晃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来到门口,将门打开。

“你生病了。”

这样的一句话传入了他的耳中,眼前站立着的身影正是李宛冉。

因为感冒低烧本就有些昏眩的脑袋,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变得有些清醒起来。

没有想到对方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

要知道……此时正是上课的时间……

“……”

似乎猜到了刘长青内心的想法,李宛冉紧接着说道。

“我请了一天的假,伯母去学校给你请假的时候,我问了一下。”

“我妈让你来的吗……”

“不是。”

摇了摇头,李宛冉应道。

“我自己决定来的。”

说完稍微停顿一下。

接着说道。

“毕竟我是你老婆。”

“……”

沉默着。

见李宛冉再次提及这件事,刘长青并没有说出任何话来。

握着门把手伫立在门口的位置过了接近半分钟的时间后,才将门缓缓拉开。

示意对方进入。

“进来吧……”

“嗯。”

两人之间并没有进行太多的交流,各自都怀揣着心思。

关门的动静也一改常态。

轻轻的将屋门关闭。

不大的房间中,只剩下了二人的身影。

手伸了过来。

轻轻的挽住了刘长青的手臂,李宛冉的这一举动使得他条件反射的想要抽出。

可刚刚要抽出自己的胳膊,便停了下来。

望着身旁十分主动的李宛冉。

垂下眼帘。

“先扶我进屋吧……”

“……”

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对方,李宛冉显然并没有预料到刘长青会是这种反应。

惊讶过后,内心更多的则是欣喜。

她今天只是来想要改善一下两人那逐渐有些僵硬的关系,原本以为会是无功而返,可没曾想刘长青此刻的态度却和昨天不同。

没仔细去想其缘由,李宛冉搀扶着身体虚弱的刘长青前往他的房间。

实际上,以刘长青的身体素质,他压根不需要搀扶。

而之所以会这么做,也只是为了印证内心中那摇摆不定的决定罢了。

来到屋内。

李宛冉将刘长青扶到了床边,小心翼翼让他坐下,挽着的手也在做完这一举动后抽了出来。

起身便要走出屋外,这一举动被坐在床边的刘长青看在眼中。

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要去哪?”

停下脚步,李宛冉转头望向刘长青的脸。

“我去给你接点水擦擦,你好像出汗了。”

听李宛冉这么一说,刘长青这才反应了过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实在药效的发作下,已经开始出现汗迹。

也不知道老妈给他吃的什么药,效果这么好。

之所以刚刚开门时有些虚弱,大概是没吃饭的缘故。

说完后,李宛冉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只留下他一人坐在那里。

听着屋外传来的动静,刘长青开始逐渐清醒的脑袋,缓缓的低了下去。

看着自己脚下当拖鞋穿的运动鞋……

似乎在想着什么。

并没有过太长时间,李宛冉便端着印有奇怪花纹的铁质水盆走了进来。

还搭着两条毛巾。

“我刚刚闻了一下毛巾有点味道了,所以全都洗了一遍。”

说着,将水盆放在了凳子上。

将其中一条稍微干净点的浸入水中,掏了两下后,有些费力的将其拧干。

叠了一下。

转身面向了刘长青所在的位置。

走了过去。

“我给你擦擦吧。”

“……”

盯了李宛冉有一会,和往日的她有些不同……

今天的她格外的细心,像是有意讨好那般。

没有拒绝,反应过来后,刘长青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见状,李宛冉也没再多说什么,用手中的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刘长青的身体。

先从脸部开始。

擦完一个部位后,就会在温水里浸泡一遍。

手法很是粗糙,看得出来她并有过给人擦拭或者搓背的经历,但依照对方的身份,很难相信她这样有钱人家的女生,会为了自己……

看着给自己擦着胳膊的李宛冉。

未来……自己就是和她结婚……

擦拭结束,李宛冉把毛巾拧干后,搭在了凳子上,随即把水盆端了过来。

放置在了刘长青的脚下。

下一秒,便伸出手,一副要给他洗脚的架势。

这让刘长青有些愣神,连忙缩回脚。

“你要干什么?”

“顺便给你泡泡脚,水温不热。”

“我自己来,不用你帮我……”

“还是我来吧。”

语调平淡的说道。

今天的李宛冉和平时不太一样,短短两天的冷落,似乎令她有了做出改变的决心。

正如她曾经的想法一样,来到这个世界后,对她而言最大的执念便是眼前这人……

虽然用出了卑劣的手段。

甚至告知自己的好友,警告对方不要与他接触……

喜欢……并不一定。

李宛冉也不清楚自己有多么喜欢刘长青,她只是想上一世的错误不在重现。

想要……与对方共同经营幸福温暖的那个家。

刘长青的身体略像僵硬,鬼使神差的没有反抗,任由李宛冉继续做着。

看着她脱掉自己的鞋子,脱掉袜子……

握着自己的脚踝,将脚置入不算烫的水中。

纤细的手没入水面。

丝毫没有嫌弃的搓揉着他的脚面。

这是一幕让人意想不到的场景,就连刘长青自己本人也有点不敢相信此刻发生在自己眼前的竟是事实。

那个性格古怪,看起来大小姐脾气十足的女生……

自称是自己未来妻子的女生……

在给自己洗脚。

蹲在水盆面前,李宛冉垂下头,仔细的清洗着。

不一会,便传出了她的话音。

“我以前从来没这么做过……”

“……”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洗脚。”

目光盯着盆中,李宛冉像是回忆一般,诉说着。

“我以前不知道后悔是什么滋味,直到彻底失去你后我才明白……”

这是李宛冉第一次对刘长青袒露心扉。

“……”

听到对方的这句话,刘长青以为她是在说自己比她死的早。

可未曾想,李宛冉并不是这个意思。

她是在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一系列事情感到后悔。

亲手毁掉自己那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这才是为何,重活一世后,为了重新得到对方,而不择手段的原因。

感情上没有对错,只看结果。

此刻的她做着寻常夫妻才会做的事,以前从未这番做过的她,竟然开始有些喜欢上这种感觉。

不嫌弃对方的脚。

不嫌弃眼前的这个男人……

不嫌弃……

眼神略微暗淡下来。

不再言语,闭上嘴巴的她默默的搓揉着刘长青的脚掌。

水的温度,似乎从脚底涌上心头。

望着眼前这名为自己洗脚的女人……

望着……

“李宛冉。”

“嗯?”

听到刘长青的呼唤,李宛冉低下的头在此刻抬了起来。

看着床边坐着的刘长青。

看着他那似乎下定决心的表情……

下一秒,从他的口中便听到了对方的回应。

来自……三天后的答复。

“我想……履行属于我的责任。”

学校。

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述着知识点,黑板上也被粉笔画的满满的。

安苑瑶却没有听课的心思。

头微微转向一旁。

透过教室的窗户,看向窗外的景象。

望着那已经开始凋零的树叶……

有些事,错过……便是错过了。

放学后,秦若柳早已得知刘长青生病的消息。

误以为是自己昨天传染给他的她,心怀愧疚,在放学后便独自一人骑着自己昨天没骑回家的自行车,来到了刘长青的家门口。

他家的地址,还是上一次……他告诉自己的。

摸索了许久后,才找到刘长青的家。

将自行车停放好后,秦若柳便打算上楼。

可还没等他上去,耳边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先松手吧,以后有的是时间。”

“不……”

“唉……”

头顶传来的动静使得秦若柳的脚步在此刻停了下来。

愣了许久后,缓缓朝着外面走去。

转身,看向楼上的位置。

在走道处,看到了半开着的屋门。

以及……那相拥着的二人。

隐藏在镜片下的双眼下意识的瞪大了一些。

随之而来的便是避开。

手不受控的攥住了上衣的衣角。

抠唆着。

不知为何,当看到眼前这一幕时……

她忽然有种胸闷的感觉。

很难受……

比昨天生病的时候还要不舒服……

脑袋低了下来,秦若柳小跑着冲向自己的自行车。

将刚刚架好的自行车推动,骑上去后朝着另一个方向骑行。

慢慢的……

消失在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