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开端】第3章误会(下)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

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

身材略微有些高挑。

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

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

但刘长青并未多看。

“真是麻烦你特地跑一趟,我原本只是想在这待几天,没想到苏姨还让你帮我安排住处……”

“多大点事,再说了,丈母娘好不容易找我一回……你也别太客气。”

“哦……好吧。”

“……”

刘长青停顿了一下。

紧接着问道。

“你吃了吗,要不先找个地方吃点?”

“不了,在飞机上已经吃过了。”

“是吗……”

低声应答了一句,刘长青则是有些尴尬。

此刻的气氛有些奇怪,换句话来说就是有些冷场。

在简单的两句客套话结束之后,他便找不到什么话要和对方说,而且从对方此刻那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脸上,让他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

总觉得……又是个难伺候的性子。

既然无话可说,刘长青也不打算继续闲聊下去,而且机场也不是个适合聊天的场所。

看着对方提着的行李箱,身为男人,刘长青主动上前,想要帮助对方。

“先回车上吧,我一会带你去看看你住的地方,行李箱……我帮你提吧。”

“不……”

见刘长青想要提自己的行李箱,年轻女子下意识的想要拒绝。

可话还没说出口,刘长青的手已经握到了提手上。

使劲,一拽。

胳膊向下一沉。

“……”

“……”

“还是我自己来吧。”

年轻女子这般说道,说着便要将刘长青手中的行李箱接过来。

“不,不用,我来吧!”

身为男人的尊严,使得刘长青干不出把行李箱还回去的举动,刚刚那错不及防的变故,也仅仅只是没有事先做好准备的缘故。

他只是没想到,一个女人的行李箱竟然这么沉……

里面装得石块吗?!

有了心理准备后,这一次刘长青并未出丑,很简单便提着行李箱借助滚轮在地上拖动着。

而那名年轻女子则是紧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同离开了这里。

机场外……头顶的烈日很是炎热。

即将进入六月份的天气已经不像前段时间那般凉爽。

并未走太长的时间,刘长青二人就来到了停车所在的地方。

打开后备箱,把死沉的行李箱放置进去。

刚刚把后备箱关闭,正打算说些什么的他却看到对方试图打开副驾驶车门的举动。

急忙出声。

“等一下!”

“怎么了?”

听到了刘长青的这声制止,手即将触碰到车的她微微扭过头来。

察觉到对方望过来的视线,刘长青稍稍有些停顿。

接着说道。

“我老婆不太喜欢有人坐她的位置,你坐后面吧。”

“好的。”

没有过多的言语,在听完刘长青的解释后,年轻女子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打开后座的车门钻了进去。

伴随着对方关闭车门后的举动,刘长青下意识的叹出一口气来。

不知是不是不经常和年轻人打交道的缘故,如今的他已经有些不太适应年轻人的思维方式了。

按理说,刚刚自己说的那么直白,多多少少的也会有些尴尬吧?

苦笑的摇了摇头,刘长青朝着驾驶位走去。

他准备快些把对方送走后,赶紧回家。

也不知道夏芝那丫头到底有没有……

“呜呜呜,老公!”

“嗯,谁,谁在说话?”

拉开车门的刘长青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呼喊,下意识的嘀咕一句后转过了身来。

然而……当他转过身后,看到的却是有些让他奇怪的组合。

自家老婆,自家儿子,以及……自家儿子的准女票。

双眼逐渐瞪大。

他们三个怎么会在这??

刘长青一时间有些不太明白。

安苑瑶听到了刚刚刘长青所说的话。

孕妇在怀孕期间,情感本就比正常时期要敏感许多。

刚刚刘长青的那拒绝年轻女孩坐副驾驶的举动让她很是感动,忍了一路没哭的她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了。

刘知跃则是松了口气。

周诗妍没有太过明显的表情,只是看着他。

见到三人同时出现在这。刘长青的大脑逐渐不受控制。

松开了手,转过身来……

一步一步的朝着安苑瑶走去。

“你……”

“老公……”

“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夏芝那丫头在干什么?!”

“……”

“这丫头,说好了让她看着你的,怎么你自己跑出来了,你现在肚子那么大万一出去被不长眼的碰着你让我咋办,还有知跃跟诗妍你俩怎么在这?”

“爸……”

刘知跃叫了一声。

还没等他回应,站在他身旁的周诗妍则是有了动作。

只见她伸出手,用食指指尖指向刘长青的身后。

双眼,望着面前的刘长青。

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刘叔……你还是先解释一下,她是谁?”

“……”

“……”

“……”

这一刻,三人都瞬间沉默下来。

慢慢的,顺着周诗妍指向的位置看了过去。

看到的是……车子的后座位车窗打开。

一名年轻女子,单手支撑着侧脸,透过车窗望向这边的样子……

就像是在看戏那般。

很显然,这个看戏的女人……

颜值……挺高的。

听到周诗妍的这句提醒,安苑瑶也从刚刚的感动中回过神来,这一刻她记起了自己来时的目的。

赶紧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

紧接着吸了吸鼻子。

挺着肚子,望着面前的丈夫……

眼神中,带有审视。

“长青……你不该给我解释一下吗?”

停顿下来。

目光也在此刻从刘长青的脸上移开,望向了那个比自己年轻的女人。

那个……满脸好奇,像是在看戏的女人。

“她……是谁?”

————————————————

“紫薇,我多想这一刻是永恒,静静的品味……难以忘却。”

“尔康……”

刘夏芝的小脸有些涨红。

芒果卫视播放的《还主格格》正在热播,虽然这个电视剧已经放过了,但重温一遍的刘夏芝依旧陷入其中。

就算男主角顶着半个光头,但身为小女生的她显然受不了里面的肉麻台词。

如今播放着紫薇与尔康的结婚片段。

看着二人越来越近的脸……

刘夏芝已经深陷其中。

无法自拔。

就连自家防盗门被钥匙打开后所产生的响动,她都完全没能察觉到。

双拳紧紧握着。

静静地等待二人……

“刘!夏!芝!”

一道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伴随着这句话,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也在同一时间落到了她天灵盖的位置。

五指紧锁。

“……”

刘夏芝在愣神片刻之后,缓缓抬起了头。

望着一脸怒色的哥哥……

嘴巴张了张。

“哥……你……”

察觉到身旁传来的其余动静,刘夏芝微微扭头看向一旁。

看到了周诗妍,以及爸爸和妈妈……

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

四个人都在盯着她。

对于眼前的这一幕,年幼的刘夏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她的印象里,自己只是看个电视罢了。

为什么……都这么看自己。

为什么哥哥……

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望着一脸发懵的刘夏芝,刘知跃微微向下凑去。

看着妹妹的那张脸。

露出一丝冷笑。

“你的假期结束了,从这周开始……以及暑假,我和你诗妍姐每周都会来辅导你功课,听到没有?”

“……”

这一消息不外乎当头一棒。

只是瞬间,刘夏芝的一双眼睛便完全瞪大了起来。

她还记得被周诗妍辅导功课的那段日子……

还记得那个面无表情女人的狠毒手段……

不论自己如何反抗,她都只是面无表情的给予自己讲解。

然后……一遍又一遍……

刘夏芝看着面前的哥哥。

嘴巴不受控的张开。

“……”

难懂的数学……

“不……”

繁琐的古诗……

“不要啊!!!!”

——————————————

晚上。

面对客人的到来。

刘长青并没有简单在家里做些饭菜招待,而是去外面定了一个包厢。

圆餐桌上。

刘夏芝依旧显得浑浑噩噩的。

从众人回到家后,她就一直保持这幅痴呆模样没有任何反应。

刘长青与安苑瑶挨边坐着。

年轻女子则是坐在安苑瑶的右手边。

刘知跃与周诗妍紧挨在一起。

以及陈大富和冯迁……

冯淑言则是坐在刘夏芝的身旁,不停的用手在对方的面前上下挥舞。

她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这个好朋友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张着嘴巴一动不动。

像个雕像。

刘长青与冯迁,陈大富二人谈论着什么。

言语间似乎提到了叶蓉。

而安苑瑶则对此没有太过浓厚的兴趣,只是望向一旁的年轻女子。

简单的聊起天来。

误会解除之后,安苑瑶的心情也彻底恢复了平静。

望向对方的目光,在此刻也恢复了正常模样。

从谈论中得知了对方的姓名,以及来这座城市的目的。

都算熟络之后,气氛也变得融洽不少。

年轻女子在看到安苑瑶那高耸的肚子后,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瑶姐,你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个嘛……”

听到对方的询问,安苑瑶先是一愣。

反应过来后……则是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她和刘长青已经查过了。

“是一对龙凤胎……”

“龙凤胎?”

“很少见对吧,我一开始也没想到……”

“你这情况倒是和我姐有些像,她当初也是龙凤胎。”

“你姐?”

“嗯。”

点了点头,年轻女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从一旁包包冲拿出了女士钱包。

打开后,将其递向了安苑瑶,她所展现的是钱包里的照片。

不是单人,而是一家人的那种合照。

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指了过去。

“就是她们两个……大的是姐姐,小的是弟弟,长得很像吧。”

“嗯……如果不是衣服和发型,确实很难分辨。”

“她们都很可爱,年纪和你女儿差不多大。”

“和夏芝差不多大……十一岁了?”

“那倒没有,今年才十岁。”

“比夏芝小一岁啊……”

应了一句。

安苑瑶轻轻抚摸着腹部。

她不知道……自己怀着的两个孩子究竟谁先出生。

不过……

“我姐夫的名字和刘哥很像,就一个字不同。”

“嗯?”

安苑瑶的思绪被打断,目光也再一次的望向那张照片。

看着照片中的那个男子……

和自己的丈夫刘长青不同,对方的长相略微有些柔和,看起来就像是很好说话的那种类型。

长相上……倒也算是不错,只是看起来瘦了一些。

她还是喜欢自己家老公那壮壮的样子。

站在一旁的女人也很漂亮,和一旁坐着的年轻女子有些相似,但眉宇间多了点愁容。

安苑瑶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一时半会,又记不起来。

“你姐夫……叫什么名字?”

“刘长永,一开始我听到刘哥的名字时也吓了一跳,不仅姓氏一样,就连名字也差不多,我还想着会不会是亲戚关系……”

“是有些巧合了……不过你刚刚说你老家是XX那边是吧,离这里远了一些。”

“……”

看着照片中的那个男人。

年轻女子似乎有些走神。

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回去过了。

自从大学之后,除去那件事发生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对方一家。

也不知道……姐姐她们……

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

【完】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