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62章 坐好,要开车了

徐庚被抓了进去,刘长青作为报警人也去录了笔录。

而那个一直被徐庚施暴的浑身脏兮兮的人,则是名叫周泉的一个无业游民。

根据警方调查到的信息,给他的家里人打了电话。

简简单单的做完笔录,便没刘长青什么事了。

根据调查的结果看来,徐庚则是一个标准的社会人员,没有一个正当的工作,常年在赌场充当打手,放高利贷,收黑心钱,而之所以会殴打那个叫做周泉的流浪汉也是因为对方欠了他一笔钱。

走出警局,刘长青松了口气。

虽说那个叫做徐庚的人认识自己,但他的记忆中确实是没有关于那个人的一点影子。

而那个叫周泉的,则应该是周诗妍的父亲。

之所以会得出这个结论,则是因为刘长青走出警局的时候,看到了一脸严肃神情的蓝伊弦,一路小跑着跑了进来,正好与刚刚出来的刘长青撞了个正怀。

天色还没有亮起。

刘长青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

蓝伊弦先是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刘长青,随后表情变得有些迷糊。

“你怎么在这?”

一双眼睛看向了刘长青的身后,随后伸出手,放在嘴旁,伸着脑袋压低着音量。

“你是被抓进来了吗?”

嘴角抽搐一下,刘长青像是看着一个白痴。

“我难道长了一张犯罪的脸?干嘛平白无故侮辱我的清白。”

“那你在警局门口干嘛?”

“那你来警局干嘛?”

刘长青没打算给对方透露太多,反问道。

“这个时间你不去早餐店和面跑警局做什么。”

刘长青的话说完,蓝伊弦的脸色便变得有些尴尬,眼睛转悠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的理由。

“我……我前夫被人打了,叫我过来一下……”

“你前夫?”

刘长青想到了那个被打的牙都没了的周泉。

“叫周泉?”

“是的。”

“他原来就是你前夫啊……”

上下扫视着蓝伊弦。

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服,应该是从早餐店赶过来的,身上还粘上了一些面粉,脸上素面朝天,脸色虽说有些暗淡,但看起来却显得很真实,头发只是随便挽了一下扎起来,整体看下来反而给人一种楚楚动人的感觉。

尤其是那双眼睛,摄人心魂。

“那家伙不是好人啊。”

没想到刘长青会这样说,蓝伊弦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意外的附和起来。

“反正和我们母女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就是来跟警方说一声,一会还要赶紧赶回早餐店,快开门了。”

“那好吧,你怎么过来的?”

“打车……”

“一会我送你去早餐店吧,正好给我拿点包子。”

“会不会麻烦你?”

“既然觉得麻烦,那一会就送我仨麻球,算车费了。”

“……”

蓝伊弦一时有些愣神,她总感觉和刘长青说话有些跟不上对方的节奏。

摆了摆手,刘长青看着蓝伊弦。

“快去吧,我在门口等你。”

“好……”

说罢,蓝伊弦便小跑着跑进了警局里。

刘长青回头看了一眼对方的背影,随后手插进兜里摸出了车钥匙,走到门口将面包车的车门打开。

为了把徐庚绑到郊区那边,刘长青特地去租了一辆面包车,有段日子没开过车了,尤其是这种破旧的面包车。

上了车后,刘长青把车窗打开,点了一根烟,单手搭在车窗边,看着前方。

不到十分钟,便从后视镜看到了蓝伊弦奔跑过来的身影。

波涛汹涌。

喘着粗气,蓝伊弦小跑着来到了面包车旁。

“等一会了吧。”

“还行,你速度挺快的。”

把手中的烟头扔掉,刘长青扯着安全带,拉到自己身上,然后卡好。

“上车吧。”

没有多言,蓝伊弦转了一圈从副驾驶的位置打开了车门。

坐了上去。

双手放在腿上,坐姿坐的笔直。

刘长青撇了她一眼。

“把安全带戴好,有拍照的。”

“啊……哦,好的。”

被刘长青提醒了一下,随后侧过身从一旁抽出安全带,使劲拽着。

貌似是车子有些老旧的缘故,她一时间没有把安全带拽出来,应该是里面卡住了。

刘长青侧目看着蓝伊弦,对方双手拽着安全带,使劲的往外拽,拽了半天也没什么动静。

看了一会,实在看不下去。

刘长青往蓝伊弦的位置伸出了手。

“坐好。”

嘴上这样说着,伸手拽住了安全带,往回送了一点然后再使劲拽了一下,这一次安全带被拽了出来。

刘长青拉着,把安全带卡在了卡槽里。

卡好后,抬头看了一眼。

入眼的便是蓝伊弦有些懵的脸色。

两人之间的距离离得有些近。

刘长青似乎能清楚的嗅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那一丝面粉的味道。

不难闻。

“看什么,坐好了。”

说罢,刘长青便在驾驶位坐好,拧了一下钥匙之后,车子开始发动。

踩着离合,挂挡,放手刹。

猛的松开。

车身一个前冲,然后熄火。

“呀!”

蓝伊弦的嘴中发出一声惊呼,她往前窜了一下,好在安全带把她固定下来。

心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扭头看向刘长青。

一时间,气氛安静下来。

脸色有些尴尬,刘长青伸出手挠了挠头。

给自己辩解了一句。

“嘿嘿……这车不行。”

——————————————————

刘长青把儿子从医院接回了家。

实际上刘知跃的身上并没有太重的伤,只是背后有被棍子砸出来的淤青,肚子被徐庚踹了一脚,其余的便都是脚底的伤。

经过一天的身体自我修复,脚底的一些小伤口甚至都已经开始愈合。

当时之所以会把刘知跃送进医院住,也是因为那天晚上刘知跃出现在门口忽然昏倒的缘故。

生怕儿子身体有其他的毛病,刘长青才选择把他送进医院检查身体,全部流程来了一遍之后才发现并无大碍。

既然身体没什么大碍,那就没住院的必要了。

把儿子架上楼之后,刘长青便进屋把女儿喊了起来。

睡眼朦胧的刘夏芝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刘长青。

现如今的她,对刘长青已经没有刚刚与李宛冉离婚时那么抵触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刘长青把从蓝伊弦早餐店来买来的早点摆在了桌子上。

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起了刘长青带来的早餐。

“哥哥,你知道最近的那个掌机吗?”

“新出的?不怎么清楚。”

“我班昊昊就有一个,我看他玩了,很有意思的!”

两个孩子说着话。

这个场景印入刘长青的眼中,不知为何刘长青忽然笑了出来。

这让说话的兄妹停下来,齐刷刷的看向刘长青。

脸上很是疑惑。

笑了一会,刘长青才停了下来,伸出手放在了两个孩子的脑袋上。

轻轻揉着。

满脸温情的看向二人。

“我们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把手移向桌面,刘长青拿了个小笼包要塞入嘴里。

忽然想了起来。

猛地转头,看向双手拿着包子小口小口吃着的刘夏芝。

脸色铁青。

“等一下,昊昊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