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7章 压抑着的哭声

安苑瑶第一次见到那个叫做刘长青的时候,是在她曾经最好的闺蜜,李宛冉的婚礼上。

一身西装,器宇不凡,将头发梳了上去,外表看起来也是十分俊朗,并且,脸上的笑容似乎都要溢了出来。

相比较敬酒时,全程冷着一张脸的李宛冉来说,刘长青一直都笑的很灿烂,就算是如此,注意到妻子的表情不带对劲,刘长青都会低着头,脸上带着担忧表情的轻声询问。

安苑瑶看在眼里。

她第一次有些妒忌李宛冉。

三角恋的争夺,虽然最后以安苑瑶的胜利落下了帷幕,安苑瑶也将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牢牢的拴在了自己的身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每天晚上都要等到对方回到家之后,将饭菜热好。

但每一次,他都是脸上有些平淡的看了一眼饭菜,随后便说不饿或者在外面吃过了。

她以前从来没有下过厨房。

去找老师,看料理书,去请教别人,她已经很用心的在学习这些东西,每次一想起,他吃到自己做的料理,能夸赞自己……

不,哪怕是一秒的笑,一句小小的做的不错,她都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现实,却是是非常的残酷。

结婚这些年来,她日复一日,每天都准备好饭菜,每天都等到凌晨十二点,等着他回家,给他烧热水,帮他递鞋子,帮他挂衣服,他的衣服都是亲自手洗。

长时间的凌晨休息,使得安苑瑶的精神状态极差。

她的皮肤状态对比刘长青的前妻,李宛冉来说,根本没有所谓的可比性。

虽说外人看来,两者的差距没有如此夸张,但是在安苑瑶看来,那简直就是沉重的打击。

一个自打结婚以来就从来没有开心过,每天凌晨睡觉,经常夜里失眠,从未得到过灵魂上的滋润。

一个自打结婚以来,老公尽心尽力,每天都会说一句爱你,每月都会准备礼物,家务全包,饭菜也十分可口。

记起来,刚开始学做菜的时候,安苑瑶确实请教过刘长青一些。

她比自己幸福。

安苑瑶这样羡慕过。

她不求自己的婚姻能像对方那样,她只是想要一点点,哪怕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

墙壁上的闹钟时针、分针、秒针全部指到了数字12。

“今天……又不回来了吗……”

一丝落寂的声音响起。

安苑瑶的视线飘向了门口。

她等的够久了,感觉脑袋一句有些发胀。

单手撑着沙发,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还没走上两步,便听到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先是愣神片刻,随后心中便是一阵狂喜。

他回来了!

“崇明!”

嘴中喊着名字,安苑瑶向着门口小跑过去。

步子迈的有些急躁,甚至差点跌倒在了地上。

稳住身形,看向门口。

门被打开,李崇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只是瞥了一眼安苑瑶,连一个表情都懒得做出来,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他的反应,安苑瑶尽收眼底,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很快便掩盖掉。

努力的做出了微笑的表情。

“肚子饿不饿,我特地做……”

“我已经吃过了。”

安苑瑶感觉脖子像是被掐住了一样,张着嘴张了半天。

李崇明脱掉鞋子,换上室内拖鞋,从安苑瑶的身边走过。

单手拽着领带,声音却传了出来。

“明天我就不回来了,最近公司有点忙。”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安苑瑶平复了一下。

“公司出问题了吗。”

她挤出了一个笑。

小跑着跟着李崇明的身旁,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丈夫。

“不要太累着自己,我明天给你煲点汤,然后我送公……”

“不用了,我随便自己吃点。”

“……”

安苑瑶闭上了嘴巴。

“那后天……后天我们……”

“后天我也很忙。”

“大……大后天……”

“一样的忙。”

李崇明并没有发现,安苑瑶的脑袋越来越低,正视过去,已经不大能看得清她的脸了。

或许是察觉到身后没了声音,李崇明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安苑瑶。

“是李宛冉吧……”

安苑瑶的声音低的可怕。

李崇明没有听得很清楚。

“什么?”

“是要搬出去和李宛冉在一起,对吧”

这一次,李崇明听得很清楚。

他的眉头皱了一下,直到这一刻他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安苑瑶。

多久没有正儿八经的看过她的脸了?

李崇明已经不太能记得清楚。

她的神情看起来非常的憔悴,嘴唇也不像以往那么红润有光泽,而是有些淡紫色,脸上只是画了一些淡淡的妆容,看起来稍微缓解了一下,但是那双眼睛……

似乎不像以往那样清澈。

如今……就如一摊死水一般。

“不是,是因为工作的事。”

“那就连家都不回吗”

安苑瑶的眼睛盯着李崇明。

“是因为我的缘故吗,是不是我做的还不够好,你告诉我缺点,崇明……”

向前一步一步的走着,最终走到了李崇明的面前。

安苑瑶抓住李崇明的胳膊,摇着。

“我会改的,别这样对我好不好……我求求你,崇明,别这样,不要丢下我,我好怕,我好怕一个人待在家里,不要这样对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说到最后,安苑瑶的神态已经有些疯癫。

李崇明吓了一跳。

本质上他是一个胆小且又优柔寡断的男人。

虽然他已经装作十分冷酷的模样,但是看到以往唯命是从的妻子现如今的模样,不知为何他的内心开始紧张害怕起来。

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快跑!

“你放开我!”

一把挣脱开来。

只是没想到,安苑瑶紧跟着又抓住了李崇明,两人像是扭打在了一起,伴随着安苑瑶那变得刺耳的声音,李崇明使出力气,一把推开了对方。

轰隆一声,安苑瑶倒在地上。

她的脸贴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发丝顺着脸颊垂落在地板上,部分发丝遮挡住了眼睛,让李崇明看不到她的表情。

退后一步,李崇明抓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像是逃跑一样的朝着门口逃去。

穿上鞋子,在推开门的那一刻,他看向了身后。

那个趴在地上的女人。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崇明似乎回想起了那天的记忆。

第一次相识时,站在河边柳树下,一身白色纱裙,戴着遮阳帽,看着飞舞的蝴蝶,脸上带着纯真笑容的女孩。

那个眼睛清澈,像是会说故事的女孩。

伴随着门被关上的声音,屋内再一次安静下来。

安苑瑶盯着地板,她迟迟没有爬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才在空荡的客厅……

传来那压抑的哭声。

——————————

刘长青的手机发出了震耳的铃声。

刚刚睡了没两三小时的他立马被惊醒起来。

因为周末的缘故,孩子今天睡得都比较晚点。

书店仅有的一天休息,刘长青就是想好好的睡个大懒觉,只是还没睡一会便被铃声吵醒。

怕吵到隔壁的孩子,他连忙接通了电话。

眼睛困得还没能睁开。

“喂!谁啊?”

“……”

对面的声音很安静,只有一些细微的响动。

刘长青与对方僵持了一会,困意退散。

“喂?说话!”

“你能不能来一趟……”

是个女人的声音。

刘长青有些诧异。

拿开放在耳旁的手机,看了一下备注。

安苑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