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70章 期末考试

“口袋妖怪?宠物小精灵?”

刘知跃重复了一遍刚刚刘长青说过的游戏名,低着脑袋想了一会,着实没有印象。

如果真的是那种很新颖的游戏模式,班里面肯定很火爆,可是至今他都没有听说过。

抬起头,疑惑的看向父亲。

“爸,你说的这个游戏他现在有的买吗?”

“没有。”

刘长青的回答使得一旁兴奋不已的刘夏芝瞬间停止了一切动作。

呆呆的没了魂一般。

“没有啊……”

“虽然现在没有卖的,但以后肯定有!”

刘长青的语气中充满肯定。

他看向刘知跃。

“你屋里有没有笔跟草稿纸?”

“啊?笔和草稿纸有啊!你要这干什么?”

“等会再说,在你桌子上对吧?”

“嗯。”

看到刘知跃点头,刘长青二话不说冲到了儿子的房间内,没一会就拿出了一支黑色水笔和一个草稿本。

来到茶几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弓着腰把笔帽拔开,摊开草稿本在上面涂画起来。

刘长青的上一世从事着平面设计职业,他曾经学习过美术,有着绘画的基础。

说起口袋妖怪,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那个一身黄毛的电耗子。

那个名叫皮卡丘的玩意。

好在电耗子不难画,刘长青握着水笔的手动起来十分流畅,这让刚刚还呆呆的刘夏芝不知觉的凑到了跟前。

咬着食指,伸着小脑袋看着。

一旁坐在沙发上的刘知跃同样十分震惊。

爸爸啥时候会画画了?

“完事了!”

放下笔,刘长青从本子上将画好的皮卡丘撕了下来,拿在手中向兄妹二人展示。

“我说的那个宠物,还不是咱们经常看见的那种,就比如我现在手上这张纸里面的东西,我暂时给它命名皮卡丘,看到没有!”

刘长青伸出手,指了指纸张上那只皮卡丘脸颊上的两个黑团。

“这两个就是这只电耗子的攻击来源之一,你看这俩圆像是腮红?其实不是,这是能放射出超强电流的地方!”

刘长青的话对两个孩子的冲击力非常的大。

尤其是刘夏芝,听完刘长青的描述之后,那双盯着举着的纸上的那只皮卡丘,双眼依旧快要发光一样。

上前一把抓住了那张纸。

“给我!”

“嗯?”

刘长青看着不太对劲的女儿。

“给我,我要贴在屋子里!它好可爱!”

刘夏芝的音量提高,极其兴奋起来。

莫名其妙的松开手,就看到刘夏芝将那张纸牢牢的抓在手中,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纸面,嘴中不停的喃喃自语。

“真可耐……”

“额……可是爸爸刚才说它是电耗子,是老鼠,你不是最害怕那种东西吗?”

“这么可爱的皮卡丘怎么可能是老鼠!哥哥你不要瞎说哦!”

刘夏芝怒视着刘知跃说道。

“它们就是两个动物,老鼠连给皮卡丘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

刘知跃听完妹妹的话简直惊呆了。

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暴躁过?

看到女儿那么喜欢皮卡丘,刘长青的嘴角浮现了笑意。

不过忽然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儿子那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

“爸……你什么时候学的画画?”

“啊?”

刘长青愣了一下,随后他便想了起来,这具身体好像不会画画来着。

轻咳一声,刘长青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

“画画不是有手就行?”

“那我咋不会?”

“……”

刘知跃眼中的求知欲望很是强烈。

刘长青在原地站了一会,突然上前抬手拍了儿子脑袋一下。

“臭小子,你老爸我这一个月没事天天画着玩技术练上来了,你都没练,你要是也练练没准也会画了!”

“真的吗……”

“不然你以为你怎么那么优秀?还不都是继承了我的优点!”

刘知跃听看向自信说出这句话的刘长青,内心忽然涌现了佩服的感觉。

没有再和儿子沟通,刘长青走到了还在看着皮卡丘的刘夏芝的身旁。

“可爱吧。”

“可爱!”

“还有更可爱的。”

“真的吗!”

刘夏芝的视线从纸上移开,扭过头盯着刘长青。

“还有比皮卡丘更可爱的嘛?”

“有啊,我想想……比如长得像小狗的,还有尾巴冒着火的蜥蜴、嘴巴能喷水的乌龟、嗯……背上一坨花的青蛙,你不是最喜欢青蛙了吗?”

“我喜欢青蛙了!”

刘夏芝重重的点了下小脑袋。

她的小蝌蚪至今还存活着。

女儿的兴趣已经在刘长青的三言两语之间完全被勾起,有些激动的刘夏芝一把主抓了刘长青的手。

“我要看!”

“行,爸爸这就给你画出来!”

刘长青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女儿喜欢,这便足够了。

不就是蒜头王八吗,简简单单。

说罢,刘长青就再一次的拿起了笔,在纸上勾勒着。

在一旁,刘知跃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鸡腿,咬了一口不停的咀嚼着。

看着从沙发上下来,小跑到刘长青身前,伸着脑袋,脸上带着期待表情的刘夏芝。

妹妹……好像亲近父亲一点了。

不知不觉,刘知跃的脸上,绽放开了笑颜。

——————————————————

7月4日。

早上8:26。

刘长青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今天是儿子为期两天半的期末考试。

原本因为上一次被夜袭的缘故,刘长青是没有打算让儿子去参加期末考,但是在家休息这几天之后,正常的走路已经对刘知跃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胁。

只是暂时的瘸腿了而已。

而且刘知跃也想这一次在考试中好好的发挥一下证明自己。

因此,父子俩决定,期末考必须去考。

第一场是语文考试,时间为9:30,开考十五分钟前禁止入场。

这是非常严格且重要的一场考试,毕竟关乎着初三分班的结果。

决定你是否是在普通班,还是实验班,更或者是尖子生中的火箭班的一场考试。

刘知跃自己本身也是认真对待。

一把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刘长青慌乱的穿着鞋从床上跑了下来,打开门便冲向了儿子的房间。

看着还在睡觉的刘知跃,以及一旁书桌上摆放着的书本。

“儿砸!快起床!要来不及了!”

“啊!”

刘知跃被这一嗓子惊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看向一旁的闹钟。

双眼睁大到极限。

“这么晚!”

“这破闹钟好像有问题,我一个响铃都没听见!”

刘长青在一旁翻着,把刘知跃要穿的衣服丢到他的床上。

“赶紧换好衣服,我去把牙膏给你挤好,争取五分钟之内解决战斗。”

“我知道了!”

刘知跃也没有怠慢,连忙把衣服穿好。

随后下了床,一瘸一拐的走向洗手间,拿起牙快速的刷了起来。

刘长青也在一旁快速解决战斗。

胡乱的拿水泼了泼脸,用毛巾给刚刚漱嘴的刘知跃擦好脸,急忙的到门口把鞋子穿上。

打开门后,父子二人冲了出去。

砰的一声。

门被重重的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