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95章 辣

“这又没有旁人,不需要那么拘束,想笑就笑!”

对于对方这种过度注重形象从而畏手畏脚,刘长青十分不赞同。

人生就该活的随性一点。

想笑就笑。

不然以后等死了,想笑都笑不出声。

蓝伊弦听到了刘长青的话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捂着嘴轻笑几声。

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捂嘴笑,如果让她立马改正过来才是难如登天。

不一会,两人便抵达了大排档。

这是一家露天大排档。

烧烤摊架在店门口,场地上摆放着方块桌子,随后就是叠落在一起的白色塑料凳。

店里可以去点菜也可以点外面的烧烤,实际上都是一家人。

嘈杂的人群,或多或少有几名大汉手持着啤酒,嘴里昂昂着听不清楚的话,甚至还有几个大汉因为天气太过炎热的缘故,脱掉了上衣露出了硕大的肚皮。

炭烧的,因此周围有着很重的烟味。

不过这个味道刘长青并不讨厌。

他吃过这家的烧烤。

上次在路边捡到那个叫做冯淑言的小鬼时就给对方买过烧烤,他还清楚的记得对方用满是油污的小手往自己裤子上擦。

凑到了拿个扇子不停扇着的老板面前。

大声说道。

“老板,给我来十串羊肉串,还有俩猪腰子……对了,你这今天有花甲没?”

“有啊兄弟!专给你留着的!”

老板笑着回应道。

说的很亲密,其实他压根不记得刘长青。

“那行,在来一份花甲,烤四串膜片,四串花菜两串青椒还有……”

“等一下……”

一旁的蓝伊弦伸出手扯了一下刘长青。

被这么一扯,刘长青便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向对方。

恰巧老板一扇子一股浓烟袭来。

刚想开口说话的蓝伊弦瞬间被呛到。

“咳咳咳!够……够了我吃不了那么多!”

说着,一只手不停的扇着。

“我能吃完啊!”

“……”

“开玩笑的,放心,不会浪费。”

说完这句话,刘长青转过头又看向老板。

“就先点这些……你一会再给我俩上两份炒米线,对了……你吃辣吗?”

回过头询问一声。

“可以……”

“那就两份中辣吧。”

“好嘞!”

老板高声达道,随后扭头对着身后喊道。

“两份重辣炒米线!”

点好了菜,刘长青便找了个小桌子坐了下来。

这家的生意不错,几乎就没有太多空下来的座位。

刘长青坐在位子上环视了一下四周,随后看向蓝伊弦。

“你以前没来过大排档吗?”

刚刚坐在位子上的蓝伊弦被突然这么一问有些愣神。

随后摇了摇头。

“没有,我一般都在家里做饭吃。”

“其实来大排档吃饭最主要的还是这个氛围,要是刚刚在哪个酒楼里面吃个饭都不痛快。”

“也……也是。”

“就是环境有点不太好,感觉要不了多久就该整顿了……”

“嗯……”

蓝伊弦应着,随后便低着头不怎么说话。

这样异常的举动被刘长青看在眼中。

此刻想起来,似乎刚刚到烧烤摊这边的时候,蓝伊弦便开始有些拘束起来。

刘长青看了看周围,随后他便知道了对方如此拘束的原因。

身子往蓝伊弦的方向凑了凑。

“是不是感觉辣眼睛?”

“啊?”

“从刚才就看你不怎么看四周,是不是旁边那几桌有人嫌热脱掉上衣你不太好意思?”

“嗯……”

对于刘长青的询问,蓝伊弦沉默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

就是因为这个情况她感觉看哪里都不太好。

刘长青听到了对方嗯了一声后,站了起来。

走到蓝伊弦的面前。

“你坐我那个位置,背对着正好看不到。”

“没事……”

“快点,我坐你这。”

语气稍微强硬了一些。

刘长青和对方的几次短暂接触之后,他发现了蓝伊弦的性格。

有点胆小。

如果对她说话的语气稍微硬气一些,基本上她就不怎么吭声。

果然如同猜想的一般。

蓝伊弦听到这句话后,身子骨有些抖颤,随后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坐在了刘长青的位置上。

两只手放在大腿上,攥着拳头。

头微微低着。

刘长青坐在了蓝伊弦的位置上,看着面前低着脑袋的蓝伊弦。

没有多说什么。

相比较女儿一头乌黑垂直的秀发,蓝伊弦的头发稍显不同,像是有些自来卷一般但又不会卷的太难看。

今天她的脸上画了一些淡妆,脸颊两侧有微卷的发丝垂落。

她的眉毛有些细长,一双眼睛看起来很是清澈。

长相上算是挺漂亮的一个女的。

刘长青大概理解对方的早餐店生意为何如此火爆了。

坐着,无言。

燥热的天气,嘈杂的环境,沉默的二人。

刘长青扯了扯衣领,感觉热的有些厉害。

刚想回头催一下老板,便看到了老板端着盘子走过来的身影。

稍微侧了侧身子让老板把烧烤放在了桌子上,刘长青觉得口干舌燥。

“有没有冰啤酒啊?”

“有!”

“那给我来一瓶。”

“好嘞!”

说罢,老板便离去。

不一会便拿来了玻璃瓶装的啤酒,以及一个瓶起子,随后又进了店里,端出了两份炒米线放在了二人的面前。

以及两副一次性筷子,两个一次性杯子。

刘长青拿起面前的筷子扔了一副给蓝伊弦。

随后将包装扯开,双手略微使劲把筷子掰开。

将一次性杯子往旁边挪了挪,刘长青拿起瓶起子开启啤酒。

入手便是冰凉。

先喝一口。

“嘶!爽!”

冰凉的感觉顺着喉咙滑落,刘长青忍不住喊出了声。

看了一眼刘长青,蓝伊弦呆了一下,随后拿起刚刚刘长青丢过来的筷子看着面前的米线。

把筷子掰开,夹起面前的米线。

放入口中。

嚼着,然后咽了下去。

“……”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

刘长青拿了一串羊肉串,一杆到底,在嘴巴中咀嚼着。

随意一撇,看到了蓝伊弦僵硬的姿势,以及逐渐变红的脸色。

有些愣神。

“你咋了?”

“辣辣辣!!”

蓝伊弦抬起了头,似乎是极力忍耐的结果,一双眼睛此时此刻以及堆满了水雾,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一般。

伸着舌头,两只手不停的扇着。

看到对方这个举动,刘长青先是愣了片刻,随后反应过来。

拿过来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冰凉的啤酒递了过去。

“喝点漱漱嘴!”

“辣!”

蓝伊弦接了过来,也没看清楚刘长青递过来的什么东西,握着杯子,放在嘴边手往上一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