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2章 赵宣文的朋友

刘知跃托着下巴,望向窗外。

课堂上的老师背对着学生们在黑板上书写着公式。

根本没有去听得必要。

他是这样想着的。

刘知跃的学习成绩并不出众,一直处于全班中游的位置,既不显眼,也不会低的离谱,他总是很凑巧的徘徊在中游的位置,偶尔有些成绩名次上的变动,也不会超过三名。

他不想让别人注意到自己。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

母亲总是带着自己去参加大人的宴会。

他不喜欢。

从儿时开始,他就意识到,在对于孩子的关爱这一点,她的母亲十分的不合格。

因为他的沉默寡言,她母亲曾经怀疑过他的智力问题。

恰恰相反,刘知跃的脑袋很聪明。

一开始刚刚上小学的时候,他还没有任何的伪装,从一年级开始到他就一直拿全校第一的成绩,不论是老师还是家附近的那些大人们都是夸赞。

对于旁人的夸赞,那时的刘知跃并不在意,就像大多数的孩子一般,他想得到的只是父母的认可。

只是年幼的他并不知道,每当他拿着满分的试卷,以及颁发下来的奖状带回家给父母看的时候,父亲总是笑着摸着自己的头,满脸藏不住的笑意,大声的说着“不愧是我儿子!”这种话。

相反,母亲总是冷着一张脸。

她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种事。

那时的母亲,总是说出他不能理解的一句话。

“和他比你还差得远。”

他是谁?

儿时他就一直在思考。

是爸爸吗?

可是爸爸高中毕业后就辍学了。

那……妈妈到底说的是谁呢?

刘知跃一直不清楚母亲口中的那个他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一直拿我去做比较?

既然达不到她的要求,那不如做一个平凡的孩子吧。

这样想着的刘知跃,不再去全力以赴,每一次做事都只是刚刚好的程度。

当然,人总是会有感兴趣的事情,当失去了学习上的乐趣之后,只能从身体的感受上得到充实与满足。

而刘知跃,则选择了吃。

恰巧,他的父亲刘长青就能烧的一手好菜。

他如今的吨位确实有些超纲,但那也只是对比同龄人来说,远远还没有达到电视里出现的肥胖患者的那种景象。

只是比微胖在稍微的高上一个等级。

“喂,想什么呢!”

在愣神间,身旁一道压低的声音,传入了刘知跃的耳中。

他侧过头看着自己的同桌。

那是一个短头发的女孩。

巴掌大的小脸上,有着一双像是葡萄的眼睛,她的目光很清澈,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让刘知跃很舒服。

赵宣文,她的名字。

大概是怕说悄悄话被老师发现,她选择了掩耳盗铃。

将手中的书本树立起来,缩着脑袋躲藏进去。

“我看你发呆半节课了,在想好吃的嘛?”

说到这,赵宣文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她喜欢这样捉弄自己的同桌。

“叫我一声姐姐,一会我去小卖铺给你买好吃哒!”

说罢还将手中的笔戳向刘知跃。

刘知跃撑着下巴看着对方。

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并没有选择去理会。

他认为这个同桌跟他上辈子铁定是灭门之仇。

不然从初一开始,为何一直甩不掉她?

不论怎么排座位,坐在自己旁边的永远是她。

刘知跃自认为肥胖的自己根本没有所谓的颜值一说,成绩从初中开始也一直维持在中游水准。

他不觉得会有人来跟自己主动搭话。

“喂喂!你怎么……”

话好没能说完,讲台上飞来了一只半截粉笔,而站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则保持着扔出的动作。

精准的砸到了当做掩护的书本上。

这使得还在笑眯眯的赵宣文浑身一机灵。

赶紧抬头。

“我在黑板上出题,离那么远我都能听到你说话的声!”

瞬息间,赵宣文羞愧的红了整张脸。

毕竟,在他们这个年纪,被全班同学的目光注视,很难有人能顶得住这种压力。

更何况还有几个煽风点火的笑出了声。

双手放在大腿上,低着脑袋一副接受批评的模样。

“再让我逮到,就站后面站一节课!”

这样威胁着说完,老师转过身继续书写着。

等班级内再一次的安静下来之后,赵宣文才松了一口气。

转过脸,狠狠的瞪了刘知跃。

掏出笔记本,在上面奋笔疾书,然后推到刘知跃的面前。

【都怪你,谁让你不理我】

看到这,刘知跃有些想笑。

理你?理你一起挨骂吗。

刘知跃没有去回话。

看着刘知跃再一次的不理会自己。

赵宣文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前段时间他请假了两天,还搬家了,听以前小区里的人说,他的父母离婚了,现在和他爸住在一起。

自小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赵宣文清楚明白,单亲家庭的孩子生活中的那种孤独和抑郁的感受。

她想帮一帮自己的同桌。

或许在那一刻,她就将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同类。

赵宣文虽说是一个十分爱笑的女孩,但其实她在班级内,并没有朋友。

表面上活泼开朗的性格使她和所有人都能说上几句,但往往更深入的了解时,她又会变得退缩,变得不敢去面对,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去回避。

因此,没有朋友。

她是个十分热心肠的人,也是个不懂得拒绝和回绝别人的人,所以虽说算不上是朋友,但班级内的同学们,很多时候都会找她帮忙。

帮忙打水,帮忙擦黑板……以及帮忙放学留下来打扫卫生。

她感觉应该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帮助别人,自己也会觉得十分开心快乐。

被帮助的人也会快乐。

一起快乐,那就是双倍的快乐!

数学课上完了,老师罕见的没有拖堂,而是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便整理自己的书,随后说了一声下课后,走出了教室。

安静在班内持续了不到五秒,随后开始慢慢的变得嘈杂起来。

赵宣文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刘知跃的不经意的一瞥,将其收入眼中。

青春期的少年,脸颊有了些红润。

连忙扭过头,内心狠狠的咒骂自己。

刘知跃不敢再去看。

“赵宣文,去给我买瓶水好吗?我都快渴死了!”

一个男生笑嘻嘻的从后面钻了过来,伸手拍了一下赵宣文的肩头。

“我今天没带钱,你先给我垫一下。”

“好呀!”

笑着点着头,赵宣文虽说不太想去,但同学很口渴,自己帮忙一下也是可以。

只是刚站起身来,便感觉手被拉住。

诧异的回过头,看到的则是一节课都没有理自己的刘知跃。

低头看了看

他的手……在抓着自己的手!

“她今天不太舒服,就别让他跑腿了。”

刘知跃的目光停留在贱笑的男孩身上。

“还有……你每次都不带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