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10章 爱情

冯淑言的话不禁吸引了刘长青,同样也将看着电脑的冯迁视线也吸引了过去。

看着女儿翘起来的脚,不知想到了什么噗呲一笑。

用胳膊肘戳了戳刘长青,勾着头说道。

“特好笑,早上来的时候我都说了这双小皮鞋坏了,花都歪了,但淑言偏要穿,唉……你说孩子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

冯迁又轻笑了几声,发现刘长青似乎并没有在听自己说。

反而刘长青开口问道。

“你昨天跟她说我今早要来了?”

“说了啊。”

“那怪不得。”

刘长青的嘴里低吟一句,然后便是转过了头看向电脑,继续跟冯迁说起后面的发展规划。

冯迁先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话题跳跃的如此之快,但很快就进入状态,和刘长青讲着一些行业内的事情。

两人说话的途中,被冷落下来的冯淑言停止了继续晃动脚丫子的动作。

站在原地看着二人。

转过身从一旁搬过来一个小凳子,迈着步子小跑着来到刘长青的身边。

放下手中的凳子。

转身,坐下。

双手撑着下巴,十分乖巧的看着刘长青。

刘长青的眼睛很明显没有任何问题,耳朵也挺好使,这么大的动静他不可能毫无察觉。

冯淑言的这番举动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没等刘长青开口,身为父亲的冯迁就对女儿今天这异常的举动十分不解。

不禁开口问道。

“淑言,你坐这边干什么?”

“我想看看胖大叔。”

“……”

听到这个回答刘长青瞬间愣神,随后便是感觉有些无奈。

这丫头,依旧那么古灵精怪。

别看一双眼睛跟没神一样,实际上脑袋里的东西清楚得很,知道的可不少。

不就是当初不小心把她的小皮鞋上面的花搓掉了吗?

至于记到现在!

听到女儿的回答,冯迁显然也有一些意外,但想了想曾经刘长青对自己女儿的帮助,随后便也释怀。

笑着拍了拍刘长青的肩膀。

“看样子我女儿挺亲近你的,她见其他人基本连话都不说。”

“我看未必是这样……”

刘长青撇了撇嘴。

“你女儿穿的那双小皮鞋,其实在我家那次我看太脏了就给洗了一次,鞋上的那朵花就是被我用鞋刷搓掉的,然后我用胶水粘上去了。”

“胶水粘上去的?”

这个回答让冯迁有些意外。

伸过头,看着女儿脚上的那双皮鞋。

两只对比的情况下,确实差异很明显,左边那只鞋子上的装饰小花被贴的歪歪扭扭的。

“怪不得……我说这双鞋怎么看起来那么奇怪,原来是你……”

“拜托你当个人吧,别说了。”

对于刘长青说出来的这句话,冯迁则是大笑了几声作为回应。

随后相当豪爽的摆了摆手。

“小问题,一双鞋子罢了。”

“我一直也觉得问题不大,显然你女儿不这么想……”

嘴上说着,刘长青的视线转移到了旁边昂着脑袋都冯淑言身上。

忽然发现,今天对方的双马尾扎的挺好看的。

想到了什么。

“她头发你给扎的?”

“是啊。”

听到刘长青的询问,冯迁点了点头。

看到对方点头,刘长青很震惊。

明明上次家长会的时候,冯淑言的那个双马尾还扎的一高一低,最后还是安苑瑶带着两个孩子去喝奶茶的时候重新帮忙扎的。

这才多长时间,就这种水平了?

这家伙,没想到还有这种天赋!

“教我!”

一把抓住了冯迁的胳膊,刘长青这般说道。

———————————————————

夜色降临。

刘长青慢悠悠的开着自己租的面包车。

过两天他就打算把车还回去顺便去瞅一辆新车开开。

没打算买轿车。

而且如今的轿车样式也没有他喜欢的款式,对于车方面,他目前倒也没什么太大的要求,能多坐几个人就行。

目光看了看热闹的街道,以及灯火通明的都市。

刘长青不知不觉就有些失神,猛的回想起来,现在正在开车,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连忙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

随后开着车,寻找着什么。

开了有一会,终于在广场附近的路边发现了卖衣服的。

不是那种实体店,而是摆在路边的架子,架子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衣服,用个纸板写着几十一件,清仓甩卖的那种。

这是昨天答应给蓝伊弦买着换洗用的,虽说材质差了点,但只是住一段时间没必要买太好的衣服。

而且和对方非亲非故,只是因为双方的子女是一个班的同学罢了。

贸然的送昂贵的东西,刘长青无法理解。

随便找了个地方暂时停了一下,刘长青下了车就直奔卖衣服的地方走去。

走到架子前,伸出手拨弄两下。

炎热的天气使得老板娘拿着纸板不停的朝着脸上扇风。

发丝被吹拂起来。

她的目光看着刘长青略显魁梧的身材。

“大哥,我这都是女装,没你能穿的。”

刘长青的挑衣服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看向说出这句话的老板娘。

目光非常诧异。

“肯定不是我穿啊!你怎么能联想到那方面去?”

“呦,那是我错了!”

听到刘长青的话,老板走了上前,脸上带着笑意伸手拨着面前的衣服。

“哥,这些都是厂里做的多的货,低价处理,你这是……给媳妇买吗?”

“不是。”

“懂了懂了,都是好衣服,不比店里的差!”

说着还往刘长青身前凑了凑。

轻声说道。

“我一会给你用袋子装起来,你就说在实体店买的,根本看不出来!”

“……”

刘长青看着老板娘。

他发现对方大概是想错了什么,懒得去纠正,毕竟以后还能不能见到面就是一回事。

看了看面前的衣服,伸手指了指。

“多少一件?”

“全部单卖35一件,配条裤子60。”

“给我挑三套装起来。”

价格不贵,对如今的刘长青来说这点钱花出去不痛不痒。

他已经不是那个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了……

刘长青不太会挑女人的衣服,因此他便让老板娘代替挑了几件,装起来后便回到了车上,开车离去。

没要多久便到了家。

将车停好后刘长青把东西提在手上,向楼上前进。

把门打开,刘长青提着衣服在门口换好了拖鞋,随后进入客厅。

走了两步。

入耳便是电视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此刻客厅的沙发上只有蓝伊弦一人。

三个孩子倒是不见了踪影。

有些奇怪,刘长青走了上去,发现蓝伊弦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回来。

有些疑惑的扭头看向电视。

只见电视里,一个女性角色对着躺在病床上的男性角色歇斯底里的吼着。

“你失去的只是两条腿,可她失去的却是爱情!你对得起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