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请自重

太太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7-21 05:44:10

最新章节: “我叫刘长青,你叫我刘哥就行了。”刘长青开口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随后目光则是停留在眼前这名年龄24岁左右的年轻女人身上。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目测身高约在170以上,发型并没有做什么打理,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值钱的牌子。可……优于身高的缘故,她的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长。但刘长青

第145章 被支配的恐惧(求月票)

赵宣文看着朝自己伸出手的刘长青,先是呆滞几秒,随后笑起来想要糊弄过去。

“叔,你刚刚听错了!”

“声音那么大,怎么可能听错。”

刘长青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

伸出的手颠了颠。

“把手机给我,我和你妈妈说一声,不然这样不清不楚的把你带走了,她万一报警了怎么办?”

“好吧……”

看样子是糊弄不过去了,赵宣文脸上的表情有些垮掉,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随后找到了母亲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递给了刘长青。

伸手接了过来,放在耳旁听着,没响几声便被接通,还没等刘长青张口说话,话筒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你这丫头想干什么?我都说了不可以!还敢挂电话,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你好。”

可以明显听得出来对方的情绪有些激动,刘长青等对方说完后才开口。

显然没想到会是一个男人接电话,电话那头明显也是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回了一句。

【你好,请问你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刘长青,我儿子和你女儿是一个班的同学,刚刚接你女儿的人开车不小心擦到了我的车,我下车后才发现你女儿也在车上,然后她就要去找我儿子玩,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让她先回家,毕竟身为家长换做是我也不会随随便便让孩子跟别人走。”

【……】

话筒那边沉默了下来。

保持着拿电话的姿势停顿了死五秒钟的时间,刘长青才再一次的开口问道。

“喂,你在听吗?”

【在……在的,刚刚你说你叫什么?】

“刘长青。”

【刘长青……】

“如果你觉得不行的话,我就让她先……”

【可以。】

“嗯?”

得到这个回答,刘长青愣住了。

这显然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换做是他,如果那个叫昊昊的父母要带自己女儿去玩,他绝对考虑都不会考虑,立马拒绝。

视线微微看向身后。

赵宣文侧着脸,耳朵几乎都要怼到刘长青拿着电话的手上。

她也在一直听着。

身子往车门的方向挤了挤,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刘长青回应了对方。

“那行,我会在天黑之前送你女儿回家。”

【辛苦你了,对了,撞到你的车真是抱歉,那我赔偿你……】

“没事,我家孩子和你家孩子还挺熟的,再说就掉了点漆,也没多大的事。”

笑了笑,刘长青继续说道。

“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挂了,玩一会就送你女儿回去。”

【真是麻烦你了。】

最后又客套了几句之后,刘长青便选择将电话挂断,随后转过身将手机递给了赵宣文。

接过了手机,赵宣文的脸上又重新浮现了笑容。

“谢谢叔叔!”

“你这丫头……”

看着赵宣文那双笑起来犹如月牙的双眼,刘长青生不起一丝讨厌的念头,轻微的摆了摆头后,便发动了汽车。

正好红灯刚刚结束,便开车前进。

坐在车上,赵宣文先是安分了没有几秒钟,随后便开始东张西望起来,嘴里问道。

“叔叔,这是你新买的车吗?”

“嗯,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

“因为,塑料膜都没撕掉……”

说着,赵宣文的手就伸向了把手上的塑料膜上。

从后视镜看到这一举动,刘长青急忙喊到。

“不要撕!”

“啊?为什么?”

“那个……算了,你还是撕了吧。”

“好!”

这般回应道,赵宣文伸出手粗暴的将扶手上的塑料膜撕扯掉,然后再手中揉成了一团。

做完这一举动之后,便东张西望的寻找看一番,随后一眼看到了放到后面的两个泡沫箱子。

转过身,单腿跪在座位上,伸出手将泡沫子箱子掀开,就打算将手中的塑料膜扔进去。

但当她把泡沫盖子掀开的那一刻,一股凉气朝她袭来。

顿时一愣。

目光之中全是泡沫箱内的冰棍。

下意识的砸吧了嘴,咽下一口口水,目光并没有移开,而是直溜溜的盯着泡沫箱内。

嘴里询问着。

“叔叔……”

“怎么了?”

听到对方的呼喊,刘长青看了一眼后视镜,看到了对方背对着自己的身影。

“我可以吃一个小冰棍吗……”

“可以啊,一个够吗?”

“够了,谢谢叔叔!”

说着赵宣文便伸出手,从中抓出了一根冰棍。

包装袋上印着三个大字。

【小冰棍】

“我妈妈都不让我吃这些的!”

“这么热的天吃个冰棍不是挺正常的吗?”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不让我吃。”

“应该是怕你吃的太多肚子痛吧……”

这一次赵宣文没有回话,她反而是迫不及待的撕开了小冰棍的包装袋,然后将呈现长方体的小冰棍暴露在自己眼前。

一双眼睛似乎要蹦出光芒。

张开嘴巴,一口咬了上去。

冰棍所带来的的冰凉感,在齿间和口腔内传达着最直观的感受,就算车内没有开空调,那股炎热也稍稍退散了一些。

太棒了!

赵宣文这样想着。

专心开车的刘长青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响,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

赵宣文靠在座位上,小口小口的咬着手中的小冰棍,一副很舒坦的模样。

这丫头的性格很真,刘长青觉得挺可爱的,自家儿子那有时候像是个闷葫芦的性格,和对方反而有些互补。

心里这般想着,刘长青不自觉的脸上浮起了笑意,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蹲在门口,刘夏芝与冯淑言两个小家伙并排坐在台阶上,双手都是撑着脸颊,微微的歪着脑袋。

她们的头发都是安苑瑶给帮忙扎的,像是两个小包子一般,在脑袋上顶着。

她们两保持这样的姿势有一段时间了,两人的脑海中都记得刘长青出发时说要给她们带小冰棍的话。

视线内出现了刘长青驾驶的车,这让两个孩子原本有些忧郁的小脸瞬间变得精神起来。

连忙从台阶上站了起来,迎接上去。

车慢慢的停了下来。

两个孩子小跑着围了过来。

忽然,后座车门被打开,一个背着双肩背包,嘴里叼着冰棍的身影出现。

下车后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便看到了站在一起的刘夏芝与冯淑言。

经过短暂的愣神后,一双眼睛变得愈发明亮。

刘夏芝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身影,则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一天……她回想起了,曾经被赵宣文所支配的恐惧!

()

偷香